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一掌拍飞

九月林前,衣裳有些破旧的陈然走了出来。他看了看天边的骄阳,刺眼的阳光让他双眼不自觉的眯起。

  这二十几日,他都是在阴暗中度过,终日不见阳光。此次出来,顿时让他有些不适应。

  他看着前面让他脱胎换骨的古林,眼中慢慢凝聚坚毅。

  “我陈然,已不再是废物。”

  接着,他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而此刻,在陈然的石屋前,蜀思一脸担忧的翘首等待着。

  这二十几日,她每日都来,却一次都没见到陈然,这让她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以前,偶尔也会有几日碰不到陈然,她已习以为常。但此次,却是足足二十四日。这让她知道,陈然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兄,你到底去了哪里?”蜀思忧心忡忡,原本就有些瘦的面孔这几日越发消瘦了。

  许久过后,一道身影忽然朝蜀思这边走来,这让她神色一喜,以为是陈然回来了。但很快,她柔柔的双眸中便是浮现厌恶,低头不再多看一眼。

  “蜀思,不用等了,你的师兄永远不会回来了。”徐少梵走来,一脸笑意,风度翩翩。不过,他看着蜀思的眼神中却是有着垂涎与占有欲。尽管他掩饰的很好,却还是让蜀思察觉到了。

  “你胡说。”蜀思抬头,从不轻易与人发火的她大叫,怒视徐少梵。

  “呵呵,那废物早在二十几天前就走入了九月林,至今还未出来,你认为他还会活着么。”徐少梵不屑一笑。

  此事,他也是昨日才听别人提起。

  在他看来,陈然进入九月林无疑是找死的行为。二十几日过去都没出来,想必是葬身在其中。

  而陈然身死九月林虽然让他感到无比快意,但也有些遗憾。毕竟,再过几日,陈然便会成为他的奴才,任他揉捏。

  “师兄绝对不会死的。”听到陈然进入九月林,蜀思的俏脸不禁一白,眼中的担忧浓郁了几分。

  “那你倒是告诉我,那废物有什么本事能在九月林活下来!”徐少梵看到了蜀思眼中的担忧,心中顿时浮现嫉妒。他冷喝,一脸的不爽。

  蜀思一滞,没有说话,眼中却是充满了没来由的信任。她不想再与徐少梵纠缠下去,转身要离开此地。

  “我让你走了么?”徐少梵却是拦住了蜀思,眼中的占有欲不再有丝毫的掩饰。

  此次来这里,他就是为了找蜀思,哪会让她轻易离开。

  “你想干嘛?”蜀思大叫,眼中浮现慌乱。

  “我想干嘛?一年前你不是体验过了么!”徐少梵大笑。既然陈然已死,他也就懒得再等下去了。

  蜀思,注定是他徐少梵的人!

  “这一次,没人会来救你。”他看着惊慌失措的蜀思,眼中顿时浮现兴奋。

  “你要是敢碰我,我就死给你看!”蜀思眼神惊恐,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自从那日差点被徐少梵侵犯后,她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带一把匕首。她知道自己很弱小,没有反抗的能力,但她可以选择死亡。

  “就算死,你也是我徐少梵的人!”徐少梵冷笑,眼中有着变态的邪念。

  蜀思一听,顿时绝望,双眸有泪水滑落。

  “师兄,你的大恩,蜀思来世再报。”她自语,脑海中浮现了陈然的身影,这让她脸上浮现一抹凄婉的笑容。

  接着,她握紧匕首,闭眼朝着自己的喉咙割去。

  不过很快,她就是一惊,因为她握着匕首的手被人握住,再难动弹分毫。

  她有些绝望的睁眼,以为是徐少梵阻止了她。不过,一看到握住她纤手的身影,她便是喜极而泣,眼中的绝望瞬间便是化为委屈。

  不知何时,陈然出现在了她前面,正紧紧握着她的手。

  “师兄。”她哽咽,千言万语只在这两字中。

  “以后,不要再把匕首藏在身上了。”陈然皱眉,甩掉蜀思手上的匕首。

  他知道蜀思有带匕首的习惯,也知道是一年前徐少梵带给她的阴影太重。他本以为蜀思如此做只是为了防备那些对她有歹意的弟子,却没想到外表柔柔弱弱的蜀思如此刚烈,竟是想拿匕首自杀。

  就如这次,若是自己再晚一点出现,或许就只能看到蜀思香消玉殒了。

  “好。”蜀思脸上有着泪痕,可听到陈然如此说,她还是柔柔的答应着,乖巧的躲到陈然背后。

  “陈然!”徐少梵没想到陈然没有死,这让他有些高兴,因为这代表着他又可以让陈然做他的奴才。但看到在他面前刚烈无比,在陈然面前乖巧得像只兔子般的蜀思,他又怒从心起,只觉得肺都要被气炸。

  他阴沉的看着陈然,脑子里只有接下来要怎么羞辱陈然这一个念头。

  “我当时就对你说过,不要再骚扰蜀思,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陈然眼神变冷,低喝道:“但你今日却又是死性不改,你是真当我们好欺负么!”

  “哈哈哈,你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警告我!”徐少梵耻笑:“我就欺负了,你又能奈我何?”

  “若今日不是在这里,我绝对会杀了你!”陈然冷喝,眼中闪过杀意。

  碎月宗虽不禁止宗内弟子战斗,但凡是在宗内,决不能互相残杀。这是铁规,违者必逐出师门。

  而像在九月林,这规矩就少了些约束。只要不把事情搞大,宗内长老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有发生过。

  徐少梵一滞,深切感受到了陈然的杀意,这让他内心竟是不可遏制的涌现恐惧。但下一刻,他便是为自己这没来由的情绪愤怒起来。

  “就凭你这个废物?”徐少梵森然开口:“本少爷告诉你,就在几日前,我服下一枚虎狼丹,肉身力量已经达到三牛,你这个废物凭什么与我抗衡?”

  “三牛很厉害么?”陈然冷笑,不屑的看着徐少梵。

  “等你尝试过,就知道到底厉害不厉害了。”徐少梵懒得再与陈然费口舌,准备动手。

  徐少梵知道,像陈然这种硬骨头只有把他踩在脚下,他才会收起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傲气。到时,徐少梵倒要看看,陈然还傲不傲的起来,还能不能与他冷眼相向。

  一想到这,徐少梵眼中便是浮现兴奋,仿佛是看到了陈然跪地求饶的画面。

  下一刻,他身上灰袍无风自动。一股如山石般厚重的气势自他体内涌现,极为逼人。

  “现在,我就让你看看你与我的差距有多大!”他大喝,身上散发着如山的气势,朝着陈然撞去。

  “崩山撞!”

  这是碎月宗三大基础灵技之一,与陈然所练的锁灵拳相同。

  看着来势汹汹的徐少梵,蜀思有些担忧,但她却是动也未动的躲在陈然身后,相信着陈然。

  这份信任,已经深入她的骨髓,即使想改,也是改不了。

  而陈然,嘴角则是浮现轻蔑。此刻的徐少梵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一个力气大点的幼童,以他将近七牛的肉身力量怎会在意徐少梵的区区三牛。

  看着毫无动作的陈然,徐少梵冷笑,以为陈然已被自己这三牛之力给吓得愣住。这一刻,他已经能想象被自己这一撞撞得骨头碎裂的陈然是如何凄惨。

  但下一刻,徐少梵眼中便是浮现不解。只见陈然高高举起右手,神态自若的看着他。

  “虚张声势!”徐少梵冷喝,认为陈然肯定是在耍什么把戏,只是在做最后的挣扎。

  下一个瞬间,徐少梵便是离陈然只有三尺之近,只要他再踏一步,就能撞飞陈然。

  但很快,他脸上的自信便是凝固。在他感觉中,一股他无法匹敌的力量自陈然体内涌出,让他都是生出一丝无力感。

  接着,他就是看到陈然一个巴掌甩在他脸上,彻骨的疼痛瞬间让他脑子都是一晕。

  “啪!”

  一声在徐少梵听来屈辱无比的清脆响声传入他的耳中,接着他更是猛地倒飞出去,狠狠地砸在远处冰冷的地上。

  “怎么可能?”徐少梵大吼,口中吐出几颗带血的牙齿,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他摸着自己被陈然一巴掌抽的肿起来的左脸,根本无法相信是陈然这个废物一巴掌把他抽飞。

  “老子开脉五层,肉身力量达到三牛,怎么可能会输给你这个废物?”他满嘴漏风,凄厉的大叫。

  “你可以再试试。”陈然冷笑。

  “我不信,不信你这个废物能赢过我!”他大吼,起身又是朝着陈然撞来。

  面对徐少梵这含怒一撞,陈然又是扬起右手。

  “你又想抽我?”徐少梵怒吼:“老子不信,不信你能把我再次抽飞!”

  “啪!”

  很快,徐少梵便是信了。

  这一次,陈然抽的是右脸。让徐少梵右脸肿起来的同时,嘴中又是吐出了几颗牙。

  徐少梵蒙了,坐在地上一脸茫然。

  “还想再试试么?”陈然问,一脸戏谑。

  徐少梵身子一震,看着陈然戏谑的脸庞,已经肿的跟猪头一样的俊脸变得狰狞起来,双眼更是开始充血。

  “打人不打脸,但你陈然却连续打了我两次。我徐少梵在此发誓,此生与你陈然势不两立,有你没我!”

  说完,他就是狼狈的离开。

  陈然的两巴掌已经把他彻底打醒,让他明白自己不再是陈然的对手,再待下去也只是自取其辱。

  而陈然,则是目送着徐少梵离开,并没有再出手。

  原本,他以为徐少梵还会再动手,没想到却是忍住了,这让他高看了徐少梵一眼。

  忍常人所不能忍,这样的人注定不凡!

  “不过,从今往后,你绝不会是我的对手,注定被我甩在身后!”陈然眼中有着自信,身怀弑魔夺灵经这样强大的修行之法,他没理由怕徐少梵。

  今后,他只会变得更强,强到徐少梵望尘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