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霸气惊全场!

“嘶!邢宇他疯了吗!竟然迎着卫东的进攻冲去!”

  “乖乖!这是要同归于尽吗!”

  ……

  看着场内的邢宇迎着霸道一斩的卫东冲去,很多人都有些震惊,更有一些人直接捂上了眼睛,因为在很多人眼中,邢宇这种做法简直就是找死的节奏!

  远处的邢天风更是毫不犹豫的就要朝着邢宇冲过来,面色阴沉的可怕。

  他绝对不会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去!

  然而下一刻场内的变化却让邢天风顿住了脚步!一脸骇然!

  只见邢宇在即将冲到刀气迸发的长刀身前时,脚下如生风,十分突兀的横移半步,随后后退一步,紧接着极速前冲!

  这看似普通的游走,却让作为对手的卫东面色巨变。

  因为他在这一刻忽然无法锁定邢宇!

  战斗时忽然无法锁定对手,那就代表着这一刀别说击杀,甚至都打不到邢宇!

  一瞬间让卫东有些头皮发麻,这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此时,邢宇已经冲到了近前。

  面色淡然,可却刀行如风,似乎顺风而行,速度极快。一层黑光氤氲刀身,如火如水,氤氲不定,荡漾一层涟漪。

  剑闪无影,只见寒光粼粼,下一刻带着一抹黑色幽光和长刀一同怒斩向卫东!

  “不死火……寂灭·杀!”

  邢宇内心低喝一声,眼眸煞气逼人。一瞬间刀剑之光乍现,如一抹黑色太阳一闪而逝,让卫东在一刻都看不清了刀剑之光。

  就在此时邢宇的凌厉进攻瞬间降临到了卫东身上!

  噗嗤噗嗤!

  两股鲜血迸溅而出,染红了邢宇身躯。

  卫东的左手臂忽然一颤,再次迸出澎湃鲜血,如喷泉一般狂涌而出,手臂无声掉落在地上血泊!

  砰!

  卫东的身体紧接着如断了线的风筝应声飞出,直接砸在擂台之下的地上,惊起一片尘埃!

  噗嗤!

  落地之后,面色一白,瞬间又喷出一口鲜血。血雾弥漫空间之时,卫东面色涨红,青筋乍起而狰狞,疯狂的怒吼!!

  凄惨的怒吼声如清空悍雷响彻在鸦雀无声的武场!

  胳膊被极速的刀光应声斩断,随之而来的痛苦让卫东恨不得直接死过去!

  并且伤口之处传出一股股炽热之气,如万虫噬身的感觉,让卫东近乎疯狂!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黑影闪烁,下一刻邢宇来到近前,猛然一脚踩到了卫东胸口!

  双手持染血刀剑,衣衫更被鲜血点缀如梅花。

  此时劲风猎猎,发丝飞扬,微微俯身看向卫东的邢宇,双目森寒,嘴角凛冽上扬,如凌天霸主一般,那无形的威严压迫让卫东身魂剧颤!

  “蝼蚁,我翻手寂灭!你,信了吗?”

  轰!

  全场很多人在这一刻都应声站起,每个人都有些兴奋,眼眸中战意澎湃!

  这番话冰冷而残酷,可是那嚣张狂傲的霸气却让人兴奋不已!

  这才是强者!

  这才是天才!

  狂傲嚣张更霸道!

  无人能及!

  试问天下,谁人不服!

  卫东面红耳赤,眼眸中带着深深的恐惧看向邢宇。

  此时的邢宇那股强势姿态让他内心深处生不出半点强盛!甚至连报复不敢了!

  因为他怕了!

  没有人能不畏惧死亡!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因为杀了你会脏了我的手。”

  邢宇淡漠而语,声音冰冷彻寒。微微额首望天,嘴角轻扬,有些邪魅,更充满无畏!无惧!

  “我会给你机会,让你看到,我是你一辈子都需要敬仰的存在!一辈子无法超越!”

  话音落,邢宇起步离开。

  锵锵两声金铁铮鸣震动传出,刀剑回鞘!

  一身邋遢的邢宇单手负于身后缓步前行,目视前方,淡漠平静。

  可那无形之间的狂傲之气,让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看到了邢宇的狂傲,可没有想到邢宇会如此的狂!

  卫东可不是普通的垃圾武者,而是能够进入狂刀宗的天才!

  如果是别人自然是杀之而后快,因为斩草不除根,祸乱必生!

  然而邢宇竟然不杀,更是给他机会仰望!

  这等霸气,狂傲,豪情,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也不敢做!

  哪怕是一些老一辈武者看向此时的邢宇都忍不住想要生出一股敬畏!

  看着缓步来到近前的邢宇,邢天风可谓是说不出的高兴和兴奋。

  吾有一子邢宇,一生骄傲自豪!

  卫东听闻邢宇的话,面色一白,眼眸中没有庆幸,只有恐惧。

  这是完全不把他当回事啊!

  一个武体境武者竟然如此轻蔑于他,让卫东瞬间逆血攻心,再吐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父亲,儿子顺利完成目标。”邢宇很恭敬的躬了躬身,没有了丝毫傲气。

  但随后目不斜视,丝毫不去看一旁的邢海等人,依旧傲气十足,倒是让邢海感觉颇为尴尬。

  可是他却又不敢说什么,因为邢家的崛起,就靠邢宇了!

  邢天风心情大好,拍了拍邢宇的肩膀,笑着说道:“宇儿辛苦了,回去休息吧。奖励我会随后送到。”

  “不了,您还是换我需要的吧。”邢宇轻笑一声说道。

  “那是自然。”邢天风点了点头,虽然不明白邢宇为什么要回灵丹,可绝对毫不犹豫的支持。

  想到这里,邢天风忽然转头看向邢海,嘴角带着一丝玩味之色,“大长老,我换取二百颗回灵丹,可以吗?”

  邢海听闻邢天风的话饶是他这张老脸都是有些尴尬。

  在来之前他已经和邢天云说好,当邢宇被打残,立刻抓住邢天风私自动用回灵丹的事情说事,逼迫他下台。

  可是现在,邢海绝对打死都不同意,也绝对不会这么干!

  那等同于自掘坟墓!

  尴尬的笑了笑,邢海说道:“您是家主,自然有权决定一切事物。我只是长老,只守护家族。多谢家主在决定前还能询问我一声,对我的尊敬我记在心里了。”

  邢宇在一旁听闻后就大致猜到了什么,想来之前父亲动用一百颗回灵丹遭到了针对。

  不过现在看邢海的态度倒是识时务,邢宇作为晚辈自然不会说什么。

  和一脸得意笑容的父亲点了点头,邢宇就转身离开了。只不过嘴角却噙着一抹笑容。

  记忆之中,邢天风似乎很久没有笑过这么开心了,这让始终没有接受过亲情感觉的邢宇很喜欢,很开心,比修为进步更舒服。

  不多时回到了居住的地方,邢宇看到了门口翘首以盼,等待的刑盈盈,笑着走去,轻声说道:“盈盈,你怎么在这里等着而不去武场观看?”

  “没,没什么。我又不能修炼,也不懂,去看也没用。”

  刑盈盈表情有些牵强,随即甜甜一笑,“宇哥哥你怎么样?看你笑的这么开心似乎赢了吧?”

  邢宇点了点头,随即平静的看向刑盈盈的眼睛,说道:“说吧,为什么在这里等我而不去看比赛?是谁针对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