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胖子郝仁!

东华城外,邢天云面色阴沉的对着身前的一片黑暗说道:“你当初的保证呢!不仅没有死,反而一路崛起!”

  “此事无需再议。邢宇,不会活着离开狂刀宗!”黑暗之处,似乎有一片水流,荡漾一层层涟漪。

  “最好是这样!否则我得不到家主之位,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

  ……

  红叶山脉某处,皎洁的月光透过密集的树叶打下破碎的月光,月光下,一道黑影一闪而逝。

  紧接着手臂应声挥出,一道极致的劲风厉响传出,下一刻一头金毛妖虎的头颅飞上天空,澎湃的鲜血如喷泉射出。

  邢宇嘴角轻抿,低头看向染血的长刀,“速度还真是快,至少提高了五倍。应该可以媲美玄级武器。就取名疾风吧。”

  说完,邢宇低头从妖虎体内寻出妖晶,装在身后的包裹之中继续前行。

  狂刀宗在东华城以北的黑铁林之中,邢宇大致算了一下时间,至少需要半个月才能抵达。

  而邢宇也定下了目标,在抵达东华城时,达到武纹境。

  一路上,邢宇就在杀戮之中不断前行,不过实力并没有太大的提升。

  武体境进阶武纹境,不仅需要庞大的灵力,更需要凝聚武纹,现在邢宇就是在积累。

  很快三天过去,邢宇这一日却停在了某处山丘盘坐,不过并没有修炼,而是意念沉入体内,观察丹田。

  丹田内除却聚集的灵力之外,还有一小团绿色的雾霭,其中隐约有一丝赤红色。

  “这生命力凝聚的东西,似乎有一些奇怪,随着我的杀戮而成长,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邢宇思考了许久,依旧是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赶路,战斗。

  第四天晚上,邢宇正在休息,忽然一道道惨叫声,没有停留,邢宇当即就冲了过去。

  不是邢宇爱管闲事,而是这个声音,让邢宇很好奇。

  某处森林之间一名衣衫破烂的胖子,如一颗肉球在不断奔跑,额头满是汗渍,一双眼眸血红而妖异,带着一丝妖兽般的狂野与冰寒。

  时而回头,看向紧追不舍得几个黑衣人,胖子大怒,“你大爷的!老子不就把那货的小弟弟给打碎了吗!大不了老子赔你一个!都三天了!别尼玛追了!老子累死了!”

  “死胖子,束手就擒!不然你的结果只有死!”领头黑衣人咒骂一声,眼眸中也略带一些疲惫。

  “老子又不是三岁小娃娃,束手就擒死的更快!你们是不是脑瓜子里全是粪啊!动动脑子也知道这句话是废话!”

  胖子大怒,“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玩耍你大爷!”领头黑衣人大怒,恨不得弄死这个胖子。

  然而他修为虽然只有武体境九重,又这么胖,可速度却不是一般得快。饶是他武纹境一重都追不上!

  “我大爷早死了,去吧,他看到你去找他,说不定会带你走的!”

  “你找死!!”

  ……

  黑暗中某处,邢宇一阵忍俊不禁。这胖子还真是一朵奇葩。这个时候还能不正经。

  看了看身后黑衣人,领头者是武纹境一重,后面都是武体境,一共四人,邢宇思索片刻,觉得救下这个胖子,至少路途已经会很欢乐。

  想到即做,邢宇紧了紧手中疾风,在武纹境武者冲出自己身前时,瞬间如一道鬼魅般冲出,直奔其中一名武体境黑衣人!

  “影刀斩!”

  嗤!

  一刀划过,强劲的力量爆发,疾风刀身上速器纹一闪而逝,下一刻直接一刀封喉!

  噗嗤!

  黑衣人一脸的难以置信,捂着鲜血狂喷的脖颈缓缓倒下。他致死都没有看到,到底是谁杀的他!

  邢宇不作停留,脚下一震,身随刀行,一记更快的闪刀斩降临一名黑衣人!

  卡擦!

  那名黑衣人反应过来了,可也只是长剑举起,还没有看清,就已经被一刀断剑。

  疾风极速而落,噗嗤一声,斩断手臂。

  邢宇冷哼一声,抬手上扬,直接破腹,鲜血狂喷间,应声倒地!

  邢宇动作不停,一个转身,忽然左手摸向腰间,陡然一颤,天寒应声冲出,带着粼粼寒光,刺向反应过来,一剑怒斩而来的黑衣人!

  “极光金刺!”

  锵锵锵!

  阵阵金铁交汇之音传出,下一刻邢宇脚步左行,前踏,诡异的突进,瞬间一剑穿体!

  “什么人!”

  为首的黑衣人这才反应过来,可是回头看向四人只剩下一个,顿时面色一阵愤怒,抬手间,一剑刺出,剑气迸发,阵阵破风的厉响声传出。

  “哎呦我擦!兄弟!我帮你!”

  胖子也当即回头,哈哈一笑,抬手间不知从何处拿出一个黑色圆球,直接朝着为首黑衣人甩了过去!

  黑衣人面色大变,当即回头,一剑破空斩出!

  砰!

  黑球破碎陡然出现一大片白色烟雾,黑衣人大怒,不断挥舞长剑。

  邢宇见此没有停留,刀剑相合,猛然冲向最后一名黑衣人!

  噗嗤!

  一瞬间破碎武器,刀剑夺命!

  不过邢宇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意念控制不死火,一掌朝着黑衣人拍去!

  嗤嗤!

  一层黑色的诡异火焰浮现在黑衣人周身,不多时黑衣人衣服枯黄,面色干瘪。

  挥手间收回火焰,邢宇继续如法炮制,不过也只是吸收了两个,邢宇就转身朝着前方冲去,因为黑衣人从白雾之中冲了出来。

  邢宇可以杀掉他,但是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这里处处都是危险,要时刻警惕。

  不多时邢宇就看到了胖子,邢宇很诧异,还以为他会逃走呢。

  和他点了点头,一起直奔前方跑去,隐约间听到身后一道道怒吼声。

  很快跑到一出无人之地,俩人停下。

  胖子累的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哎呦我日,累死了累死了。”

  邢宇不禁失笑道:“你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让他们这么愤怒?”

  “也没有干什么,就把青叶城城主的二儿子小弟弟给踩碎了,救都来不及。”

  胖子嘿嘿一笑,“我叫郝仁,你叫啥。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了。”

  邢宇不禁失笑,郝仁?好人?

  还真有人叫这奇葩名字。有没有……坏人?

  而且这货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好人,踩碎小弟弟这种事情都干的出来。

  “邢宇。”

  “你这是要去哪儿?我给你一块儿?”

  郝仁立刻坐起,嘿嘿一笑,肥胖的脸庞上,肥肉积压的一双小眼睛盯着邢宇,让邢宇一阵无语。如果不是眼神好,都以为郝仁在睡觉。

  “我去狂刀宗。”

  “正好我也去。”

  “这么巧?”邢宇一愣,看着贱笑的郝仁,怎么都不觉得他说的是实话。

  “就是这么巧!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