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葬仙

山中无岁月,眨眼便是过去一月。

  在九月林,陈然如一头嗜血的凶兽,不断的杀戮着。

  如今,低于七牛的凶兽他已是看之不上,食之也是无用。

  七牛之上,才是他猎杀的对象。

  仅仅这一月,陈然猎杀的凶兽就差不多有二十头,而且全是七牛之上的凶兽。

  虽说九月林不大,凶兽有其一定的数量,如此猎杀下去,终会有杀完的一天。但陈然知道,这九月林的凶兽都是宗内长老从别处抓来,为的就是让黄门弟子历练。所以,他根本不用担心没有凶兽可杀。

  “我这灵气,怎么变成黑色了?”此时,陈然修为已达到开脉四层,体内灵气不再如丝般细小,而是增加了数倍。

  也正是因此,他感受到了体内灵气诡异的变化。

  “肯定又是这弑魔夺灵经……”陈然苦笑的摇了摇头,不再多想,反正怎么想也想不通,想多了也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此刻,他盘膝坐于一颗古木之上,和煦的阳光照射着他充满光泽的肌肤。

  “一月时间,我肉身的力量终于是达到了十牛。”他握拳,眼中露出振奋。

  接着,他身子一跃,跳下高达十丈的古木,无声无息的踩在地面上。

  这是举重若轻,唯有对肉身达到一定的掌控力,才有可能做到。

  “我肉身力量已达到十牛,就是不知魏空他们还在不在九月林。”陈然低语,朝着一个方向掠去。

  那里,是陈然几日前偶然见到过魏空几人的地方。

  在那里,有一座古潭。

  “这都多少天了,怎么还没有抓到天翅血鱼?”

  此刻,在古潭前有着两道人影,其中一人正是魏空。

  他抱怨着,满脸的不耐烦。

  一个月前,他与杨仲离开九月林,在宗内休息了五天,便是带着杨仲的两个好友来到九月林。

  这段时间里,他们发现了这潭底下真的有一条天翅血鱼。不过,这天翅血鱼虽弱小,但速度却是极快,让他们忙活了快一个月都是没有抓到。

  “天翅血鱼在水里速度极快,我们三人没有一个追的上。而且这水潭看着虽小,可底下却是犹如大湖一般,一眼都望不到边。”另一个人是一个青年,他身穿黑衣,眼神淡漠,看着魏空淡淡道:“你以为天翅血鱼没脑子么,会傻在那里让你抓?”

  魏空一滞,眼神变得有些阴沉。

  这个青年是杨仲找来的帮手,名叫青旭,并不是他魏门之人,平时对他也极为不客气。

  “那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干耗着?”魏空不满出声。

  “你能安静点么?”青旭不咸不淡道,若不是魏空大哥实力了得,为魏门之主,他才懒得搭理这废物。

  不过,他也从杨仲那里听说过魏空的嚣张连魏行都看不惯,这让他对魏空的身份少了几分忌惮,话语也不是很客气。

  “青旭,你别以为实力比我高,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你信不信我回去,就让魏门的弟兄们收拾你一顿!”魏空冷笑。

  青旭看了眼魏空,眼中闪过嘲讽,干脆闭目修行,不再与魏空争吵。

  魏空看着青旭,眼中慢慢浮现阴沉。他本就是极为睚眦必报,此刻青旭对他这般不客气,顿时让他心中浮现了报复的念头。

  “等回去了,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顿!”

  时间流逝,就在一炷香后,一个与青旭有些相似的青年浮出水面。

  “大哥……”青旭开口,但下一刻就是被青年打断。

  他一脸振奋的大喊道:“青旭,你也下来,天翅血鱼被我们卡在一个角落里,今日定能把它抓住。”

  “好。”青旭顿时大喜,毫不犹豫的跳入水潭。

  这是他的亲生大哥,名为青辉。他们两人与杨仲出生在同一个地方,是一起玩到大的好友。

  当然,这也是杨仲会把天翅血鱼这样的大造化告诉他们两人的原因。

  “那我呢,我怎么办?”一看到青旭跳入湖中,魏空顿时大叫,眼神不爽。

  青旭留在上面,就是为了保护他不受到伤害。此刻青旭下去了,那他该怎么办?

  “给我安静待着,我们很快就上来!”青旭不耐烦道,说完便是钻入水中。

  “混蛋!”魏空大骂,眼中涌现愤怒:“青旭你个狗娘娘的,给我等着,老子早晚有一天把你的臭嘴缝上!”

  不过,他一说完,一道寒冷如冰的声音便是随之响起,让他寒毛都是倒竖起来。

  “恐怕,你没有那个机会了。”

  魏空蓦地转身,看见了一道此刻他绝不想见到的身影。

  “陈然!”他惊恐大叫。

  在魏空大睁的眼眸中,陈然缓缓走了出来,冰冷的看着他。

  这一刻,魏空感觉陈然就是一头凶兽,想把他活活吞了。

  他毫不犹豫的冲向水潭,想跳下去寻找杨仲三人。

  但下一刻,陈然便是如鬼影般出现在他身前,右手如魔爪般牢牢地抓住了他的肩膀,让他再难动分毫。

  “陈然,你放开我!”魏空转头,惊恐大吼。

  “你觉得可能么?”陈然冷笑,右手微微用力,便是把他甩到了身后,狠狠撞在一颗大树上。

  “啊!”魏空痛叫,口中狂喷出一口鲜血。

  他一脸怨毒的看着陈然,低吼道:“你不能杀我,我大哥是魏门之主。你杀了我,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现在,你还以为我和魏门有和解的机会么?”陈然嘴角的冷笑越发浓郁。

  在魏行废掉他一手一脚那时起,他陈然便注定与魏门不死不休。

  他缓缓走向魏空,眼中杀意凛然。

  “我已经放过你一次,绝不会有第二次了。”他低语。

  “不,不,不……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你也会死的!”他惊恐大叫,仓皇的向着远处跑去。

  “呵呵,如你这般没骨气的人,死了也是白死。”陈然身子一动,便是追上了魏空。

  他一脸鄙夷,对着魏空的后脑勺便是狠狠拍下,让他整个身子顿时砸向地上。

  “砰!”

  魏空的脑袋砸在了大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碰撞声。

  这一撞,绝对是把魏空的脸都已经砸烂。

  而陈然这一拍,也是用了几分力。他相信,凭借魏空一牛的肉身,绝对是承受不了的。

  他转身,向着水潭走去。但下一刻,他便是蓦然回头,眼中闪过惊疑。

  只见魏空浑身抽搐着,一声声嘶哑的痛叫不断传出。

  他抬头,露出的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庞。

  接着,他低吼:“陈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生命这么顽强?”陈然有些惊讶,按理来说,自己这一拍连拥有三牛之力的凶兽都能拍死,对更为弱小的魏空来说,绝对是致命的。

  不过下一刻,陈然眼中便是浮现冷漠,对着魏空一脚踹去。

  这一脚,他用了五成力量。

  “砰!”

  魏空被踢飞,但这绝对能踢爆五牛之力以下凶兽的一脚却是依旧没有杀死魏空。

  他趴在地上,睁着血肉模糊的右眼看着陈然,眼中的仇恨已是滔天。

  “还没死?”陈然震惊了,眉头深深皱起。魏空的顽强生命力让他感觉到了不寻常,其中定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他打量了魏空一会儿,却是没有发现任何诡异之处。

  魏空的肉身仅仅只有一牛之力,也并没有比其他人的肉身坚硬。

  可就是这么一具身体,却是诡异的很难打死!

  “即使你再诡异,我也要杀了你。”陈然看着凄惨的魏空,眼中并没有一丝同情。

  这个世间,被无情充斥着。九年前,他父母被杀,没人露出一丝同情。他爷爷被追杀入仙泣坟,还有人拍手叫好。甚至,他当年如此幼小,被一脚揣入忘川河,也没人露出过哪怕一丝恻隐之心。

  在那一年,他的心已被忘川河的水冰封,很难再感到温暖。

  “有时候,死的快点,未必不是一件坏事。”陈然低语,缓缓抽出腰间的长剑,对着魏空的脑袋一划,血花四溅,一颗头颅滚落向一旁。

  陈然缓缓转身,向着水潭走去。

  那里,还有一个他必须杀的人!

  不过刚迈出一步,陈然的身子就是一震,竟是不能再动弹分毫。

  他眼中露出惊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其身后,原本应该死透的魏空身上徒然燃烧起阴森的青色火焰。

  转眼之间,他的尸身和头颅就被焚烧殆尽,化为一团幽光。

  接着光团一闪,出现在陈然的前面,更是在他震惊的注视下,猛地冲入他的眉心,消失不见。

  “砰!”

  陈然感觉自己的身子遭受了重击,浑身一颤的同时,仰天倒在了地上。

  接着,在感到一阵彻骨的疼痛后,一道沧桑中带着妖邪的声音便是在他脑子中响起。

  “天妖九式,第二式,葬仙!”

  与此同时,在碎月宗一处云雾缭绕的山峰中,一个盘膝坐在百丈悬崖上的女子睁开眼,其中有着一抹沧桑。

  “十年……第二次了。下一次……又是何时?”

  她冰肌玉骨,倾国倾城,犹如一尊谪仙。但她的声音,却是阴森恐怖,犹如无间妖魔。

  “吾妖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