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离开!

周晨海简直咬死邢宇的心都有。二百枚刀印,哪怕是外门力武榜上的天才之辈都没有,他一个小小的炼器师虽然靠着炼器有一些积蓄,可上哪弄这么多去!

  刀印是狂刀宗内才能使用的货币,可以用来兑换武技武器,丹药,器纹等等一切所需,金币银币都没有办法使用。

  这样做的原因也是为了限制刀印数量,激发弟子的斗志。

  当然,金币银币也是可以用的。一千银币兑换一枚刀印。十个金币兑换一枚刀印。

  周晨海这几年的积蓄方才八十枚。剩下一百二十枚刀印兑换银币……

  十二万银币!

  周晨海差点吓晕过去!

  邢宇笑眯眯的看向周晨海,“怎么?你不给?那好,我去给你找吃的。”

  “邢宇!”周晨海顿时气的恨不得一巴掌呼死邢宇,可是,他又不敢!

  深吸一口气,周晨海看向邢宇说道:“刀印我没有这么多,而银币,我也没有。不过可否打欠条?”

  “当然可以,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邢宇笑了笑,“不过,刀印要变成三百,银币三十万。能答应就写,不能答应就算了。”

  周晨海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眼珠子通红的看向邢宇,如果眼神能够杀人,邢宇死定了。

  但是周晨海没有办法。身旁还有陈凌呢!

  深吸一口气,周晨海忍气吞声的说道:“好!我写!”

  “果然不愧为狂刀宗的天才,佩服佩服。”邢宇玩味一笑,那副样子让周晨海气的肚子都在痛。

  叫人拿来纸墨当即快速写完,邢宇看了看,很满意的收了起来。有陈凌在一旁作证,他不怕周晨海不给。

  陈凌这时看了一眼身后的一人,随后他就领着周晨海离开去取需要的材料。

  临走之时,周晨海眼神冰冷的看向邢宇,“我在狂刀宗等你!”

  得知邢宇索要刀印周晨海就知道邢宇一定会去狂刀宗,因此他要想办法弄死这个混蛋!

  “你自然要等我,因为我要找你索要债务。”邢宇玩味一笑,让周晨海怒哼一声,转身离去。

  “原来你就是邢宇,没想到你还有炼器上的超高天赋。”

  陈凌看向邢宇笑道,随后抬手拿出两个令牌,一个是烙印一片金色叶子上面有三个星,还有一个是只有金叶。

  邢宇有些疑惑,可在场众人见此顿时一阵惊呼!

  “人级三星炼器师的授权?还有……那是荣誉长老令牌吗!”

  “荣誉长老!!天啊,这绝对是金叶公会第一个以人级三星级别荣登荣誉长老的炼器师!”

  “刚刚,你们听到陈长老说什么了吗?邢宇?他竟然就是东华城第一个进入狂刀宗的邢宇!天啊!不是废物了吗?竟然恢复了!还……这么强!”

  ……

  他们很多人不认识邢宇,但不代表没有听过邢宇之名。作为东华城第一个进入狂刀宗的天才,邢宇之名,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废物三年的邢宇再度变强,并且炼器天赋也如此恐怖!

  邢宇无视他们,看向陈凌,“陈长老,荣誉长老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有那个资格吧。”

  “我说有,你就有。”陈凌淡笑一声,“如此年龄,能够做到玄级炼器师才能做到的事情,一个荣誉长老的称号,足够了。”

  邢宇点了点头,看来自己造成的震撼有点儿大。不过这也是邢宇期望的。

  看了看陈凌,邢宇拱手拜谢,随后低声说道:“既然是荣誉长老,那可有福利?”

  “需要什么材料尽管取,不收取一个银币。”陈凌眼含深邃的说道:“因为你是我金叶公会的荣誉长老,邢家自然也会跟着一起沾光的。”

  邢宇轻松一口气,再次拜谢,随后方才离去。

  邢宇对于邢家并没有多少归属感,可邢宇却对邢天风和刑盈盈很在乎。

  尤其是刑盈盈,没有任何的修为,邢宇很怕自己离开她会出现什么问题,但现在有陈凌的一句话,邢宇就放心了。

  如果炼器公会庇佑邢家,哪怕是狂刀宗要动邢家,也要掂量掂量!

  离开之后,邢宇就行驶了荣誉长老应该富有的特权,弄了一个炼器炉一大堆炼器材料到邢家,并且到丹坊购买了三百枚回灵丹。

  邢宇本来以为魔心内的空间可以当作储存空间用,可实验了很多次才发现,根本做不到。

  武器能够进入是因为身体接触,随同一起进入,是虚假的,只不过有本身一样的能力。

  而在外界,武器依旧存留。

  至于能够储存事物的空间类物品,整个东华城除却炼器公会的顶级炼器师,睡都没有。

  不过邢宇也没有着急,因为邢宇知道,狂刀宗有!

  邢宇将炼器材料送回邢家后,引起了轩然大波,震惊了所有人。

  因为炼器师想要成长起来是很难的,饶是三大家族内的炼器师都是外人,而并非是本家族的。

  然而现在,邢家却出现了邢宇,而且还是人级三星炼器师,更是荣誉长老!

  邢天风和刑盈盈是真心为邢宇高兴,至于其他人则震惊,或是愤怒,例如邢天云等人,差点气的吐出一口老血。

  邢宇大张旗鼓的这么做,目的就是为了震慑,看着邢天云他们的神色,邢宇知道,目的达到了。

  邢天风想要给邢宇办一场宴会庆祝,然而邢宇拒绝了。下午直接闭关修炼,将六百颗回灵丹全部一股脑的消耗掉。最终血脉品阶达到了三品中级巅峰。修为突破至武体境九重巅峰。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大部分魔气都被不死火吸收。只有不死火提升之后,血脉品阶,修为才能提高,让邢宇只能苦笑。

  第二天邢宇并没有修炼,而是带着刑盈盈在东华城四处游玩,随后在晚上的时候,将高高兴兴的刑盈盈送回房间,邢宇就直奔邢天风的住所走去。

  邢天风并没有睡,而是在客厅喝茶,看到邢宇过来,轻笑一声,“是不是来告别的。”

  邢宇点了点头,“我准备现在就出发。”

  “这么着急?那你弄那么多炼器材料不会就是为了震慑用吧。”

  邢天风苦笑一声,所谓知子莫若父。现在的邢宇虽然很多方面邢天风看不太清,但他知道,邢宇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好。

  “邢天云可不会吃哑巴亏,但是,我要让他打碎了牙往肚子咽!”邢宇冷哼一声,随后看向邢天风,躬身说道:“父亲,照顾好自己还有盈盈,我去了。”

  “好。路上小心。”邢天风叹了口气,旋即站起身,拍了拍邢宇的肩膀。

  男儿仗剑行天下,他无法去阻止。

  邢宇点了点头,提着新炼制的长刀转身离去。

  直至邢宇的身影渐行渐远,邢天风喃喃自语,眼眸有些茫然,似乎陷入了回忆。

  “邢宇他娘,我们的儿子,虽然前进的路途坎坷,可他不输于任何人!更不会给你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