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一刀惊全场!

“疾刀斩!”

  邢宇怒喝一声,瞬间刀出鞘,宛如一道白光一闪而逝,凌厉的刀气划过空气中,传来一阵嗤嗤响声。

  “终于成了!刀的重力加上自身力量武技,现在一刀之力将近三千斤!”

  邢宇轻松一口气,单单这疾刀斩就修炼了三天。虽然很慢,但邢宇对于这具陌生的体魄掌握的也越发稳定。

  又是用了六天时间,邢宇将影刀斩、闪刀斩全部掌控。

  并且邢宇感觉,影刀斩提高了五百斤的力量,而闪刀斩更是提升一千斤的力量!

  同时,邢宇的修为随之突破至武体境四重巅峰,即将进军第五重。

  武体境武者,力量的恒定根据血脉品阶而来。同时武技进行叠加,级别越高越强。并且三重之后提高一重,增强五百斤的力量!

  第六天时间度过,邢宇依旧要不知疲倦的继续修炼,可忽然眉头微皱,意识回归身体,看向门外,此时传来一阵吵杂之音。

  现在的现实中方才刚刚度过六个时辰。

  持刀推开门,邢宇看到一旁刑盈盈正一脸焦急。在对面,是几十个邢家子弟,不过邢宇只是看向了为首的邢凯和一旁的邢星。

  邢凯是三叔邢天山的二儿子,修为达到了武体境五重,二品初级血脉。

  曾经和他大哥邢流都是邢宇崇拜的对象,而现在和邢星混迹在一起,俩人可谓臭味相投,一样的忘恩负义!

  邢凯看到邢宇出来,嘴角轻蔑一笑,“呦,听说我们的大天才修为恢复了,特来拜见。身体挺好吧,竟然还没死。”

  “你就这样对我拜见?”

  邢宇淡漠的瞥了邢凯一眼,“曾经我不是教过你,见我的时候,要跪下吗?”

  此话一出,全场的面色都是一变,看向邢宇眼神中有畏惧,有人佩服,更有人怜悯。

  “邢宇是不是疯了?就算恢复,也是刚刚恢复,据说血脉品阶只是一品初级而已,竟然胆敢对武体境五重的邢凯如此说话,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还以为他是曾经的天之骄子吗?”

  “武体境三重的邢宇让五重的邢凯跪下,嘿嘿,果然不愧为曾经我们追捧的宇哥,够屌!我喜欢!”

  “切,他今天被打死都活该。都已经经历三年废物人生,还学不会藏拙,锋芒毕露,简直找死!”

  ……

  邢凯一双眼眸陡然被森寒所充斥,指掌一震,迅速从一侧抽出佩剑,抬手剑指邢宇,“你是曾经说过,但那只是曾经,现在的你在我手下走不过一招!”

  “是吗?你就这么自信?”邢宇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而邢宇的不屑,让邢凯一时间想起了曾经邢宇看他的神情,那种高傲,那种俯瞰的神情,让邢凯恨不得此时一剑捅死邢宇!

  不过邢凯眼珠一转,忽然冷笑道:“我们打个赌如何!如果你能阻拦我一招而无碍,我就跪下又如何,如果你做不到,对我跪下,磕头认错,大喊凯哥我错了!”

  “好。没问题。”邢宇点了点头,眼神深邃的看向邢凯,“不许反悔啊,邢家人没有一个是孬种!”

  “咦?邢宇为什么这么有把握的样子?难道有诈?不对,他只是武体境三重,一品初级血脉,就算有诈,还能抵抗武体境五重的进攻不成?”周围人一阵狐疑的猜测,因为邢宇的语气,反而有些期待。

  邢凯听闻也不仅有些狐疑,邢宇似乎很有把握的样子?

  但,老子可是武体境五重,力量将近三千斤!

  天才又如何,实力不够强,一样是废!

  当下邢凯毫不犹豫的点头,“那是自然,我们邢家人,头可断血可流,男儿血性不能丢!”

  邢宇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手持重刀双臂环抱于身,缓步前行几步,看向邢凯,“那,开始吧。”

  “你就这样抵抗?”邢凯看到邢宇这般模样有些惊愕,周围其他人同样是有些傻了眼,这是自暴自弃了?

  “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用你管?”

  “你!”邢凯顿时一阵愤怒,当即就要动手,一旁邢星趁机拉住邢凯,低声道:“小心点。”

  邢凯点了点头,可是却丝毫没有当回事。看向邢宇此时那一脸邪魅的样子,他就感觉一股火在胸膛沸腾,一定要一剑捅死这个混蛋!

  “事先说明,如果发生意外,概不负责。”邢凯已经下了杀心,要弄死邢宇了。

  “可以。”邢宇点了点头,嘴角的笑意越发神秘而邪魅。

  “装模作样,等老子一剑捅死你我看你拿什么嚣张!”

  邢凯这般想着,当即深吸一口气,眼神一凛,下一刻武体境五重的实力释放,灵力流转长剑,剑光一闪,如寒光一凛,粼粼剑威压迫而来!

  “寒光剑!”

  嗤!

  寒剑划过,传出一阵嗤嗤响声,让周围人顿时一凛,果然不愧为武体境五重,将人级高级的寒光剑决发挥的淋漓尽致。

  “看来邢宇要完了。”一旁人看到邢凯这番动作一阵无奈摇头,为邢宇惋惜。

  邢星见邢凯动手,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内心道:“我看你这次死不死!”

  然而就在此时,寒光剑即将刺向邢宇的时候,忽然邢宇动了。

  “疾刀斩!”

  眼神一凛,身体促然前压,瞬间一声锵音传出,紧接着一抹白光一闪而逝,下一刻再次传出金铁锵音!

  咔嚓!

  众人眼中威力惊人的寒光剑应声破碎!

  邢凯面色一白,噗嗤一声吐出一口浓郁鲜血,整个人应声倒飞两米!

  静!

  整个院落内一片诡异的安静!

  所有人都傻了,看着门前依旧持刀双臂抱胸的邢宇。又看向远处吐血倒飞,面色苍白的邢凯,都犹如做梦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邢凯怎么飞出去的?

  众人不理解,作为主角的邢凯更是不理解!

  此时眼瞳紧缩,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看向邢宇。

  刚刚他只是感觉一抹白光闪烁而过,紧接着武器破碎,他又看到一名白光,然后就飞了过来!

  想到这里,邢凯猛然低头看向胸口,衣衫从里到外极其整齐的被切开,但是肌肤并没有丝毫的损伤,然而,他却感觉胸口剧痛!

  一时间缓缓抬头看向邢宇,除了震惊,就是畏惧!

  曾经的天才真的回归了!

  邢宇瞥了邢凯一眼,淡淡的说道:“身为邢家男儿,头可断血可流,男儿血性不能丢。你说的,自己来实践吧。”

  嘶!

  一时间所有人方才回过神,看向邢宇,不断倒吸凉气。

  虽然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们并不知道,可有一件事情他们知道。

  邢宇,强势崛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