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人不狠,路不稳!

嗤!

  一刀极速落下,凛凛刀光闪烁,邢星瞬间如断了线的风筝飞出,鲜血喷溅,如绽放的绝世血莲!

  嗡!

  邢宇持刀而立,重刀不断颤抖,发出嗡嗡刀吟。

  滴答。

  淋漓鲜血的刀身滑落一滴鲜血落在地上,这道微弱的轻响传出,在这寂静的空间显得格外的突兀。

  噗嗤!

  邢星在几米外猛然吐出一口鲜血,一眼望去宛如血人!

  全场所有人再次震惊!

  “武体境四重巅峰,秒败六重?我的娘啊,也就宇哥能够做到了吧!”

  “靠!那,那是闪刀斩?!”

  “什么?人级高阶武技闪刀决?能够爆发玄级中阶都不如的武技?!不是说,根本无人能学吗?”

  “绝对是闪刀决!除却闪刀决没有刀决能够速度爆发这么猛!”

  ……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邢宇的眼神都变了。

  变得畏惧,变得尊敬,变得崇拜!!

  闪刀决整个邢家都没有人能够习修成功,然而现在邢宇做到了。

  这是什么?天才!

  邢宇曾经是剑修,然而现在刀修依旧这么恐怖。

  这是什么?天才!

  历时三年的沉寂,天才再次崛起,注定无人能挡!

  邢宇不理会众人的惊讶,嘴角轻抿一抹邪魅的笑容,缓步走向邢星。

  然而邢星却是不断后退,眼神中充斥着深深的畏惧。

  曾经的邢宇冷酷果断,如长剑出鞘,锋芒毕露!

  现在的邢宇,更像是刀和剑。

  凌厉依旧,霸道更盛!

  比三年前的邢宇更加恐怖!

  “你在怕什么?”

  邢宇声音平和而深沉,“赌约你输了,你欠我的,今天我都要收回,你,没有选择!”

  “不!不!!”

  邢星面色狰狞的对着邢宇怒吼,“为什么!为什么!!这是我努力得来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邢宇听闻眼神越发阴沉和冰冷,“你努力?没有我的资源资助你,你哪怕一辈子不吃不喝努力也达不到现在的成就!你问我为什么?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话音落,邢宇猛然俯身看向邢星,寒星闪烁的眼眸带着冰冷的杀气,让邢星发自灵魂的畏惧。

  “我资助你,拿你当兄弟,左膀右臂!可你怎么做的!”

  “这三年内我不求你帮我,也从未向你开过口,更没有想过让你不堪重负帮助我,因为我拿你当兄弟!可你怎么做的!”

  “讥讽!嘲笑!侮辱!你如此对我,整整三年,更不知悔改,妄图再次杀我,你觉得我应不应该还回来?!”

  邢宇越说声音越冷,气势越来越狂,一股凌厉冰寒的气息散发而出。

  衣衫猎猎,黑光氤氲,让此时的邢宇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灵俯瞰弱小生灵,充斥着无法言语的霸道和恐怖!

  再说这些话的时候,曾经邢宇的记忆和在神界与傲风云相聚在一起的记忆真正融合为一。

  又想起邢星的行为,傲风云最后的无情刺杀,邢宇感觉满腔杀气无法无法释怀!

  “你你你……”

  邢星看着此时的邢宇,感觉双腿都在颤抖,不多时一股尿骚味传出,竟然被吓尿了!

  但是,在场众人没有人嘲讽他。因为邢宇给人的感觉太恐怖了。

  “今日,欠我的,全部还给我!”

  邢宇怒吼一声,邢星和傲风云的模样重合为一,下一刻手臂一挥,刀鞘颤抖,铿锵一声脆响传出,下一刻寒光闪烁,刀光冷冽划过!

  噗嗤!

  一股鲜血喷溅而出,如绽放的血莲花。

  砰!

  一条破碎的右臂应声掉落在血泊之中,溅射一道道鲜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而出。

  “啊!!”

  邢星痛苦的一把抱住右身胳膊断裂之处在地上打滚。

  伤口处平滑如镜,森白的骨骼,猩红的血肉,侵在鲜血中,恐怖至极!

  邢宇看着此时的邢星,内心中的无形的大石头也消散了一大半。

  似乎是原本的邢宇舒服了,也似乎是天帝邢宇舒服了。总而言之,此时的邢宇很爽,并且感觉体内灵力滚动,有着要突破的趋势。

  “看来这一次灭杀邢星很有用,不仅让我对于傲风云的仇恨有些释怀,更对于武道一途的进阶有很大帮助。修炼一途注定不能有丝毫杂念掺杂,尤其是现在修为低,不然会根基不稳,影响以后进阶。”

  邢宇内心不断思索,同时也让自己摆正好心态。

  仇要报,可绝对不能因此而影响自己得来不易的重生!

  此次重生一定要比前世更强,因此绝对不能根基不稳!

  深吸一口气,邢宇感觉脑海一片清明,淡漠的瞥了一眼地上的邢星,“从今以后,不要让我在看到你,不然,杀!”

  说完,杀气奔腾,吓得邢星险些停滞痛叫。

  邢宇不理会他,收刀转身朝着屋内方向大步走去。

  “盈盈,跟我进屋。”邢宇看了刑盈盈一眼,当即走进屋内,根本不管周围的众人。

  刑盈盈走进屋后关上门,站在门口不敢看邢宇。

  邢宇坐下后看向刑盈盈,轻柔一笑,“怎么了?是不是觉得不认识我了?有些残忍?”

  刑盈盈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邢宇,眼神中有着无法掩饰的畏惧,快速点了点头又低下了头。

  刚刚的邢宇太恐怖了,她距离邢宇最近,看的也最清。虽然她无法修炼,但也很明白,邢宇简直就是杀神!

  如果不是家族规定不能杀人,刚刚邢星一定碎尸万段!

  “其实你应该最明白,我这三年是怎么过。”

  邢宇平静的说道:“辱我,骂我的话少吗?不少!欺负你的还少吗?不少!连带着你也受到了很多不公平对待,不是吗?现在我恢复了,把一切还回去,有何不妥?”

  “可是,可是你下手太狠了。”刑盈盈低头小声说道。

  “人不狠,路不稳。人吃人的世界,想要活下去,又不吃人,那就要狠!狠的所有人都怕了,畏惧了,才不会有人胆敢招惹你。那样才不会杀更多的人。不是吗?”邢宇平静的看向刑盈盈说道。

  刑盈盈缓缓抬头看向邢宇,小脸上有些思索,但片刻后,点了点头,“宇哥哥你说的对。只不过,我不能修炼……”

  说着,刑盈盈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

  邢宇轻松一口气,对于这个得来不易的亲情邢宇很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一些怪异之处而烟消云散。

  见到刑盈盈这般,轻笑道:“过来我看看,我曾为你研究过,并不一定无法修炼,也许只是路不对。”

  “真的?”刑盈盈当即兴奋的小跑过来,“怎么看?”

  “手给我。”

  邢宇说完,一把握住刑盈盈伸出的小巧小手。

  为了不暴露只能撒了个慌。

  眼眸眸紧闭,催动一丝黑灵力融入刑盈盈体内,片刻后,邢宇陡然睁开眼眸,似乎一抹精光乍现,吓得刑盈盈陡然收手有些畏惧的后退。

  “你可以修炼!我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