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脱胎换骨

因为陆老爷子被人打成半残,修为尽废,失去唯一神宫境的超级高手支撑,陆家立马被另外三大家族联手打压,侵占七成产业。若不是因为背后有个超级家族,潜龙城的陆家早被人灭族。

  衰落后的陆家,财力有限,仅购到七枚护魂符。意味着年轻一辈中,仅有七人能够进入秘境,成为真正的修者。

  而其他的三大家族,最少有二十枚令符。年轻一代中成为真正修者的数量,是陆家数倍,只会越来越兴盛,陆家会被他们压得永无翻身之日。

  所以能够多送一名资质出众的弟子进入秘境,对陆家来说至关重要,当然不希望浪费一枚令符在陆玄身上。就算那令符是他父亲的遗物,也一样!

  “这是我父亲的遗物,凭什么交给你们!”陆玄看着这些围了上来的人,气得手脚发抖,脸色铁黑,目光越发冰冷的盯着这些人丑恶的嘴脸。

  这些,真是他的亲人?就为了一枚令符,不念半点亲情,以大欺小,以多凌寡,对刚成为孤儿的同族子弟威逼利诱!

  原先他也觉得因为自己才拖累陆家,心中对族人有愧。对他们冷嘲热讽默不作声。

  此时终于看清了这些所谓族人的嘴脸。

  看来没有实力,连自家的人也迫不及待要对他踩上几脚,把他踩到地底永不翻身,才甘心!

  “陆玄,要不是因为你们父子,陆家岂会沦落到现在的地步?交出令符,让陆家其他天娇弟子进入秘境,获得强大命魂,兴盛陆家,才能替你们父子赎一点罪过!”另一名二十多岁的清瘦男子,指着陆玄痛斥道。

  他是陆玄的五叔,与三叔、小姑姑一母所出,一向与陆元枫不和。他认为陆家的衰败,是陆玄父子造成,心怀怨恨。

  “赎罪?原来我们父子有罪于陆家!这罪,是你定的?”陆玄一脸鄙夷的看了对方一眼,就算他和自己父亲不和,可如今父亲人已经不在,他却还要逼迫亡兄的独子,给陆玄父子定罪?

  他们怎么踩自己没关系,可是却连他的亡父都不放过,简直是毫无人性的人渣!

  “你们都是这么想的,认为我应该交出令符?”陆玄不看对方,将目光投向陆家的几位族老,想请他们主持公道。

  可惜,这些族老面对他求助的目光,有的无动于衷,有的羞愧扭开头,不肯为他出面。

  他们其实知道逼迫本族年轻弟子交出其父的遗物,很不光彩。但多一枚令符,多送一名陆家英才入秘境,就可多培养一名强者。重振陆家更有希望!

  而陆玄资质太低,他就算进入秘境也必定改离不了无法修行的事实,只会浪费珍贵无比的护魂符。所以,他们选择默不作声。

  “好,好好好!我今天终于看清你们这些人的面目。既然你们从未真心把我当成陆家一份子,为了一枚区区令符,如此逼迫于我,我陆玄也不屑与你等为伍!但令符死也不会交到你们手中!”

  陆玄指着众人怒斥,眼角发红,忽然怒吼一声,转身向着还在开启没有稳定下来的秘境通道狂奔过去。

  “不要啊,玄哥哥!”萧冰语见状,吓得花容失色,哭喊着冲过去想拦下陆玄。可惜,她终是迟了一步。

  还在开启的通道极不稳定,十分危险,就算拥有护魂符,也是九死一生。陆玄这么做,无异于自杀。

  “陆玄,别做傻事,回来!”一些陆家的人见陆玄疯狂的举动,也吓了大跳,急忙冲上前想拦住。他们虽想逼陆玄交出令符,却并非真的想逼死他。

  何况,让老爷子知道陆玄被逼死,只怕要气得归天。

  但陆玄离通道太近,根本无人阻止得了,众人眼睁睁看着少年一跃跳入凶险万分的通道,瘦弱的身影被吞噬不见。

  跳入通道后,陆玄马上被一股股庞大暴乱的力量绞身上来,这些力量极恐怖,就算真正的修者都承受不住,何况他肉体凡胎?

  他惨叫一声,肉身瞬间被撕裂,血如雨飞。就在他的肉身快被绞散的刹那,忽然!

  前方一股神秘的吸力传来,将他瞬间吸落一片无边的黑暗世界之中!

  “嘿嘿,陆家真是越活越回去,居然为了一枚令符,把陆元枫独子逼死。这场好戏可真精彩!”

  “我很好奇,陆元霸、陆元娇这几人逼死自己侄儿,让陆老爷子知道了会有何感想?真是好奇啊,哈哈哈!”

  陆家当众逼得陆玄跳入不稳定通道的事,极不光彩,被潜龙城另三大家族,以及其他大城的家族们当成笑柄,毫不留情的讽刺。

  如今陆家没落,他们毫不忌惮。

  陆元霸、陆元娇和一众族老,脸青一阵白一阵,十分难看。

  “通道已经开启!”

  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通道上。一个个家族,开始把本家的弟子送入。陆家因为势衰,被排挤到了队伍的尾未。

  萧氏家族的明珠萧冰语,以为陆玄身死,脸上挂着泪痕,伤心欲绝,眼中带着恨意扫视着队未的陆家七名弟子,咬牙道:“都是你们逼死我的玄哥哥,我发誓,进了秘境一定要替他报仇!”

  “哼好痛!”陆玄吃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感觉全身又麻又痛,像被撕裂。

  “这是什么地方?”当他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时,大吃一惊。

  他身处一片混沌之中,头顶成片的恐怖雷光,电蛇交织,好像天地初开,太古气息汹涌。那些电光炸开,威力恐怖,像是要毁灭世间。

  “不好!”

  他一出现,整个空间的雷电马上狂暴,铺天盖地之热向他倾落。他下意识的向前狂奔,却发现身子悬浮半空,被神秘力量紧紧束缚,无法动弹。

  “该死!”他又惊又怒,不甘的大吼,瞬间被十几道紫色的粗大雷光辟在身上,惨叫昏死过去。

  一道水蓝光芒划落天幕,瞬间没入他的眉心!

  瞬间,陆玄的身子通体爆发现耀光的蓝色光芒,连皮肤也化成了碧蓝,光芒照耀,如无数绝世神剑,划破黑暗,令所有的混沌之气汹涌翻腾。

  这方神秘的世界,如水轻晃,被一股轰然爆发的力量震得快要碎裂。

  这股神秘力量,居然是从陆玄的身体溢出,每一道都如龙蛇之状,盘绞飞腾,有万龙归海之势。

  他的身体似有什么保护着,不然早被震成飞灰。不过,也承受不住狂暴的力量,皮肤表面迅速龟裂,一滴滴浊血渗流而出。

  一道模糊的倩影凝形,只见她风姿绝世,水蓝色衣裙飘动。一头足有数丈的蓝色长发无风而舞。身材阿娜,纤细修长,腰如蜂,胸如瓜,形成黄金的比例。

  脸上蒙着一道星晕流动的面纱,隐隐约约可看得出是位美绝尘世的女子。

  只听她幽幽长叹,水光莹莹如黑宝石般的眸子透着一丝期待,看着昏迷的陆玄,轻轻道:“但愿你是我要寻找的那个人,别令我失望。五行尊神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水之神仆,尊我号令,全心辅佐新主!”

  她纤指一点,一道夹着滚滚黑气的光珠再次没入陆玄眉心,令他躯体一震。

  事毕,蓝光一散,这神秘女子消失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