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许你一生

九月林。

  “砰!”

  随着一声巨响,陈然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起,在其前方有一头一丈高的黑色巨熊。

  这是一头黑岩熊,肉身力量达到九牛。

  原本,以陈然此刻十牛的力量几乎可以完虐这头黑岩熊。不过,他并没有动用肉身力量,而是在修行葬仙之法。

  如今,陈然的修为已是达到开脉四层,体内的灵气虽小,却是足以让他练一下葬仙之法。

  “这葬仙之法打在黑岩熊身上,简直就是挠痒痒。”陈然无语。

  他知道,自己施展的葬仙法之所以这么弱,一是因为他还没掌握葬仙之法,二是体内灵气太少,无法发挥葬仙的威力。

  陈然可以肯定,这葬仙之法绝对是灵通,甚至强于灵通的法术。而一般这类法术,修行都是需要一定天赋与机缘的。

  对此,陈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等缘分。

  不过,若是能修炼成这葬仙之法,他觉得自己的战力一定会提升数倍。

  所以,对于这葬仙之法,陈然是充满期待的。

  “看来,还得再多修炼几遍啊。”陈然想着,随即看向一脸戏谑,把他当做食物的黑岩熊,眼中开始露出冷色。

  “真把我当废物了?”陈然冷笑,一股磅礴的力量自他瘦肉的身躯涌现。

  下一刻,他身子一闪,瞬间便是出现在黑岩熊身前。

  “锁灵拳!”

  他低喝,一拳轰在了它的腹部。

  “嗷!”

  随着一声痛吼,黑岩熊硕大的身躯向后倒飞,狠狠撞在了一颗古树上。

  而陈然,则是如影随形,毫不停顿的一拳拳砸在黑岩熊身上。

  仅仅十息过后,黑岩熊便是被这凶猛的拳头砸死。

  至死,它也想不明白之前还任由它揉捏的陈然为何一下子就变得如此强大……

  “现在的我,还太弱了。”陈然拖着黑岩熊,对于自己如今的实力并不满足。

  他很清楚,自己还不是魏行的对手。而他,却是不想再被魏行废掉手脚。

  “若不比你强,我就不出九月林了。”陈然恶狠狠的开口,犹自记得魏行把他一手一脚打断时的戏谑表情。

  接下来的日子,陈然又是如凶兽般,过起了不断杀戮的生活。

  渐渐地,他出现在了一些强大凶兽的居住之地。

  对于这些强大的凶兽,陈然向来都是打得过,便往死里打,打不过,便跑,变强了再来打。

  这种战斗之法虽有些无赖,但却是此时陈然必须做的。毕竟,他孤家寡人一个,没有帮手。虽然有强大的亲人,却是无法相认。

  这一切,只是为了强大。

  如此过了一个月,他身上都是开始涌现血气,弱小的凶兽感受到,都会被吓得远远逃离。

  “十二牛之力,开脉六层!”

  此刻,陈然的实力又有了巨大的进步。若是让宗内的弟子知道陈然修为提升如此神速,必然会产生嫉妒。

  毕竟,这种修行速度,已然可称得上天才。

  “我感觉,此刻的实力已经接近魏行当日的力量。”陈然自语,不过很快他眉头便是皱起:“就是不知他是否有所隐藏……”

  “不过,我此刻不该待在九月林了。”

  对于这件事,陈然也是挺纠结的。

  原因是黄门一年一度的试炼即将开始,他身为黄门弟子,自然应该去参加。

  他之前没想起来,准备待到可以碾压魏行的时候再出去。可他几日前,却是无意间听到了几个进入九月林的黄门弟子谈起此事,才想起有那么一回事。

  而且,这次试炼还必须要参加,否则便会认定为畏惧试炼,会有极大的惩罚。

  陈然听说过,最惨的处罚便是逐出师门。

  而另一方面,他又猜不准魏行的实力到底多强,到时若是打不过,再被他羞辱一顿,那就太丢面子了。

  “你大爷的,不管了,回去再说,大不了去宋师兄那里换一枚增灵丹,这么多日下来的收获应该足够了。”陈然低骂一声。

  次等增灵丹他是绝不会再服用了,而丹毒比之次等增灵丹少了很多的增灵丹倒是可以考虑。

  最终,他决定离开九月林。

  “先去把那些藏在四处的宝贝取出来。”陈然低语,向着一处曾经住过的山洞掠去。

  由于为了行动方便,每次猎杀凶兽,他都是会把凶兽身上有价值的宝贝藏起来。这几个月下来,已是藏了好几处地方。

  半日之后,他身后已是背了大大一个麻袋。

  他提了提身后麻袋的重量,眼中顿时露出一丝满意。此次收获,绝对是上次的十倍以上。

  “走了。”他身子一闪,便是向着九月林外掠去,身轻如燕,速度之快都是在这阴暗之地变为了一道模糊的影子。

  不过很快,他便是停了下来。

  他的眉头开始皱起来,眼中则出现一丝愠怒。

  “你知不知道这里很危险,来这里干什么?”陈然责骂,直视前方一道瘦弱的身影。

  那里,蜀思满脸担忧的站着,一脸憔悴。

  不过,在看到陈然的一刹那,她黯淡的双眸中便是涌出强烈的惊喜,如初升的太阳,慢慢明亮起来。

  “师兄!”她带着哭腔,舍弃了身为女子的矜持,飞奔向陈然,一把抱住了他。

  “师兄,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他们都说你死了,我不信。我找你找了好久,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你,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蜀思小脸埋在陈然的胸口上,语无伦次的哭诉着。

  陈然能感觉到,这瘦弱柔嫩的身子在不断颤抖着,怎么也止不住。

  渐渐地,他眼中因蜀思进入这危险的九月林而产生的恼怒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怜惜。

  “不怕,师兄绝对不会这么早死的。”他低语,眼神柔和。

  “真的?”蜀思抬头,满脸泪痕,我见犹怜。

  “师兄什么时候骗过你?”陈然反问,轻轻把蜀思拉开自己的怀中。

  继而,他看向远处,眼中浮现警惕,却是没有说话。

  在远处阴影中,他看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带着冷漠缓缓走来。

  蜀思则是察觉到了自己竟是如此大胆的抱了陈然,这让她耳根子都变得通红。

  “糟糕,师兄不会认为我是一个轻浮的女子吧?”就在她暗暗担忧时,那道身影走出了阴影。

  这是一个女子,一个容颜无暇的美丽女子。

  她一身白衣,清丽脱俗,一头及腰的青丝如瀑般散落在背后,额头上更是有一点梅花印,让她看起来不似凡俗之人。

  她看着蜀思,轻声道:“小思,看也看了,可以走了吧。”

  “啊,师姐。”蜀思这时才察觉女子,惊呼了一声,显然是女子的突然出声,让发愣的她吓了一跳。

  她看看女子,又看看陈然,接着小声介绍道:“师兄,这是雪师姐。多亏了她,我才能到九月林找你。”

  陈然眼中的警惕直到此刻才消失,然后他对着女子微微一拜。

  他能看出,眼前的女子比他强大太多,肯定不是黄门弟子。而这也就意味着,眼前的女子是黄门之上,是现在的他需要仰望的存在。

  女子点点头,没有说什么,甚至都未曾正眼看陈然一眼。

  她只是看着蜀思,眼中有着催促。

  蜀思看了女子一眼,眼中有着不好意思,以及一丝请求,求女子让她再待一会。

  女子皱眉,却是没再说什么。

  蜀思知道女子同意了,于是她看向陈然,有些伤感道:“师兄,我以后要跟雪师姐去修行,不能经常去看你了。”

  陈然一怔,接着开心道:“这是好事。”

  对于蜀思,陈然始终充满担心。对于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修行界,她太善良了,善良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去欺负她。

  而此刻,能跟着眼前的女子去修行,这对于蜀思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至少,她可以变强,眼前的女子也能保护她。

  “师兄,你没有什么话对我说么?”蜀思忽然低头,想了好久。接着,她似鼓足了勇气,抬头直视陈然,眼中露出希冀。

  她在期待着,期待着在这或许会很长久的离别之际,陈然能说一些她想听到的话。

  陈然看着蜀思明亮的眼眸,心中不可遏制的生出一丝异样。他心中苦笑,眼中微不可察的闪过黯然。他知道蜀思的心意,却是无法回应。

  最后,他低声道:“跟着师姐好好修行,不要再像以前一样偷懒……”

  蜀思盯了陈然好久,却是没有听到她想听到的话语,这让她眼中不可遏制的露出失落。

  不过很快,她脸上便是露出笑容,柔柔道:“师兄,你要好好保重自己。等我变强大,我就可以保护师兄了。”

  “好。”陈然轻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因蜀思的话触动不已。

  这种感觉,很温暖,却也很痛。

  “师兄,我走了。”

  蜀思最后看了一眼,恋恋不舍的转身,三步一回头的跟着女子离去。

  而那女子,则是至始至终都未曾正眼看过陈然。

  或许也正是因此,没过多久,女子便是独自一人回来,冰冷的直视着陈然。

  “以后,不要再见蜀思了。”她冷漠开口,言语中有着命令。

  “这事,你说了不算!”他回答,言语坚定。

  打一开始,陈然便知道眼前的女子看不起他,这种感觉来的毫无理由,却是让他深信着。

  她仿佛九天之上的仙女,而陈然则是地上的蝼蚁,让她不屑关注一丝一毫。

  “嗯?”女子柳眉微皱,一股强大的气息自她身体散开,笼罩向陈然。在女子看来,若不是蜀思,她绝不会与陈然有半分往来。

  “轰!”

  瞬间,陈然便是如遭雷击,身子巨颤,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而他笔直的身躯则是缓缓弯下。

  “你……”陈然看着女子,眼中露出愤怒。

  他知道,这是女子在以势压他,让他屈服。而能做到这一点的,最低也是需要蜕凡境界的修为。

  “现在,我说的算不算?”女子冷声开口。

  “不算!”陈然咬牙,嘴唇都是咬破,但他被女子气势压弯的身躯却是缓缓抬起,变得笔直。

  “哼!”女子冷哼,笼罩向陈然的气势猛地增强。

  “啊!”陈然痛吼,全身已被他修炼的如铁坚硬的骨头都是发出“咔咔”之声,似乎随时都会破裂。

  他咬着牙,一丝丝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滑落,染红了他的衣裳。

  不过,他的身子却是笔直如枪,没有再弯下哪怕一丝。

  此刻,对于这个女子,他死也不愿再弯腰。

  “你要知道,蜀思天资很强,并不是像你这等弟子可以高攀的。”女子皱眉,对于陈然的不屈有些难以理解。

  “以后,蜀思必然会绽放出独属于她的光彩。而相对的,她身边会出现很多追求者。到时,你该如何去争取?”

  “还有,你如此弱小,该如何保护光芒万丈的蜀思?”

  “退一万步说,蜀思会变得很强大,足可以保护你。但你身为一个男子,难道甘心被一个女子保护?”

  “所以,你们不见,才是最好的选择。”

  她开始与陈然讲道理,说明他们两人之间隔着的距离到底有多大,说明他们两人在一起是多么的不现实。

  不过,女子这番话却是没有达到她预想的作用。

  “此事,无需你担心。”陈然颤颤巍巍,声音却是铿锵有力,带着坚毅。

  女子一愣,随即清冷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怒气。

  “冥顽不灵。”

  对于陈然,她自认为是好心提醒。可陈然倒好,一而再再而三的顶撞她,这让她平静无波的内心都产生了一丝不满。

  不过,她却是没有再提升笼罩着陈然的气势。因为她很清楚,自己若是再加重一丝,已经摇摇欲坠的陈然必定会倒下,对他的肉身也会造成不可消除的伤害。

  此事,她不愿做,也不屑做。

  “以后,你若是敢纠缠蜀思,我必会让你后悔。”

  她素手一挥,那笼罩着陈然的气势便是随之消散。而她,则是悄然离开了此地。

  气势一散,陈然便是轰然倒地,眼神开始模糊起来。

  “蜀思,你不知,师兄很喜欢你,可师兄却无法对你许下任何承诺,不能让你产生哪怕一丝的期许……”

  他低语,失魂落魄。

  他不恨女子,只恨命运弄人,只恨这不公的苍天,夺去了他喜欢一个人的资格。

  在九月林外,蜀思柔弱如花朵,充满脆弱。

  不过,她的眼神却是极为坚定,少了平常的怯懦。

  她低语,情深意切。

  “师兄,你不知,自从你救了我那一刻起,我便是许了一生,这一世只为你一人倾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