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魏门

陈然只看了魏空一眼,就是收回目光。

  此刻,他需要注意的是站在魏空前面的那个带头青年,虽不知这青年的实力,但他能感觉到自己并不是青年的对手,更何况,这青年身后还站着几个气势不凡的青年。

  “呵呵,仅仅开脉二层,便敢去九月林,还在里面杀了人,你胆子倒是不小啊。”被魏空喊做“二哥”的青年冷笑,眼神也很冷。

  “你是谁?”陈然问,眼神警惕。

  “我二哥是魏门的二当家,魏行。”青年未开口,魏空已经是开始叫嚣:“当初在九月林,你竟敢杀我魏门的人,真是找死!”

  陈然眼神一冷,脸色却是变得难看。

  碎月宗黄门弟子众多,拉帮结派在所难免。陈然听说过魏门,是黄门中顶尖的势力之一。

  “人,的确是我杀的。但在九月林,杀戮在所难免。”陈然直视魏行,并不打算做无谓的隐瞒,沉声道:“你们魏门在九月林所杀之人比我肯定多很多,进入九月林,就要有被杀的觉悟,这道理你们不懂?”

  魏行一听,顿时笑了,说道:“道理我们自然懂,有些人杀了我们魏门的人,我们屁都不会放一个,因为那些人实力比我们强。至于你,太弱了。这杀人的事情,没那么容易揭过。”

  陈然脸色阴沉,说道:“那你们想如何。”

  “我们想如何?”魏行笑得更大声了。随即,他的身子猛的一闪,眨眼便是出现在陈然面前。

  他眼神戏谑,一拳轰向陈然。

  “我们要……废了你!”

  面对魏行突如其来的动作,陈然脸色一变,心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后退。但下一刻,他便感觉自己无论如何都躲不掉魏行。于是,他止住了身子,亦是对着魏行一拳轰去。

  “锁灵拳!”

  魏行有些惊讶,没想到陈然如此果断。继而,他脸上便是浮现戏谑。只见他化拳为爪,一下就抓住了陈然势大力沉的一拳。

  看着魏行如此简单就接住自己这全力一拳,陈然一惊,想后退,却是发现自己在魏行这一爪下竟是动弹不得分毫。

  “六牛之力?你凭什么这么狂?”魏行冷笑,对着陈然的拳头猛地一抓。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响起,顿时让陈然闷哼一声,额头冷汗直冒。

  “倒是个硬骨头。”魏行见陈然面对骨头碎掉的疼痛,竟是喊都没有喊一声,眼神顿时冷了一丝。

  对于敌人来说,这样的人往往是最可怕的。

  心中想着,他抬腿就是朝着陈然的右腿踢去,速度之快,让陈然都没有丝毫反应的机会。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陈然的右腿瞬间被踢断。

  这一次,陈然依旧没有吭声,只是看向魏行的眼中满是愤怒与冰冷。

  魏行皱眉,若不是在宗内,他都想杀了陈然。在他看来,这个少年肯定已是恨上了自己。而看陈然被废掉一手一脚,还如此硬气,他很容易便能猜出陈然的心性。

  “今日废你一手一脚,明日再废你另外的手脚。”魏行思虑再三,终究是没有胆量在大庭广众下杀人,而是一脚踹飞陈然,冷声警告。

  “哈哈,你不是很狂么,你倒是给我再嚣张一下啊!”魏空大笑,眼中有着快意。

  “走。”看着魏空那得意的表情,魏行忍不住皱了皱眉,想训斥一下不知好歹的魏空。不过一想到那个异常喜爱魏空的大哥,他便是忍住了,转身离去。

  “师兄,不真正废了他么?”路上,跟在魏行身后的一个青年开口,眼中有着阴狠。

  “这里终究是宗内,有些事不好做的太过,否则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魏行回答。

  “可我看,那少年应该不会善罢甘休。”青年不同于魏空,也是发现了陈然的不同。毕竟,被废掉一手一脚还能如此硬气的少年,除了一些目空一切的纨绔,没人会不重视。

  “放心,既然敌对了,那自然要狠狠打压,让他难以成长起来。”魏行冷笑,虽重视陈然,却也未曾到惧怕的地步。

  青年点了点头,随即又有些埋怨道:“师兄,门主是不是太纵容魏空那小子了。再这样下去,早晚会惹出大事来。”

  “此事,我会和大哥提一下。”魏行看了眼身后一脸得意的魏空,轻声道。

  看着渐行渐远的魏门一群人,陈然眼中的冷意与怒火不断增加。

  “魏门,此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陈然寒声道。

  接着,他牙齿一咬,左手狠狠地朝自己的右腿一按。那里,正是被魏行踢断的地方。

  “嘶!”

  陈然倒抽一口凉气,那原本歪掉了的右腿被他硬生生的接了回去。

  接着,他微微动了一下,虽然传来彻骨的疼痛,但好歹不像之前那般没有知觉。

  继而,他起身,忍着疼痛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这一日,陈然待在屋子中,以体内灵气来修复那已经断了的右腿。

  翌日,天际未明,他便是离开房间。

  此刻,他的右腿的骨头虽然还是裂开的,但经过一夜的调养,已是恢复了很多。

  行走无大碍,奔走还是会感到疼痛。

  “魏行,待我回来之日,便是雪耻之时。”

  陈然眼神冰冷,消失在阴影中。

  他要去九月林,他要变强!

  与此同时,修行了一夜的魏行走出居所。在他前面,是昨日与他对话的男子。

  “师兄,那小子去了九月林。”男子说道。

  “呵呵,是不想再受昨日的屈辱了么?”魏行轻笑,眼眸却是很冷:“不过,这是找死的行为。”

  若是在宗内,魏行除了打压陈然,还真奈何不了他。不过陈然去九月林,却是给了他下手的机会。

  “杨仲,你带几个人,去把那小子杀了。”魏行继续道:“记住,不要留手,那小子还是有些本事的。”

  “好,我会注意的。”叫杨仲的男子嘿嘿笑了声,嘴角浮现残酷。

  在他眼中,陈然已是待宰的羔羊,只需他动动屠刀,陈然便会永远的闭上眼眸。

  “二哥,我也要去。”就在此时,魏空忽然出现在这里。

  “你去干什么?”魏行皱眉,有些头痛。

  “我要亲手杀了那小子。”魏空大叫,一脸阴冷。

  当初,他可是当着陈然的面跪地求饶。这口气,他咽不下去。必须要亲手宰了陈然,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大哥在闭关,你就不能消停一点么?”魏行终是忍不住内心的不满,开口训斥。

  “不,我就要去。你不让我去,我自己也会去。”魏空一脸固执。

  “随你。”魏行一听,顿时冷哼,甩袖走入屋中。

  不过很快,里面便是传来一道无奈的声音。

  “杨仲,保护好他。”

  ……

  九月林终年阴暗,透着一抹森冷。

  陈然再次进入九月林,没有了第一次的不适,内心更是涌现一丝心安。

  这里,是让他脱胎换骨的地方,可以说是他的福地。

  此次进入,陈然没有一开始就去猎杀凶兽,而是寻到了之前待过的山洞,躲了起来。

  “我右手的骨头已然全碎,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疗伤。此刻我肉身虽达到六牛之力,但九月林内比我强的凶兽还是有很多,切不可盲目行事。”

  陈然自语,盘膝坐了下来,缓缓闭眼。

  “而且,魏门应该会派人进来杀我,就是不知那魏行会不会亲自来……”

  对于这件事情,他早已想到,但他依旧来到了九月林。在这里,他将面临非生即死的残酷战斗。对此,他无惧,做好了血战的觉悟。

  “生死之间有大造化,我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变强,这便是一个极好的方法。我不信,我陈然会如此命短!”

  与此同时,杨仲与魏空带着五人来到了九月林前。

  “你们五人,分散开来去寻找。”杨仲吩咐:“若是发现那小子,杀了便是。”

  “师兄,那小子仅仅是个开脉二层的废物,需要如此劳师动众么?”一个青年开口,眼神充满轻视。

  “那小子把王泉都是杀了,虽说是偷袭,但也是有些本事。你们需要小心,不要太过掉以轻心。”杨仲说道,他相信陈然此次必死,但也需要小心,避免伤亡。

  “我们如此多的人,对付他还不是手到擒来!”有一人开口,有些不以为然。

  “走了,顺便在九月林杀几头凶兽,那小子若是见到了,便随手打打残。”

  几人纷纷开口,接着冲入了九月林。

  “你们不要杀了他,让我来杀。”魏空在身后大喊。

  几人一听,眼中顿时露出不屑。若不是魏空是他们门主的弟弟,谁会搭理这个废物?

  “走吧,我们也进去。”杨仲开口:“进去了,就不要离开我太远。九月林对于你来说还是太危险了,这一点你自己要清楚。”

  “好。”魏空点头。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而且他很怕死,不用杨仲说,他也不会离开杨仲太远。

  接着,他看向九月林,眼中逐渐开始凝聚杀意。

  “陈然,你等着,我马上就来杀你了。”

  时间匆匆,很快就是三日过去。

  这一日,伤势已经恢复了的陈然走出山洞,眼中开始凝聚战意。

  “我倒要看看,在这九月林,谁才是真正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