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刑河,可敢一战?

话音落,邢宇已经缓步走到擂台,单手持刀,一手负于身后,微微额首,明明一身邋遢,状若乞丐,可却散发着一股凌威的霸道!

  “嘶!果然是宇哥!除了宇哥,谁也没有如此的嚣张!”

  “嚣张谁都会,装逼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他现在的实力据说达到了六重,可面对已经武体境八重的邢流,根本就是找死!”

  “唉。曾经的天才想要再次崛起,很难啊!”

  ……

  “嘿!果然是大天才,够嚣张!”邢流冷哼一声,缓步朝着擂台走去。

  一双眼眸盯着邢宇,迸发出不加掩饰的杀气。

  父亲邢天山已经交代过,只要遇到邢宇,必杀!

  绝对不给他再次崛起的机会!

  走上擂台,看着邢宇,邢流嘴角扬起一抹森寒的弧度,“曾经的你我望尘莫及,现在的你,不堪一击!”

  “人在临死前,话总是最多。”邢宇眼眸深邃而平静,仿佛根本无视邢流一般。

  “狂傲自大!”

  邢流不屑的冷笑一声,长剑抽出,寒剑粼粼寒光,持剑在侧,瞥了一眼邢宇,“我给你机会让你先动手。别说我欺负修为低的渣渣。”

  “不需要手下败将的你让我!免得有人说我胜之不武!”

  邢宇持刀双臂抱胸看向邢流,“来吧,曾经你是我的手下败将,现在也不会有例外。”

  “手下败将的只会是你!”邢流一阵愤怒,邢宇句句不离手下败将让他极其愤怒!

  “碎空剑!”

  怒喝一声,陡然手中长剑一闪,灵力流转,剑影绰绰,粼粼寒光瞬间笼罩邢宇。然而邢宇依旧不动。

  “难道邢宇认命了吗?哪怕习修了闪刀决,实力之间的差距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弥补的啊!”周围人一阵感叹的说道。

  而就在此时,所有人都以为邢宇要完蛋的时候,邢宇动了!

  眼底陡然闪烁一抹森寒,武体境九重的实力瞬间释放,手臂一震,重刀铿锵一声,破鞘而出。

  “疾刀斩!”

  一道嗤嗤破风声传出,黑色刀光一闪而逝,凌冽的重刀划破空间,缭乱的剑光在一瞬间被重刀破碎!

  咔嚓!

  邢流坚硬的长剑更是一瞬间遍布裂缝,寸寸欲裂!

  当当当!

  邢流接连后退三四步方才稳步身形,面色一白,噗嗤一声吐出鲜血!

  至于握剑的手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虎口之处,已然鲜血淋漓!

  抬头看向邢宇,眼神中充斥着无法理解的惊骇!

  竟然,竟然达到了武体境九重!这怎么可能!

  嘶!

  全场与此同时,也传出了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三天前邢宇只是武体境四重,然而如今却已然武体境九重!

  要知道正常人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都无法突破至武体境九重啊!

  “好!”

  邢天风兴奋的一巴掌拍在椅子上,差点忍不住站起身。他想到了邢宇进阶速度会异常迅速,可没想到会快到这种程度!哪怕曾经的邢宇都没有这么快!

  然而除却邢天风,全场没有一个人兴奋!

  嗤嗤!

  与此同时,邢宇进攻速度不减,低喝一声,刀光闪烁间,一记影刀斩怒斩邢流!

  邢流想要反抗,可是却发现刀已经落到近前,只能进行被动抵抗。

  然而下一刻邢流就面色惨白,因为他连抵抗的资格都没有!

  咔嚓!

  手中的长剑瞬间不堪重负的破碎!

  重刀继续下落,没有了剑抵抗,极速落在身上!

  噗嗤!

  一口浓郁的鲜血喷溅而出,如绽放的绝世血莲一般诡异!

  邢流扑通一声跌落在地,惊起一片尘埃。

  静!

  令人发指的安静!

  全场所有人都傻了一般看向擂台上的邢宇。

  衣衫猎猎,持刀在侧,面色平静,眼神淡漠,如君临天下的王者俯瞰蝼蚁一般的生灵,让人敬畏,恐惧!

  这才是天才!

  修炼速度望尘莫及,战斗力更是无人能及!

  “该死!他怎么会提高的这么快!为什么!”刑河看向此时的邢宇内心一阵咆哮般的愤怒,面色狰狞的可怕!

  他为了提高至现在的武纹境一重,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和代价,耗费了多少心血,然而现在邢宇仅用三天时间就达到了武体境九重!

  这强烈的对比反差,让心高气傲的刑河近乎发狂!

  此时,邢宇无视地上的邢流,抬头看向远处的刑河,四目相对,邢宇嘴角微微上扬,充斥一抹邪魅的笑容,横刀在身前,遥指刑河,语气平缓,可话音落,却震惊四方!

  “刑河,可敢一战?”

  轰!

  全场无数人都顺着邢宇的目光看向了刑河,每个人眼神中都带着兴奋,期待,震惊!

  没有人想到邢宇会突然向刑河发难,因为俩人的修为根本不对比!

  然而现在却确确实实发生了!

  他们很期待俩人谁胜谁败!

  至于邢家人更加兴奋。

  刑河是邢家目前第一天才,邢宇是曾经第一天才,不知道俩人孰强孰弱!

  卫东在一旁眼神微寒,喃喃自语,“比曾经要狂,要嚣张,天赋更是强的让人嫉妒呢。”

  一旁的林柔已经震惊的要合不拢嘴了。

  三天前相遇邢宇还是武体境六重,然而现在却已经九重,这种恐怖的落差打击,让林柔一度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

  而此时全场的焦点刑河,缩在袖口中的拳头咯吱咯吱的紧攥,眼神淡漠的看向邢宇,“你,不配做我的对手!”

  他现在就想要上去宰了邢宇!

  看到曾经压在头上十几年的天才再度变强,内心很不是滋味!

  “做我的对手,你更不配!”

  邢宇眼神森寒冰冷,“怨恨嫉妒之下给我服用有毒的筑脉丹,让我天赋倒退,实力消散,三年时间忍受无数嘲讽,讥笑,你这种心肠歹毒,让人恶心的家伙,真的不配!同时,你更不配成为我邢家人!”

  嘶!

  邢宇一句惊起千层浪,所有人都震惊的看向刑河!

  怎么也没想到原来邢宇三年废物是刑河搞的鬼!

  邢天风猛然转头看向邢天云,面色阴沉似水,“二弟,你可以解释一下了。”

  邢天风始终都不理解邢宇为什么天赋忽然倒退,服用任何灵药丹药毫无作用,原来是中了毒!

  而幕后主使绝对不会是刑河,而是邢天云!

  同时,一旁始终没有说话的邢海也眼眸一寒,紧紧的盯着邢天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