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苦修闪刀决!

到了武技阁,邢宇发现很多人都在讨论邢宇恢复天赋的问题,然而邢宇全部置之不理,只是和刑盈盈一起埋头寻找武技。

  武技阁分为三层。一层是普通的人级武技,二层是人级高阶和玄级初、中阶武技。而三层只有两本玄级高级武技,历代只有家主可以习修,曾经的邢宇也有习修。

  邢宇直接忽略一层,进入二层,寻找了良久之后,方才停在刀决所摆放的书架上。

  邢宇曾经为刀剑天帝,刀道和剑道是邢宇的看家本领,一手刀剑神诀让邢宇傲视整个天界。

  然而邢宇现在却抛弃了刀剑神诀习修不死魔经,因为不死魔经更强!

  至于刀剑神诀邢宇只作为以后的强大武技来使用,当然并非是现在。

  寻找了片刻,邢宇一阵苦笑,刀决简直是烂到了家。邢宇感觉随手写一个都要比这刀决更强。然而邢宇只能认头。

  现在的邢宇没有了曾经的天帝天魂,没有了一身修为,一切都要重新来。

  深吸一口气,邢宇就打算随便选一个,忽然看向了一侧一本灰色破烂书籍。

  拿起一看,邢宇眼睛一亮,当即就选择了它。

  刀决为人级高阶武技,闪刀决。

  刀决只有三招。

  疾刀斩、影刀斩、闪刀斩。

  刀决的奥义就一个字:快!

  出刀速度越快,爆发力越强,甚至玄级初阶,中阶都不如闪刀决。

  之所以破烂不堪,无人问津的缘故,是因为闪刀决太难习修。速度太慢,威力连人级中阶武技都不如。

  “宇哥哥,你确定?”

  刑盈盈眉头紧蹙的看向邢宇,“这个闪刀决很难习修的,整个邢家都没有人能够习修成功。而且,你不是炼剑吗?”

  邢宇耸了耸肩,笑道:“新生了,就要有新目标。剑太柔,不如刀霸道!”

  邢宇自然不会告诉她,剑他依旧会习修。因为那样太惊世骇俗了。

  刀剑齐修者,有很多,可真正能够走到巅峰的,不多。

  九界内所有武者,就只有邢宇一人!

  说完邢宇就转身去登记,刑盈盈跟在身后,看着邢宇的那双清澈眼眸闪烁精光,脸庞时不时带起一抹羞涩。

  门口负责登记的老者名唤古老,有人说他是邢家人,有人说他是古家人,无人知道他来自哪里,只知道,就连家主都对他很恭敬。

  此时看到邢宇手持闪刀决有些诧异,但也迅速的做了记录,在邢宇临走之时,忍不住提醒道:“十日之内若无进步就将闪刀决归还吧,不然只是浪费时间。”

  邢宇点了点头,却丝毫没有当回事。

  看到邢宇离去,古老嘴角轻抿一抹笑容,“有意思的家伙。”

  邢宇离开后又去武器阁寻了一把重铁刀,人级高阶武器。将近五百斤重,饶是邢宇手持都有些费力。回到了休息的地方,邢宇当即关上门开始修炼。

  看着火急火燎的邢宇,门口的刑盈盈有些疑惑,喃喃自语,“宇哥哥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呢?不过,似乎一切都在像好的方向发展呢。”

  进屋的邢宇并不知道刑盈盈说了些什么,仔细看了一眼闪刀决,当即手持重铁刀盘坐在地,内视体内,意识接近心脏,下一刻就来到了魔棺所在的这片空间中。

  看着手中重铁刀,邢宇嘴角轻笑,果然可以带着武器进来。

  “修炼!”邢宇嘴角轻抿一抹笑容,当即眼神一寒,手持重铁刀瞬间怒斩!

  “疾刀斩!”

  咻!

  一道寒光闪烁,大刀应声出鞘,划过虚空,传来一阵破风声。

  “速度还不够!”邢宇嘴角一抿,眼神冰寒,当即收刀而立,下一刻再次破鞘而出,只不过速度依旧很慢!

  “再来!”

  咻咻!

  “再来!”

  咻咻!

  “再来!”

  ……

  不到半个时辰,邢宇就已经手腕胀痛,忍不住颤抖。

  邢宇见此,当即盘坐,开始运转不死魔经,一丝丝的引导天地灵力进入体内,旋即流转如心脏。

  砰砰!

  魔心有力的跳动,震动出一丝丝魔气,旋即意念引导流入血脉之内,运转一周后,散发一丝丝黑色灵力滋润血肉。

  已经习修了一天不死魔经的邢宇弄明白,魔气并非是源源不断的,或者说,他现在的实力无法强行催动太多。

  需要不死魔经引导天地灵力方可促进魔气出现,进而滋润血脉,滋养血肉。这也是邢宇像邢天风索要回灵丹的目的。

  当灵力源源不断,那么魔气就会始终存在,血脉之力受到滋养,实力方可增强!

  武体境分九重,前三重淬炼血肉,中三重淬炼骨骼,后三重淬炼五脏六腑。

  目前邢宇停滞在武体境三重,就需要不断淬炼血肉,当血肉达到极致,方可淬炼骨骼,从而进阶。

  “不死魔经一共分九层,更有诸多武技,只是似乎需要突破才可得到,不知道何时才能突破第一层。”邢宇这般想着,嘴角一阵苦涩的笑容。

  但邢宇更明白,不死魔经越难修炼,他日后的力量才能越强!

  早日变强,才能杀向天界!宰了那对狗男女!

  当感觉手腕经过恢复,邢宇再次持刀苦修。

  闪刀决重在一个快字,那就要用最重的刀来练习,当可以举重若轻,换成正常刀武器,那么速度将惊人的恐怖!

  同时当右手累了,邢宇更是换左手练剑。

  死去的邢宇就习修剑,武技更是玄级高阶剑诀,金耀剑决,邢家最高武技。

  共有三招:金耀日辉,极光金刺,金风三杀!

  金耀剑诀讲究剑法飘逸无形,行走如风,无形无影。将邢宇的‘天寒’薄剑的威力发挥到淋漓尽致。和闪刀决不谋而合,但又很不同。

  金耀剑诀比闪刀决更加华丽,繁琐,而闪刀决就只有一个字:快!

  如果是其他人此时习修两个不谋而合,又完全不相同的武技一定会迷糊,然而邢宇却不会。

  “金耀日辉!”

  邢宇左手剑,寒光一闪,一层黑灵力流转而上,犹如魅影闪烁,又似轻风划过。

  嗤!

  剑过之处,剑音刺空,传来一阵极致破风声。

  “这注重招式,繁琐的金耀剑诀,掌握的比闪刀决还要容易。”邢宇嘴角轻笑。

  刀剑之道,邢宇是祖宗!

  哪怕现在不再为天帝!

  这类注重招式,变化的剑招,邢宇可谓抬手就来。不像闪刀决,更需要爆发力,对于体魄力量有要求。

  而这,也是邢宇习修刀的缘故!

  曾为刀剑天帝,两方面自然要齐头并进!

  演变一次金耀剑诀后,邢宇也就不再浪费时间,继续习修闪刀决,一遍遍枯燥的苦练,邢宇眼眸始终坚定而执着。而不知不觉的刀速也在疯狂的提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