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傻傻的刑盈盈!

刑盈盈被邢宇直勾勾的盯着看立刻低下了头,小声说道:“没什么,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邢宇当即面色一沉。他很了解刑盈盈,知道她从来不会说谎话,而只要一说谎话,就不敢看人的眼睛,此时刑盈盈这副样子很明显就在说谎。

  “你如果不说,我这辈子不理你!”

  “不要!”刑盈盈当即面色一急看向邢宇,一双眼眸中神色闪烁不定,一双手止不住的打转。

  邢宇刚要说话,忽然眼眸一寒,一把抓起了刑盈盈的手掌。

  看着那原本纤细,白皙犹如大家闺秀的手掌,而此时却粗糙,更是带着血痂伤痕,邢宇感觉一股浓郁的杀意弥漫心田!

  刑盈盈这三年的照顾,让邢宇深深的记在心里。

  邢宇毒侵卧床不起,刑盈盈日夜不离身,更是每天都为邢宇擦身,虽然手法很稚嫩,可却让邢宇的心暖暖的。

  因此,刑盈盈就是邢宇的逆鳞!

  无论是谁,碰之即死!

  “说!这是谁干的!”

  邢宇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语气是多少的阴森,让刑盈盈都吓了一跳,有些畏惧。

  邢宇当即意识到,收起杀意,认真的看向刑盈盈,沉声道:“告诉我,是谁干的!不然今天我们就耗着吧。比赛我也不比了。”

  “不行!”

  刑盈盈显然并不知道邢宇已经获胜,更是早已经夺魁。此时一脸的焦急,情绪很是激动。

  “我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修炼的,可是能够这么快战胜邢星邢凯,你的实力提升一定很快,而实力提升的代价我虽然不修炼也清楚,但一定很苦很累!”

  “你这么努力,这么拼命,今天终于有机会证明自己,能不能不要儿戏!你对得起你自己吗?”

  看着比自己还激动的刑盈盈,邢宇内心一暖,温柔一笑,揉了揉刑盈盈的脸,轻声说道:“有你在身边,什么比赛,都不重要。”

  “你能不能正经点!”

  刑盈盈抬手打掉邢宇的手,一脸愤怒,“我又不能修炼,只是一个累赘,你管我这么多干嘛!你好好比赛证明自己比什么都重要!我的宇哥哥不比任何人差!”

  “谁说的你是累赘!”

  邢宇面色认真的说道:“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也许我用不到三年就死了!”

  “现在告诉我谁欺负的你!不说我就不去!说什么都不行!”

  “你!”刑盈盈急的都要哭了,一双清透明亮的眸子氤氲一抹泪花,可看到邢宇那坚决的样子,刑盈盈只好说了出来。

  原来刑盈盈知道邢宇还没有回来就打算去门口等邢宇,可谁知邢谦却让刑安把刑盈盈叫了过去,更是让刑盈盈打扫院落,洗衣叠被干这些下人才干的事!

  刑盈盈因为是女流之辈,又无法修炼,哪怕名义上是家主之女,可在邢家地位很低。

  三年前无人胆敢针对,因为有邢宇这个大天才庇佑。

  这三年邢宇虽然不知道刑盈盈的待遇,可刑安那种混蛋渣子都时常冒犯就可想而知。

  前几天邢宇没有心情想这些,可现在想起来,就明白,刑盈盈的待遇还不如下人!

  邢宇面色阴沉的看向刑盈盈,拳头嘎吱嘎吱的紧攥。

  “他们让你做你就做?你不会告诉父亲吗?”

  邢宇很明白刑盈盈虽然是父亲捡来的,可对她甚至比对自己还好,如果告诉父亲不可能不管!

  “我,我……”

  刑盈盈低头不敢看邢宇,片刻后支支吾吾的说道:“他告诉我,如果我去做,他就不让他大哥刑河伤你。刑河是武纹境,你是武体境,我……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是对手,所以……”

  “所以你就……你怎么这么傻!”

  饶是邢宇都有些愤怒,可是对刑盈盈又恨不起来。

  因为邢宇知道,刑盈盈是为了自己!!

  “我不想你受伤!”

  刑盈盈抬头眼神坚定的看向邢宇,“哪怕为此付出生命!”

  看着此时的刑盈盈,邢宇一时间有些感动的哑口无言。

  被挚爱洛颖因黑棺无情击杀,邢宇内心对于男女之情已经没有想法,只是想要提高修为去报仇雪恨!

  然而看着此时刑盈盈那坚定的毫无杂质的纯洁眼神,邢宇知道,自己这辈子,不会在丢下刑盈盈!

  刑盈盈是这么的在乎自己,傻傻的甘愿付出生命。洛颖和她相比,除了长得绝美,简直差的太多太多!

  深吸一口气,邢宇坚定的说道:“你放心!有我在,从今以后,我不会让你付出生命!更不会让你被任何人欺负!”

  “跟我走!”

  说着,邢宇抓起刑盈盈的手大步朝前走。

  看着身前的邢宇,回想起刚刚邢宇那坚定的眼神,刑盈盈的眼眸湿润了。

  自己毫无修为,注定百年之后死去,可邢宇却甘愿如此对自己……

  刑盈盈感觉很幸福。

  哪怕这种幸福只会有百年,但知足了。

  不多时,邢宇就拉着刑盈盈来到了邢谦所居住的地方,抬腿一脚,直接踹碎房门,大步走了进去。

  躺在床上,面色有些苍白的邢谦一脸愤怒,可是当看到邢宇后顿时面色更加惨白,缓缓坐起,止不住的后退,然而身后没有路!

  邢宇冷冽的看向邢谦,一双眼眸中充斥着丝毫不掩饰的杀气!

  “邢谦!你很牛逼啊!!我妹妹你也敢动!”

  “你,你要干什么!邢家有家规!不得残害……”

  邢谦畏畏缩缩的看向杀气凛然的邢宇。

  他被邢宇砍了两刀,至今都没有恢复过来,此时看向带着如山岳般威压的邢宇,更是忍不住内心的畏惧。

  然而他话没有说完,邢宇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邢谦的脸上!

  砰!

  头撞在床上,传出一声怦然震动。邢谦的脸庞也一瞬间成了猪头!

  血淋淋的五指印印在脸上!

  邢宇一把抓起邢谦的头发凛冽的冷声说道:“拿家规压我?你信不信我宰了你,你爹都要和气跟我说话?!”

  “你…你!”

  邢谦颤颤巍巍的看向邢宇,想到要被邢宇杀死,邢谦色厉内荏的吼道:“你他妈少胡扯!我大哥可是武纹境一重!狂刀宗的天才!你敢杀我他一定废了你!”

  “是吗?还真是厉害。”

  邢宇摇摇头,嘴角噙着一抹不屑,“你可知道你哥哥刚刚已经被我打败了?”

  “什么?!”邢谦一脸惊慌,随即怒吼道:“不可能!我大哥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被你杀掉!不可……”

  “大哥!不好了!不好了!邢宇那废物竟然把大哥给废了……”

  就在此时,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传出,下一刻刑安一脸惊慌的跑进来,可是看到眼前这一幕,顿时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