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不死寂灭杀!

“解释什么?家主说话可是要讲究证据啊。大长老,身为家主就可以随便污蔑人吗?一介小辈信口雌黄的胡说也当真,那未免太可笑了些。”

  邢天云风轻云淡的看向邢天风,似乎早有预料。

  邢天风见此只能怒哼一声,毫无办法,毕竟已经过去三年。

  此时刑河看着邢宇揭老底,脸庞上似乎冰霜在笼罩,轻声走出,低沉的声音缓缓传出。

  “说话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你这就是诬蔑!而诬蔑我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邢宇冷笑一声,“顺便告诉你一声,但凡对我犬吠的狗,也都只有死路一条!”

  “你曾经跟在我屁股后面转悠,应该明白。所以,你今天要完了!”

  “嘶!俩人还没有开战就已经火药味儿十足,你们猜谁会胜!”

  “一定是宇哥!一品初级血脉用三天时间提高到武体境九重,这简直就是变态中的变态!怎么可能会输给邢宇!”

  “说话要讲究对比。邢宇哪怕是神灵附体,此时他也只有武体境九重,一品初级血脉,而刑河武纹境一重,三品高级血脉,怎么比?”

  ……

  场内所有人随着刑河不断朝着擂台走去,也是炸开了锅,无数人都在争相讨论,因为这是曾经的天才第一人和现在的第一人的对决!

  想想就让人兴奋!

  终于,刑河走到了擂台上,缓缓抽出身侧长剑,遥指邢宇,森寒剑光让此时的刑河迸发一股凌威剑气!

  而刑河的声音更如蓄势待发的长剑,冰寒凌冽!

  “有我在,不会在让你崛起了!”

  邢宇嘴角微微上扬,挂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你不配!也没资格!”

  “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资格!”

  刑河冷哼一声,武纹境一重的力量澎湃释放,灵力滚动间,额头上一抹火型纹路浮现,忽明忽暗,诡异而玄奥。.

  同时身后忽然传出一股炽热之气,一抹赤红火光沸腾。

  “武纹境的力量根本不是武体境的人可以相提并论的,你,注定只有再次陨落!”

  刑河随着力量的全力释放,底气也更是十足,冷笑一声,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灵一般。

  “也许是你陨落也说不定!”邢宇冷笑一声,当下脚下一震,极速冲向刑河,爆发最强力量!

  “闪刀斩!”

  刀斩而出,灵力流转,黑光氤氲,宛如火焰在摇曳。

  极尽刀锋划过,锋利的刺破阵阵音爆声。

  “火明剑!”

  刑河身随剑走,剑出赤红火光腾起,竟然迸发出剑气!

  剑气吞吐不定,火焰缭绕,炽热的气息让人感觉如坠火山!

  锵!

  一声金铁铮鸣,剧烈的对撞,让邢宇一阵踉跄后退。长发衣衫也有些烤糊味道传出,看上去颇为狼狈。

  而刑河纹丝不动,持剑在身侧,嘴角轻蔑一笑,说不出的潇洒帅气。

  “就这种力量就想要让我陨落?天方夜谭!武纹境的力量难道你忘记了?”刑河冷笑一声,不断摇头,很是不屑!

  “唉,果然,武纹境的力量太强了!根本不是邢宇能够对付的!”周围人一阵摇头,一脸惋惜。

  远处的邢天风面色一阵紧张,时刻准备着不要这个脸面也要去救邢宇!

  曾经失去过一次,这一次绝对不能再次失去!

  邢宇不理会其他人,眼神看向刑河,但没有凝重,只有澎湃战意和森然杀气。

  紧了紧刀,深吸一口气,再次冲向刑河!

  “你还真是小人得志!”

  “闪刀斩!”

  一刀斩出,黑色灵力比刚刚更加澎湃,隐隐一股黑色火焰在流转!

  “是你自己找难看,不要怪我哦。”刑河看着对面的邢宇,轻蔑一笑,丝毫没有把邢宇放在眼里!

  当下又是一记火明剑刺向邢宇,不过这一次却突然出现变化!

  就在即将两人相撞之时,邢宇左手猛然从一侧抽出天寒薄剑,低喝一声,“极光金刺!”

  剑薄如蝉翼,力量一震,黑灵力流转,犹如一头黑色妖蛇,此时带着一阵嗤嗤破风声刺向刑河!

  砰砰砰!

  一瞬间的铿锵对撞之音不断传出。

  这一次邢宇并没有退,反而是刑河后退两步!

  这恐怖的一幕近乎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然而众人还没有来得及讨论,邢宇进步而上,疯狂的和刑河纠缠起来!

  刀主强攻,剑主辅助,相得益彰,进退有度,更似乎有一套完整的路线。

  力量澎湃释放,黑光如幕,连绵不断的进攻,可谓鬼神莫测!

  刑河一瞬间就落入了下风!一点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此时的刑河内心还在震撼之中。

  只有他最了解,此时邢宇的力量是多么恐怖!

  每一刀都让他手腕发痛!

  每一剑都让他防不胜防,根本无处可当!

  全场所有人看到突然转变局势的擂台情况都傻了。

  事先绝对没有人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如果有人说武纹境被武体境武者压制,一定会被众人骂成狗。

  可是……可是现在武纹境的刑河确实被压制!而且是瞬间落入下风!

  着实让众人大跌眼镜!

  然而所有家族的家主,包括邢天风等老一辈强者却一脸凝重,因为他们知道为什么!

  此时邢宇之所以压制的刑河寸步难行是因为刀剑配合起来,攻击连绵不断,且充分的将刀和剑的强势之处凸显而出,刑河根本无力抵抗!

  卫东脸庞上此时没有了笑容,只有震惊。

  他怎么也没想到三年不见得废物,再一次见面会如此强势!

  “天生的妖孽,真是让人嫉妒啊!”卫东嘴角喃喃,眼眸中杀气凛然!

  而此时场内的战局忽然发生了改变,因为刑河怒了!

  剑光陡然全力以赴的横扫,额头武纹一闪而逝,转而在长剑之上显化一层玄奥纹路。

  “赤光火纹杀!”

  刑河怒吼一声,长剑之上,武纹光华大放,赤红火焰沸腾,带着恐怖的三尺剑气一瞬间席卷邢宇!

  所有人都是一阵大惊失色,以武纹的力量进行攻击,可将血脉之力全面爆发!

  那邢宇就算是武体境无敌,都将没有任何的作用!

  然而邢宇却丝毫不紧张,反而嘴角扬起一抹邪魅而诡异的笑容。

  “不死火……寂灭…杀!!”

  邢宇内心怒吼一声,在火焰即将扑面而来的时候,刀剑合十,愤怒一斩!

  嗡!

  一刀一剑两道黑色光芒同时爆发而出,如两条妖蛇带着铿锵刀剑铮鸣仰天狂啸。

  砰的一声轰鸣,赤光火纹杀瞬间被刀剑双芒绞杀破碎,紧接着极速降临刑河!

  “不…不…不!!”

  刑河看着迎面而来的刀剑之芒吓得面色一阵惨白,颤颤巍巍的嘶吼!

  他无法想象只是武体境九重的邢宇是如何爆发这么恐怖的力量!

  他还是人吗!

  然而,他没有机会了!

  轰隆!

  刑河瞬间被撞击出擂台,落在五米之外!

  噗嗤!

  鲜血如喷泉般吐出,刑河面色惨白如鬼,全身更是烧焦如碳。

  至此,全场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