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衣冠冢

碎月宗位于青凰地南部,是一个传承了千年的修行宗门。

  如今,宗内弟子已有上千人,实力雄厚,为方圆百里内的第一大宗。

  早在五百年前,随着弟子的增多,碎月宗第九代宗主便是把宗内弟子按天资修为分为四层。

  天地玄黄!

  天门最强,黄门最弱!

  这四字是身份与实力的象征,天门弟子更是所有人的追求。

  陈然是碎月宗的弟子,不过他仅仅是一个黄门弟子,灵脉是最低的九品,修为也是最低的开脉一层,普通如凡泥。

  “宗内有规定,从灵脉打开那一刻算起,若是一年之内不能突破至开脉二层,便会被贬为杂役,无法再享受黄门弟子的待遇!”

  临近黄昏,在一处空旷的练武场上,陈然挥汗如雨,身随拳动,气势十足。

  这是锁灵拳,既可以增强肉身,又能凝练体内的灵气,是碎月宗三大基础灵技中的一种。

  “再有一个月,便是我开脉一年之期。若是我无法突破至开脉二层,我就会变成一名杂役。”

  想到这,陈然清秀的脸庞上露出不甘,拳法都是猛烈了几分。

  “不行,绝对不行,我陈然绝对不能做杂役!”

  陈然的修行资质虽然不行,但他绝不甘心这辈子就做一个弱者。他心中有着变强的渴望,渴望成为那受人敬畏崇拜的强者。

  “陈然,再过一个月,你可是要成为杂役了。到时,我会向长老申请,让你来做我的奴才。”蓦地,一道充满得意的声音在陈然耳边响起。

  陈然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身后,眼神变得冰冷。

  那里,一个英俊的少年缓缓向他走来,一脸戏谑。他虽然穿着黄门弟子宽大黯淡的灰色长袍,却掩盖不住他不凡的气质,隐隐之中都是透着一抹贵气。

  “徐少梵,让我做你的奴才,你下辈子都别想。”看着少年,陈然冷声道。

  “是么,到时可由不得你这个废物。”徐少梵冷笑,走到了陈然面前,眼神轻蔑的看着他。

  如今,他已是开脉五层。而他开脉的时间,却是与陈然相同。

  一年时间,开脉二层都达不到,这在碎月宗绝对是废物。

  也正是在一年前,他与陈然发生了一场冲突。

  那一日,徐少梵被陈然狠狠揍了一顿。那疼痛与耻辱,他至今还记忆犹新。

  “滚开,别妨碍我修行。”陈然眉头一皱,低喝道,并未有一丝惧怕修为比他高的徐少梵。

  开脉,为修行之始,这一境肉身能吸收的灵气极其有限,开脉九层之间的差距并不会太大。

  陈然与徐少梵虽相差了四层,但之间的差距却是不大。若是两者战斗,主要还是要看两人肉身的力量以及对灵技的掌握程度。

  “哼,你就使劲嚣张吧。再过一个月,等你做了我的奴才,我定然会让你生不如死。”徐少梵一脸阴沉,甩袖离去。

  以前,他便是与陈然斗过好几次,但由于陈然不要命的性格,每次的结果都是两败俱伤。这让他懂得,短时间内,他是很难在陈然身上占到便宜的。

  此刻,他不会傻到再与陈然动手。

  只要再等一个月,陈然自然会任由他揉捏。即使杀了,也不会有人来说半个字。

  在碎月宗,没人会理会弱者的死活。

  心中想着,徐少梵眼中露出期待。继而,他又想到了一年前引起两人冲突的那名少女。

  “蜀思,你也将是我徐少梵的。到时,我要当着陈然的面,得到你。”徐少梵有些变态的笑起来,内心已然迫不及待。

  陈然看着徐少梵逐渐消失在练武场的背影,紧握拳头,咬着牙沉默不语。

  他内心充满不甘,但他也很清楚,他的资质可能真的不适合修行,将近一年都无法突破开脉二层。而想要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突破,着实是有些异想天开的。

  “若是一个月后我不能突破,我宁愿选择死!”陈然眼神决然。

  站立许久,他看了眼渐渐暗下来的天色,也是离开了空旷无人的练武场。

  他已经在练武场待了一天,不断的修行已让他精疲力竭。再练下去,将会对他的肉身产生伤害。

  修行之道,最忌贪功冒进。而他修行本就缓慢,决不能在这件事情上盲目,因小失大。

  他走出练武场,向着一排连绵不绝的黑石屋走去。其中的一间,便是他的居所。

  在碎月宗,黄门弟子的数量占据了所有弟子的大半,不过他们的居住之地却只占了整个碎月宗十分之一都不到的地方,格外的拥挤。

  虽说碎月宗占地极广,占据了整整一条山脉,但大部分地方都是被实力强大的弟子或长老占据着。

  也正是因此,弱小的弟子就只能挤在一起。这一排黑石屋后,还有好几排与之一样长的石屋。

  老远的,陈然便是看到了一道瘦小的身影站在他的屋子前,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竹篮,踮着脚尖望着他这个方向。

  这是一个少女,一个美丽却极为柔弱的少女。仿佛一阵风,便能把她吹倒。

  一看到陈然,她有些怯懦的眼中便是涌现惊喜。她放下竹篮,对着陈然使劲挥手。

  “师兄,我把饭菜放在这里了,你一定要记得吃啊。”她大喊,声音清脆如黄鹂鸣叫。

  接着,似乎并不准备在这里多待的她向着一旁跑去,瘦小的身子很快便是消失在陈然眼中。

  少女不是不想和陈然接触,而是她知道,陈然不愿理睬她,对她很不耐烦。不过她并不在意,心中反而充满了满足。

  因为对于她来说,陈然不赶她,能看到陈然,就已经让她很开心了。

  陈然走到石屋前,看着竹篮,眼中满是复杂。

  这少女,正是一年前徐少梵想要侵犯,却被他救了的蜀思。自那以后,蜀思便每日都会给他送来饭菜,风雨无阻。

  “蜀思,我不值得你如此做。”陈然低语,走进房屋,并未去动那竹篮。

  他很喜欢善良单纯的蜀思,可喜欢归喜欢,他绝不会与她深交。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不可预知。他不愿把蜀思牵扯进来,就如蜀思远远看着自己那般,远远的看着她便好。

  陈然的屋子很简洁,却也有些恐怖。在其左边,是一张朴素的木床。而在右边,则是一座坟墓,由碎石堆成,在前面立着一块墓碑。

  墓碑为白色,没有写一个字,只是在上面用石头压着一块染血的白衣碎布。

  陈然一走进屋子,便是拿起放在一旁的檀香,点燃,然后跪下对着墓碑三拜。

  “父亲。”陈然呢喃,眼中有着不屈,也有着悲伤。

  碎月宗有三个古老的族群,其中一个姓陈。而陈然,便是这一族的后人。

  原本,陈然有着高贵的身份。

  他爷爷陈韬晦是碎月宗的宗主,执掌一方,位高权重。

  他父亲陈鲲鹏惊才艳艳,身怀三品灵脉,修为碾压碎月宗所有弟子,是碎月宗年轻一辈第一人。

  在碎月宗,他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即使他的修行天赋很差,也没人敢对他露出哪怕一丝的轻蔑表情。

  可这一切,却是在九年前,支离破碎,分崩离析。

  “忘川殿!李黄泉!”陈然口中冰冷的吐出这几个字,眼中流露出刻骨的仇恨。

  忘川殿,是青凰地最古老的宗门之一,实力超过碎月宗不知多少倍,随手便可灭了碎月宗。

  李黄泉,忘川殿的少殿主,天之骄子,风华绝代,是青凰地绝大多数人需要仰望的存在。

  那年,忘川殿殿主千年大寿,他们一家带着厚礼前去祝贺。

  可这一去,却是唯独他一人回来。

  那日,在通往忘川殿的奈何桥上,李黄泉见到了他的母亲,垂涎他母亲的美色,竟是毫无顾忌的调戏甚至想掳走他的母亲。

  陈鲲鹏自然大怒,却是被李黄泉当着无数人的面,极尽羞辱,最后用长矛钉死在奈何桥上。

  他的母亲伤心欲绝,当场自尽。

  而陈韬晦,则是大打出手,却被忘川殿的强者打成重伤。甚至逃出忘川殿,也是被一路追杀。

  最后,陈韬晦逃入青凰地最危险的禁地之一仙泣坟,生死不知。

  当年,仅仅五岁的陈然目睹了一切。而他,也是被一名忘川殿的修士一脚踹下奈何桥。

  或许命不该绝,那一脚并没有把陈然踹死。他顺着忘川河飘下,被一名老渔夫所救。

  一年前,那老渔夫寿终正寝。而他,则是加入了碎月宗。

  没有人知道,陈然还活着。也没有人会相信,当年那个可怜的孩子能活下来。

  所有人都以为,陈然已经葬身在忘川河。

  “此生,我陈然只为复仇而活!”大难不死的陈然曾许下重誓,刻骨铭心。

  “父亲,若您有灵,就保佑保佑孩儿吧。”陈然轻声呢喃,靠着墓碑坐下,黯然神伤。

  尽管回到碎月宗,他却不敢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虽然他很怀疑忘川殿是否还在意他这么一个蝼蚁,可他不敢赌,也不能赌。

  他不敢回族中,怕自己的出现给族内带去祸端。更不敢见族中亲人,怕控制不住内心的思念,被他们察觉。

  甚至,哪怕是在墓碑刻上他父亲的名字,他都不敢。怕被人看见,以至于怀疑自己的身份。

  而且,这坟,并没有葬着他父亲的尸身,仅仅只是衣冠冢。

  至今,他父亲的尸体仍被钉在奈何桥上,日日遭人踩踏,魂禁忘川,不得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