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郝仁的强大!

红叶山脉某处,邢宇刀光一闪,身随刀动,带着凌冽的刀风直接抹杀掉身前的一头妖兽。

  砰!

  妖兽应声倒地,邢宇轻松一口气,运用御火术催动不死火,直接打在妖兽身上,不多时妖兽干瘪,收回不死火。

  意念沉入丹田,看着那绿团中赤红之光如太阳一般闪烁,邢宇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昨晚忽然魔心一痛,邢宇进入空间查看,忽然被一道黑光射入额头,邢宇因此获得了一个极其霸道的武技!

  炎体术!

  玄级中阶武技。

  可强行催动不死火激发血脉之力,让力量在一瞬间暴增,至于暴增多少则需要看承受能力和那绿色雾团,生命雾气有多强。

  因为施展炎体术时身体将被不死火焚烧,非常痛,这就需要生命雾气滋养,否则武技施展结束,人也就死了。

  生命雾气是独立的,而分化阶段跟雾气之中的颜色有关。共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阶。级别高,相对应的武技暴增就高,武技的级别也随之增强。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需要不断杀戮,方才能强!

  杀戮提高生命雾气的同时,不死火也在提高,邢宇有预感,不死火变强,会有更强的武技出现!

  这些武技都很奇怪,至少邢宇都捉摸不透,只能按照指定的施展。

  因为武技会随着力量提高而提升,其中的玄奥也在不断放大。

  现在邢宇对于这个黑棺也是越来越奇怪了。

  “大哥真帅。”

  邢宇听到这道声音一脸无奈,他有些后悔了。非要救这个死胖子干什么。

  从昨晚到现在,邢宇也知道了郝仁为什么被追杀。

  郝仁踩碎了城主二儿子不假,可二儿子却是武纹境一重巅峰,这就让邢宇有些不解了。

  郝仁才武体境九重,怎么做到的?

  郝仁对于邢宇的不解只是无奈的说了一句话:我的血脉之力不可控!

  他现在的血脉品阶只有一品初级,可郝仁告诉邢宇,他在打那个二儿子时,至少爆发到了三品高级以上,因为那个二儿子是三品初级。

  这让邢宇很疑惑他的血脉,就检查了一番,当即就让邢宇震惊了。

  因为邢宇发现他血脉之中流淌着一种蛮人的力量!

  所谓蛮人乃是几千年前天武大陆一处蛮荒界内的特殊种族。

  他们是人,可却又不是人。

  每个人的身高都在十米开外,同时一出生修为至少在武府境以上,并且号称肉身同级别无敌。

  对此,曾经邢宇还下界来观察过,更是索取了一样东西。

  他们的肉身力量确实很强,这全因他们那特殊的血脉力量。

  邢宇不知道蛮荒界现在是不是还在,不过看郝仁的情况,蛮荒界应该出现了问题。

  以邢宇对于蛮荒界的了解,他们不会有这么小的身体,哪怕出现不可因素造成的变异。

  并且,郝仁不会控制这血脉,只有在愤怒的时候,才可以爆发。

  这让邢宇猜测,郝仁应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血脉情况,因此他的父母应该不是亲生的。

  这一切也大都是假设,邢宇并没有告诉郝仁。

  本来想着帮助郝仁恢复,可他……不是一般的懒!

  基本走路都懒得走,不到生死攸关,更是不想战斗。

  邢宇也明白了,这货为什么会这么胖了。

  至于去狂刀宗就是一个借口。

  他的父母全部去世,又得罪了城主,无处可去,而邢宇对他不错,就索性跟着去了。

  “你这么懒,我很好奇你是怎么修炼到武体境九重的。”邢宇无奈的看向郝仁。

  郝仁嘿嘿一笑,“我能告诉你,我都没有修炼吗?每天多吃饭就可以了。自己修为就上来了。不然你以为那个二儿子会搭理我?看我奇怪就动手试探我了。”

  “可是他的嘴真臭,骂老子是肥猪!草!老子这身材多好看,穿衣显瘦,脱衣全是肉,我当即就爆发一脚踹飞他,然后爆了小弟弟!”

  “……”

  邢宇醉了。

  郝仁的体重至少比邢宇重两倍,这还是好看?

  真怀疑这货的审美观是不是扭曲的。

  不过邢宇也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对着郝仁冷笑一声,“死肥猪。”

  “哪里有死肥猪?”郝仁有些愣神。

  “我说你啊。”

  “靠!你丫敢骂我!”

  郝仁顿时大怒,一双眼眸陡然血红,额头青筋暴露,“道歉!”

  “我对人道歉,但死肥猪?算了吧。”

  邢宇摇摇头,一脸不屑,可下一刻就吓了一跳。

  只见郝仁怒吼一声,脚下一震,恐怖的力量倾泻而出,地面裂开密密麻麻的裂缝。

  一拳轰出,一层赤红色如水流荡漾而出,一股荒凉古朴之气席卷而出!

  “闪刀斩!”

  邢宇面色凝重的低喝一声,一刀怒斩,带着刀鞘直接砸在拳头上!

  咔嚓!

  邢宇虎口陡然鲜血流淌,疾风裂开一道裂缝,身体止不住后退。至于郝仁只是后退半步!

  “乖乖!这家伙的力量还真是大啊!”

  邢宇有些震惊,当即看向即将再次冲来的郝仁,“好!停!老子道歉!”

  郝仁顿时冷哼一声,此时看去,虽然身材臃肿,可却充斥一股难掩的霸气!

  眼眸中血色光芒消失,之后郝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呦我擦,累死我了。”

  “……”

  邢宇无奈,但也好奇的走过来,“你刚刚怎么爆发的力量?”

  “呃,你骂我,我就感觉一股愤怒油然而生,然后就爆发了。最讨厌别人骂我猪。靠,什么审美观嘛,老子多帅!瞅你瘦的,以后多吃点儿,修什么练,多没意思。还有,以后不许骂我,不然老子翻脸了啊!”

  郝仁不屑的看了一眼邢宇,仿佛自己真的好帅一样。

  邢宇至此也是明白了。

  这个郝仁血脉中绝对是少了些东西或者多了些东西,让郝仁根本无法压制和控制这股力量。

  至于怎么控制,邢宇也一筹莫展,对于蛮荒界的蛮人,邢宇了解的也不多,只能走一步看不一步了。

  “对了,那你怎么突破武纹境?那可需要凝聚武纹的。”

  邢宇看向郝仁,就他这么懒,武纹不凝聚,岂不是一辈子都是武体境?

  “谁告诉你我没有武纹?”

  郝仁白了邢宇一眼,指掌抬起,肥嘟嘟的手掌上,一层赤红之光闪烁,下一刻一道玄奥的纹路浮现,隐约间似乎像一头牛的模样。

  “我记得那一次我一个人吃了一头妖牛,然后睡一觉就出现了这么个玩意儿,至于咋用,我也不知道。不过力量倒是强了很多。”

  “我靠!”邢宇整个人都不好了。原本以为自己得天独厚,没想到这货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