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杀到你胆颤

“什、什么,不可能!”

  伴随几声惨叫,扑向陆玄的几名年轻修者,像败草横飞,惨叫几声全都痛昏过去。

  一旁的钱方常眼睛更是大得像铜铃,如看怪物一样盯着陆玄。追随他的几人是潜龙城其他小家族的精英弟子,修为不俗。联起手来居然被陆玄瞬间秒杀?

  “这个废物真是陆玄?”钱方常许久才不敢相信的说道,脸色铁青。

  从陆玄一拳将几人打飞来看,他的修为不低于灵脉六重。

  “看来你小子得到了一些造化。不过还是嫩了点。敢在我面前嚣张。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这里是大荒秘境,有着许多造化与机缘,陆玄能够在这里碰上一些造化,修为提升,没什么好奇怪的。

  灵脉六重虽强,但钱方常还不放在心上,他绝不能够容忍这个被自己看低的废物,在他面前嚣张!

  “钱方常,看在祖姑姑的份上,我给你最后机会。现在,马上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从被家族的人逼着跳入秘境,陆玄就对陆家的人心灰意冷。但钱方常的奶奶,是他爷爷唯一的妹妹,这位祖姑姑对自己父亲还不错,所以陆玄心底有点不愿意为难她的后人。

  “哼,废物就是废物。以为得了点小机缘,便可一飞冲天?今天我要让你彻底看清现实,你这废物永远也别想翻身,就该被我踩在脚下!”钱方常快速逼过来,脸色有几分狰狞。

  “我与你无怨无仇,为什么偏要跟我过不去?”陆玄有些怒了,自己一再忍让,对方却一再逼迫。

  “本来我也懒得跟一个废物计较,可你害我弟弟进不了大荒秘境,此仇不可不报!就算不杀你,也要给你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我何时害你弟弟不能进入秘境?”陆玄又气又怒。他陆玄绝不能任人无故污蔑。

  他被称为第一废物,无人愿意接近。虽生活在同一家族,却与两人没有半点交集。何时陷害对方弟弟?

  “吾弟乃族中同辈第八高手,若不是你私吞了一枚护魂符,他怎会错失进入大荒秘境、成为真正修者的机会?你令他今生只能平平凡凡的做个武者,我自然要替他报仇!”

  “原来如此!”陆玄闻言,怒火撑裂胸膛,脸现杀机!

  钱方常也像其他人一样贪图着陆玄父亲留下的令符。

  对方弟弟为年轻一辈中第八高手,但陆家却仅弄到七枚护魂符,意味着他将无法进入秘境,失去唯一成为修者的机会。

  当钱方常得知陆玄身上有一枚魂符,理所当然的认为他这样的废物应该交出来。他的弟弟将获得改变一生的宝贵机会。

  结果陆玄抱着护魂符跳入秘境通道,令他兄弟希望破灭,又恨又失望。一见陆玄,马上想起他弟弟不能进入秘境时绝望的眼神,勾动怒火,才对陆玄出手。

  “第八枚魂符乃我父亲遗物。若不是我父亲,陆家岂能成为潜龙四大家族之一?”陆玄无比愤怒的吼道。

  当初陆家仅是潜龙城的一个小家族,因为出了个绝世天才陆元枫,一跃成为潜龙城第一高手,令险被灭族的陆家逃过大劫,更将对手的家族杀得大溃,夺下大量的产业、资源,才晋升四大家族之一,享尽风光。

  可以说没有陆玄的父亲,便没有今日的陆家。

  可陆元枫才刚离世,尸骨未寒,这些享受着他带来的无上荣光的族人,便逼迫他唯一的血脉。为了贪图一枚令符,将陆玄逼入不稳定的秘境通道,险死还生。

  “原来在你们眼中,我陆玄还不如区区一令令符!好,如此一来,我便不需顾念任何的同族之谊,给我死吧!”

  陆玄脸上毫不掩饰浓烈的杀机,一拳向着对方击出,拳影如电,劲风如浪,呼呼砸来,势如山崩。

  两拳相接。

  “啊!”

  一道身影瞬间横飞而出,重重砸落在地,抱着自己的手臂惨叫连天。

  “不,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我的手臂,居然废了?陆玄,我不会放过你的!”钱方常痛得五官扭曲,脸色狰狞的厉喝,他的整条手臂被陆玄恐怖的拳劲透入,碎成几段,完全废掉。

  失去一臂,战力打了好几折。还是被自己一向看不起的废物所伤,他如何接受得了如此打击。

  “看来,你还没看清自己的形势。”陆玄脸色冷漠的说道,一步步逼过来,拳头再次握紧。

  他体内的血色灵脉快速扭动,发出可怕的吸力,附近的灵气疯狂纳入他的拳头。

  陆玄拳头上的皮肤居然泛起一层金属光泽,像铜拳铁臂,并且有丝丝黑气冒起,十分可怕!

  这是寄居于识海中的古魔魂命教他的一门魔道古武技,名为黑魔摧山拳,恐怖无边。练到大成,能够一拳将整座山岳轰成粉碎!

  看着陆玄逼近,他才意识到严峻的形势,脸上的狰狞厉色,瞬间变成惊恐之状。随着对方步步紧逼,他不由自主的向后缩,吓得屎湿裤子,脸色发白。

  “你想怎样?”

  “看在祖姑姑的面子,我不会杀你。但你不顾同族之谊,迫害于我,更贪图我父亲遗物,为了让你长点教训,废你一臂不算过份。”

  “不!”钱方常一声惨叫,臂骨被陆玄寸寸捏断,痛得冷汗狂飚,五官扭曲。

  “记着,以后少招惹我。否则下次要的就是你狗命!”陆玄心情起伏,精神绷紧。虽见过不少生死撕杀,第一次对人下重手还是令他觉得有点不适。

  不过想到陆家那些人对自己的逼迫,心又一下冷到冰点,所有有负于他的人,都将难逃报复。

  陆家那些势利的人,东方世家的老鬼,统统给我等着!

  陆玄紧搼着拳头,眼中精芒闪烁,单薄的身子居然透着一丝煞气,令人心惊。

  看着像入魔一般的陆玄,钱方常心中胆寒,吓飞了魂。这还是那个怯懦的废物陆玄?简直如魔神附体,完全变了个人!

  他十分后悔为何要招惹这么可怕的人。

  被满面煞气的陆玄一吓,加上臂骨断裂的剧痛,钱方常昏死过去。

  陆玄淡淡扫了对方一眼,转身离去。对方是死是活,就看他的造化了,陆玄不下死手已算仁慈。

  “方常堂弟!”

  一声惊呼,阵阵急促的脚步传来。七八名衣饰华丽的少年从远处跑了过来,看到钱方常的惨状,十分惊讶和愤怒。

  其中一人见到陆玄离开,马上喝住。

  “陆玄,给我站住!”

  “嘿嘿,真冤家路窄。钱万通,居然会碰到你。”陆玄闻声顿住脚步,脸上闪过一抹狠色。

  钱万通大怒,陆玄居然背对着自己,分明是对自己的极大蔑视。被一个公认的废物如此挑衅,身为清风城第三天娇的他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好你个陆玄,居然敢背对本少爷说话,想找死么?给我转过身来!”

  “呃,我若不转身呢,你又待如何?”面对钱万通的叫嚣,陆玄心中杀意更浓,阴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