第10章 重伤邢谦!

水晶山附近遍布晶体类的妖兽,邢宇在附近游荡了一天,击杀诸多妖兽,在夜晚时分方才寻找到一颗蓝水晶。

  抬头看了一眼黑夜,邢宇准备找个地方休息,忽然看到两道身影从不远处急匆匆行过,邢宇眉头微皱,闻到一丝血腥味,好奇之下缓步跟上。

  “终于找到了天罡草,妖血石。可以回去了。对了,父亲来信说的什么。”

  “邢宇以武体境四重巅峰干掉了武体境六重的邢星,比当年还厉害!”

  “什么?怎么可能!”

  两个身影为少年模样,其中一人更是和刑安有几分相像,此时一脸的震惊。

  一旁的少年恭敬的说道:“千真万确。不过二家主也让我告诉您不用担心,他血脉之力只有一品初级而已。”

  “吓我一跳。”刑谦轻松一口气,旋即冷笑一声,“区区一品初级血脉而已,我可是二品初级,现在更是武体境六重巅峰,那等渣渣分分钟就灭杀!”

  “哦?原来你这么厉害。”

  “谁!滚出来!”邢谦顿时怒喝一声,抽出大刀在手,一脸紧张。

  “邢谦,好久不见。”邢宇缓步从黑暗中走出,嘴角噙着一抹笑容看向邢谦。

  邢谦是刑安的二哥,邢天云的二儿子,天赋平平喜好浪迹天涯,就跟着附近的佣兵团四处游荡,没想到正好遇到。

  “呦,原来是大天才,还有胆子自己来这里,就不怕成为妖兽的大粪吗?”邢谦嘲讽道,一脸的狂傲和冷笑。

  “你进入血狼佣兵团就是因为我帮你,现在对你的恩人如此嘲讽,你还真不是个东西呢。”

  邢宇平静的笑看着邢谦,“你是毫无人性的狼,我可不是。所以,现在给你一次最后说遗言的机会。”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遗言?哈哈。”

  邢谦冷笑一声,当即刀指邢宇,皎洁的月光透过密集的树叶打下碎碎月光,让大刀寒光粼粼,森寒迫人!

  “你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连说遗言的机会都没有?曾经你很强,可那只是曾经!现在的我,秒杀你犹如砍瓜切菜一般容易!三年的时间你还没有醒悟吗?垃圾废物!”

  “这就是你的遗言?”

  邢宇眼眸开阖间一抹精光闪烁,下一刻铿锵之音传出,邢谦顿时面色一变,怒吼一声,抬刀怒斩!

  “疾刀斩!”

  一道白色寒光极速闪烁,快若鬼魅!

  锵!

  刀刀相对,惊起一阵剧烈铿锵之音。

  噗嗤!

  邢谦猛然吐出一口鲜血,不断踉跄后退。握刀的右手不断颤抖,虎口之处更是裂开道道鲜血!

  看向邢宇眼神之中充满了惊骇,“你,你的力量怎么会这么强!你现在是,武体境六重?!怎么可能!不是,四重巅峰吗?”

  邢宇横刀在身,嘴角微扬一抹邪魅,“天才的世界,你不懂!”

  “影刀斩!”

  瞬间再次冲出,一刀下落,刀光如影,寒光粼粼!

  邢谦只是刚刚看到刀光可是下一刻刀已经降临,他能做的就是抬刀一抗!

  咔嚓!

  邢谦的刀瞬间寸寸欲裂,随即怦然破碎。

  重刀下落,寒刀入身,迸溅出一片鲜血!

  砰的一声巨响,邢谦落在三米之外,同时噗嗤一声吐出鲜血。胸膛之上,一道深邃的刀痕直入骨骼,血肉模糊,鲜血不断流淌!

  邢宇的刀力量太大了,一品初级血脉之力就可以爆发一千五百斤,现如今一品高级足足爆发两千五百斤!

  再加上重刀和影刀斩的力量,此时的邢宇,一刀落下足足六千斤!

  一旁的少年都傻了,双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不多时传出一股尿骚味,竟然失禁了!

  不怪他,而是邢宇的进攻太恐怖!

  嗡!

  重刀一颤,刀身上的鲜血滴答滴答的落下,如此细小的声音此时却犹如暮鼓晨钟般响彻在邢谦耳畔!

  眼眸开阖间,邢宇杀气凛然,嘴角轻抿一抹笑容,“给你机会,你不要,那就不要怪我了。”

  “宇,宇哥!”邢谦颤颤巍巍的后退,苍白的脸庞看向邢宇,一脸痛苦,“我错,我错了。求求你,看在同为一家人的面子上,别,别杀我!”

  “这个时候想起来我们是一家人了?”邢宇眼神森寒的看向邢谦,“侮辱我,欺辱我时你有没有想起来我们是一家人?”

  “宇,宇哥,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邢谦真的要吓哭了,他没想到邢宇会这么恐怖,他竟然连抵挡一招的资格都没有!

  并且此时他这个样子急需要赶紧回去治疗,不然就真的死了。

  在死亡面前,一切都是这么的苍白无力!

  “不杀你也可以。帮我给刑河带句话。”邢宇弯腰俯瞰向躺在地上的邢谦,淡漠道:“天才回归,蝼蚁必死!”

  说完,邢宇就抬手在邢谦身上摸索出天罡草,妖血石,还有一个袋子,转身缓缓离去。

  看到邢宇临走时把袋子也拿走,脸庞上一阵肉痛,可是他不敢说什么,最后一句话,让邢谦感受到了浓郁到极致的杀气,他真的怕了!

  看向一旁的少年,邢谦怒骂道:“看什么看!看老子在这里等死吗?给我回灵丹,然后背我回去!”

  少年苦涩一笑,缓缓爬起,来到了邢谦身前。

  离去的邢宇此时脑海中只有一个人:刑河。

  刑河,邢家目前第一天才,更是进入了狂刀宗,邢家的骄傲。在三年前,是邢宇之下第一人。和邢宇相比,渣都不如,不过和其他人相比高高在上。

  邢宇突破武纹境时,他依旧在武体境七重徘徊,现如今已经达到武纹境。

  对于刑河,邢宇给他的定义就是:死人!

  因为他觉得邢宇夺走了本应该属于他的一切,所以,他很怨毒邢宇。

  在邢宇中毒这三年邢宇遭受到的一切非人侮辱,嘲讽,排挤,都是他一手策划!

  天帝邢宇和曾经的邢宇容融合为一,所以邢宇不容忍这种时刻想要杀他的人活下去!

  不然刑河一定会再次想办法害他!

  寻到一处休息地方,当即检查一下胜利果实。

  “银币五百,回灵丹三十枚。不错不错。”邢宇嘴角轻抿一抹笑容,至于从邢谦手中夺得天罡草则有利于刑盈盈破阵。

  破阵材料一共五种,蓝水晶、天罡草,兽魂液、五瓣血花,金雷石。

  现在只有两种,还任重而道远。

  当即就要吞服回灵丹,然而就在此时,忽然一道破风声传来,邢宇陡然面色一寒,当即跃起怒吼一声,奋力超前一斩!

  “闪刀斩!”

  嗤!

  一刀破出,寒光粼粼,瞬间破碎一道箭羽!

  看着地上箭头带着紫色光晕,邢宇冷哼一声,抬头看向漆黑的前方,“谁!滚出来!”

  “呦,废物好厉害哦,今晚上有的玩了!”

  话音落,一名身着蓝色衣衫的少女手拿大弓走了过来。

  看到她邢宇眼神一寒,“林柔!好久不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