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还差得远呢

莫丙贵乃是六脉天才,却对陆玄这个公认的废物这么仇恨,并非没有原因,皆因萧冰语而起。

  清风城三大家族,萧家、钱家与莫家彼此对立,暗斗不断。年轻一辈也是处处较劲。

  萧冰语年纪轻轻,长得天姿国色,不知迷晕了多少年轻俊杰。莫家与萧家虽然不对路,莫丙贵却不顾两家的仇怨,一直苦苦追求。

  但萧冰语对他哧之以鼻,却对陆玄这个潜龙城第一废物十分亲近,这让莫丙贵又恨又妒,曾暗中叫人教训过陆玄。

  那次陆玄被莫家的人打得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

  仇人见面,份外眼红。

  更何况自己千辛万苦,才寻到的最佳血魂兽幼仔,居然落在了仇家的手上。更令陆玄怒火升腾,恨不得立刻斩杀对方。

  “这妖兽是我发现的,交出来,饶你不死。”陆玄不多废话,眼神阴冷的盯着莫丙贵道。

  以前他修为远不如对方,多次遭其羞辱,却无力反抗。但现在幽冥血脉苏醒,修为一日千里,战力在同阶中更是无敌。

  只相差一个境界,陆玄却有十足的信心碾杀对方,当然不会再客气。

  “啊哈哈哈,看来你这废物胆子大了不少。以为得了点机缘,就能逆天不成?区区灵脉七重的修为,我一只手都捏死你,敢在我面前嚣张,找死!”

  莫丙贵本就杀心浓烈,现在被自己一贯看低的废物叫阵,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侮辱。他的对手,从来都是各族的天娇,何时轮到一个公认的废物来蔑视挑衅?

  他长臂一舒,脚下走龙蛇之步,快速扑向前至。大手如毒蛇缠来,劲风如罡,招式刁钻而狠毒,向着陆玄的命门攻去。

  可就在他快攻到近前,陆玄却像虚空蒸发,倏的消失不见。他甚至看不清对方是如何做到的。

  “不好!”

  下一刻,他感觉背后传来破空声,一道道可怕的拳劲,如刀锋在皮肤上划过,冷彻骨髓。吓得他冷汗狂飚,急往前就地一滚,十分狼狈。

  莫丙贵被眼中的废物逼得如此狼狈,顿觉得脸面丢尽,钢牙咬碎,痛恨的喝道:“该死的小杂种,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你也就嘴上功夫厉害,真有本事,全使出来吧。否则呆会儿怕你没机会。”陆玄对他的威胁不以为意,毫不留情的奚落道。

  以前自己不能够修练,成为所有人眼中的废物,在莫丙贵这样的六脉天娇的眼中,连坨屎都不如。他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能够逼得莫丙贵在地上狼狈的地打滚,心中的怨气一扫而空。

  “休要得意。你这样的废物,只配让我踩在脚底罢了,想翻身?比登天更难。今日我要彻底的让你看清现实,你,永远注定是我脚下的一坨狗屎!”

  莫丙贵气得抓狂,毫无保留的出手,双掌挥舞,如刀辟来。

  可怕的掌风袭至,如刀似剑,呼啸不休。猛烈的攻势,将陆玄逼得后退,掌风刮在脸上,划出几道血痕。

  莫丙贵的实力确实很强,陆玄若是不发挥出灵脉八重的战力,很难正面抗衡。面对他狂风骤雨式的攻击,陆玄并不正面撄锋,而是脚踏追风步闪避。

  陆玄的追风步法已十分纯熟,但见他身化幻影,飘忽不定,忽左忽右。一下出现在对方的身后,瞬间又来到了其左右,令莫丙贵防不胜防。

  莫丙贵招招落空,每一道绝杀,都如打在棉花上,毫无着力点。不一会儿后,大汗淋漓,累得气喘如牛。

  他又急又气,怒吼道:“小狗,有种就别躲,正面跟我打一场。”

  陆玄知道对方在用激将法,微哼一声,毫不理会,依旧用莫测的步法来消耗其元气。

  当然,陆玄不顾危险动用八重天战力,未必不能胜他,只是能够出奇制胜,何必用性命冒险。

  见陆玄不中招,莫丙贵气恨难平,怒不可遏。但他也没完全失去理智,心思急转,开始用各种难听的言语辱骂,意图挑起陆玄的怒火。

  “啊哈哈,我也是天真,居然以为陆元枫那死鬼生下的儿子会带种!陆元枫英雄盖世,为世人敬仰,却生下一个无能废物,不但害死双亲,自己更活得像过街老鼠,只会躲躲藏藏。”

  “陆玄,我若是你,早就一头撞死,亏你还有脸活在这世上,给亡故的双亲丢尽脸面。不怕陆元枫被你气得从棺材里蹦出来?”

  莫丙贵的言语恶毒无比,陆玄忽然停了下来,满脸寒霜,脸色铁黑,气得全身发抖。

  他的眼神阴冷如刀,死死盯着莫丙贵,如饿狼看见了肉食,恨不立即扑上前将对方撕成粉碎。

  杀机如此强盛的眼神,根本不像一名少年该有。

  刹那之间,莫丙贵也被他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

  “莫丙贵,你辱我可以,但辱我亡故的父亲,我要你碎尸万段!”陆玄厉吼,不顾一切后果的释放灵脉八重天气势。

  父母双亲,是陆玄唯一逆鳞,绝不容人辱骂。谁若敢触其逆鳞,不死不休。

  “怎么可能,这废物他的气势为何忽然间变得这么强大。”莫丙贵震惊的看着陆玄,对方气势百倍,完全像换了个人,一身煞气,如魔王附体,令他心中发毛。

  莫丙贵之前以为陆玄得到一点小机缘罢了,现在看到陆玄爆发出来的气势,恐怖无比,甚至远远超过很多灵脉九重的超级高手,就知道绝不简单。

  “给我死!”随着一声怒吼,陆玄施展出黑魔催山拳,配合绝妙的步法,威力惊人。

  莫丙贵来不及反应,就见眼前一片黑色光芒如幕罩落,给他的感觉如一层层黑色山岳崩倒,正朝他压落。那种压抑,快要碾裂灵魂!

  他想逃已经不及,下意识倾尽全力举拳相迎,下一刻惨叫着横飞而出,连喷几口鲜血。

  “莫丙贵,你还差得远呢。”陆玄像发狂的野兽,飞速扑来,一拳拳朝着对方击出,黑色的魔气包裹斗大的拳影,呼啸着裂空砸落。拳威涛天!

  陆玄战力飚升,可怕无比。他体内的幽冥血脉激荡不休,疯狂吞噬附近的元气,同时黑魔催山拳及追风步法配合到极致,威力惊人。就算灵脉九重的高手对上陆玄,也得避其锋芒,更说莫丙贵了。

  战局一下扭转,之前意气风发的莫丙贵,现在被陆玄压着打,毫无还手之力。很快就吃了几拳,幸好他闪得快,没有让催山拳直接落在身上,不然非打出几个血窟窿不可。

  在清风城各大家族的年轻一辈中,莫丙贵身怀六道灵脉,年纪轻轻便达到灵脉八重,即将迈入九重,被称为天娇,受无数人敬仰。

  除了萧冰语的表姐玉寒纱等三两人外,他便是清风城年轻一辈无敌的存在。而如今,他却被潜龙城公认的第一废物压制着痛打,被清风城的人知道,一定惊掉下巴。

  正是败在陆玄这废物的手中,才更令他觉得羞辱万分。尤其是陆玄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他英俊的脸上时,更让他怒火涛天。

  “陆玄,你敢羞辱我,找死!”莫丙贵吃了一巴掌,彻底疯狂,失去所有理智。

  他整个人气质一换,气势疯涨,从身体内传来一声勾魂摄魄的可怕厉啸,一股强大而邪恶的气息透体而出,让陆玄顿觉毛骨悚然,如同恶鬼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