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吓到腿发软!

“力器纹不成功,不合格!”

  “速器纹不成功,不合格!”

  “不合格!”

  ……

  一道道冰冷的声音接连不断从陈凌口中发出,十几个炼器的青年除却过了人级一星炼器师的两个人,都是一脸的颓废。

  他们想要狡辩,可却没有理由,因为陈凌是长老,是炼器的权威,至少对于他们,因此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此时陈凌缓步走到了邢宇身前,周晨海在一旁不着痕迹的撇了一眼邢宇,满满的嘲讽之意。

  陈凌并没有立刻检查,而是看了一眼邢宇,“你是怎么想到的?”

  邢宇自然清楚陈凌问的什么,淡淡的说道:“谁都可以用这种方法,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你们顽固不化,不动脑子而已。”

  嘶!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脸错愕的看向邢宇。这货用不用这么嚣张啊!

  一句话,蔑视所有炼器师!

  真是佩服他的胆量!

  周晨海忍不住要挤兑邢宇一句,可陈凌却笑了笑,摇摇头,低头抓起长刀,然而下一刻面色狂变,直接动作静止不动!

  全场很多人见此都有些疑惑,这是咋地了?难道因为一个器纹都没有铭刻上去而震惊了?

  周晨海也有些不解,不过想法和大多数一样,轻笑一声,“陈长老,您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刚刚的器纹都铭刻上去了?那可不止人级武器了,位列玄级都不过分呢。”

  此话一出,全场都笑了,这就是赤果果的嘲讽啊!

  全部铭刻上去?怎么可能!刀身怎么承受的了!

  而且叠加器纹将非常的消耗灵力,并且极其的考验控制力,需要器纹一道比一道强,方才能够融合,他一个少年郎能做到?而且还是不同类型的器纹?

  想要做到至少要玄级炼器师了!

  然而,陈凌紧紧抓住长刀抬起头,看向周晨海说了一句话,让全场懵逼。

  “你真聪明,果然猜对了。”

  “什么!!”

  周晨海一阵后退,脸庞上满满的惊骇欲绝,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这这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做到!我人级三星炼器师都做不到叠加两个力器纹!他可同时还铭刻了速器纹!并且不止三个!”

  陈凌深吸一口气,似乎他也是震惊的很,转头看向一脸云淡风轻的邢宇,凝重的说道:“你怎么做到的!”

  “什么?!”

  周晨海这下子真的傻了,陈凌这句话根本就是表明这是真的!可他怎么可能做到?!

  “我不信!”

  当即周晨海怒吼一声,直接冲了过来,一把奋力从陈凌手中将长刀夺走。

  可下一刻因长刀力量太重,又速度快,周晨海一个不小心,当当当,踉跄后退两步,随后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至此,全场都傻了,看向邢宇犹如看到了鬼一样!

  力器纹的作用让武器重力变强,速器纹的作用是让武器轻盈。听起来是互相矛盾,可却完全不搭。

  以最大的力量让铁球飞出去,你能说速度慢?力量弱?

  武器本身的重力加重,但因速器纹,速度快加,造成的结果就是重力更重,可手持武器却会很轻。

  这就是炼器一道的魅力!

  邢宇转头看向一脸难以置信的周晨海,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缓步走来。

  抬手将长刀从周晨海手中夺走,感受着轻盈的长刀,挥舞间力量沉重的感觉,邢宇很满意,至少没有重刀笨拙了。

  低头看向周晨海,邢宇玩味一笑,“那个,陈长老,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狗?我需要借点东西给周晨海吃。”

  “你!!”周晨海顿时面色惨白,他自然知道邢宇要给他吃什么,内心顿时涌现出无尽愤怒和惊恐。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邢宇会这么强,这么变态!

  随意改变创新炼器方法就算了,能够随手凝聚力、速器纹周晨海也能接受。

  可邢宇竟然坐到了玄级炼器师才能做到的叠加器纹!

  这让周晨海真是犹如做梦一样!

  他妈的他还是人吗!

  “狗?没有,不过人却有,你需要什么,我给你去找。”陈凌嘴角带着一丝笑容走来,全场这一次眼珠子都要掉落下来了。

  这这,这陈凌还他妈的会笑?我操!

  周晨海更是吓的差点忍不住失禁,腿儿都吓软了。

  这陈凌的恐怖他可很明白,哪怕是自己的师傅都要对他毕恭毕敬,而且,面对师傅他都从来没有笑过。

  现在,笑了?

  而且,似乎是对邢宇?

  周晨海此时最想做的就是晕过去,他觉得现在一定是梦!

  邢宇瞥了陈凌一眼,笑道:“周晨海是个男人,男人说出的话就是吐出去的钉,既然承诺输了要吃屎,那我自然要满足他,除非,他不是男人。”

  说到最后,一脸不屑的低头看向周晨海。

  “找本天帝的麻烦?哼!傲风云那个狗日的也没有这个本事!”

  邢宇内心冷哼一声,眼眸冰寒间,一股凌然霸气外露,让周晨海忍不住后退两步,感觉深深的畏惧。

  他现在想要狡辩都不敢了。

  他也不傻,看到陈凌对邢宇这么好,自然明白,陈凌喜欢上了邢宇,而有陈凌在,他没有机会机会!

  陈凌点了点头,转头看了周晨海一眼,“你如果不是男人,我会告诉严宏一声。”

  周晨海顿时身体一颤,果然!这个家伙是帮助邢宇的!

  可是,可是那玩意儿怎么吃啊!想想就恶心!!

  周晨海此时真的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嘴巴子,自己非要斤斤计较往日干什么,不搭理他不就好了!

  也许还能成为朋友……

  现在简直欲哭无泪!!

  就在此时,邢宇让邪魅一笑,“我知道你是男人,也不想吃玩意儿。不过,我既然赢了,总不能什么也得不到吧?不然我就随便炼制一下了,你说是吧。”

  此话一出,其他炼器师还好,而那些没有过的,简直恨不得咬死邢宇,妈的,装逼遭雷劈啊!

  饶是一旁的陈凌都有些无奈,这么困难的炼器考核,对于其他人来说,简直要了老命了!

  而邢宇倒好,随便炼制!

  这真是太打击人了。

  “你需要什么?我弥补。”

  周晨海当即一个激灵的站起身,也不管是不是丢人,紧张的看向邢宇,反正脸已经丢了,这个时候能够把这个赌约解决是最大的事情。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直说了。”邢宇邪魅一笑,“我也不缺什么,只是缺刀印。你能给我不?”

  “当然。你需要多少,我……”

  邢宇不等周晨海说完,玩味一笑,“我只需要二百枚刀印,不多吧?你应该有才对。”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