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死在冷宫



  萧瑟的寒风吹散了地上无数的落叶,大顾王朝奢华的宫殿内,有一处冷清的非常,门外看守的嬷嬷紧了紧身上的袄子,脸上带着不耐烦的神情,在这寒风中她们也是受尽了苦头,心内抱怨无比。

  原先这宫殿是何等的辉煌,无数人挤破脑袋都想要来这里伺候,可如今今时不同往日,这地方成了人人都想躲避的地儿。

  皆是因为,这宫殿内的主子,先前贵为四妃之首的德惠贵妃——苏陶陶。

  这德惠贵妃乃是当今皇上还是太子时就颇为宠爱的侧妃,独享皇上恩宠十余年,行事骄纵,为人最是善妒,据说损在她手上的妃嫔之子少说也得有五个,皇帝子嗣单薄,怎能再容忍她这般恶毒下去,于是忍痛发落了她。

  也连累了她们这群奴才,自德惠贵妃失势之后,就再没有一天的清闲日子过。

  宫殿内空无一物,只有一座酒缸矗立在中央,殿门开着,寒风肆无忌惮的涌进来,带着刺骨的寒意,翁中的那人好似觉察不到似的,一动不动。

  说她是人,其实也不算了,连半条命都不够了,手脚皆被砍去,而往常明媚的眼眸也没有了光彩浑浊一片,已经是被毒针生生的戳瞎了,干枯的头发披散在身上,不时有苍蝇飞来飞去。

  殿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微微抬头,似是在寻找声音的方向。

  那一头,穿着大红色风袍的苏零露从暖轿中下来,妆容精致的脸上带着淡然,但若仔细的观察,那眼眸中带着的阴冷足够让人心生寒意。

  看守的嬷嬷请安的声音一个大过一个,似乎都在等着能够得到她的一句恩准,好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那里面的人如何了?”护在苏零露边上的宫女冷淡的开口,为首的嬷嬷连忙回到:“那人命贱,如今还在里面好好的待着,不曾有什么不测。”

  话还未说完,就被赏了一个耳光,那宫女看着她冷冷的说道:“你说她命贱,可你也不想想她的姐姐是咱们的皇后娘娘,这命贱不贱及时轮到你这下三等的奴才来评判了?”

  那嬷嬷连忙对着苏零露的方向不停的叩头,苏零露连看她一眼都不曾,挑眉说道:“德清池里的鱼儿该饿了,拖下去喂鱼吧。”

  说完便不作停留,缓步走入了殿中,宫女为她关上殿门,一群人在五十米开外的地方看守着,不让任何人靠近。

  苏零露看着酒缸中的苏陶陶,厌恶的退后了两步,而后说道:“想不到,你的命还挺长,受了这么多的苦还能够苟延残喘,可惜了,你永远都等不到能够救你的人,只配困在这肮脏的酒缸中受尽折磨。”

  “苏零露,你说,你这么狠毒,往后会不会下地狱呢?”苏陶陶艰难的开口,发出的声音早就没有了往日的甜美,沙哑到她自己都觉得难受。

  她原是将军府的正房嫡女,虽与爹爹不亲,但娘亲与祖母都是极为疼爱她的,并不曾让她受过一点苦,娘亲为她取名为陶陶,就是希望她这一生都能够开心无忧。

  十四岁那年,先皇下旨,将她赐给了太子做了侧妃,她一概懵懂,并不知道其中的关窍,而那时的太子也没有如今的冷酷,像一个温和的谦谦公子,早早的得了她的心。

  太子初登大宝,年号为德,当时朝野内外时局动荡,先有太后林氏外戚专权,后有流寇滋扰边境,是她苏陶陶背负了一身恶名为他铲除一切阻碍。

  曾经,那个谦谦君子将她拥在怀中,用深情的语气说道:“陶陶,我以万里江山为聘,许你后宫之主皇后之位。”

  可如今呢?这后宫的主位是谁?是当初因瞧不上太子侧妃的名分而拱手相让的庶姐!

  苏陶陶陪伴顾成德十年,她一直痴傻的以为皇帝爱的是她,他无时无刻不在给她最好的待遇,可当她被砍去手脚装入酒缸之时,她方才明白,以往的种种恩宠,不过都是一把双刃剑,将她暴露在无数之人的眼前,而保护的,是那个自从入宫四处逢源的苏零露。

  顾成德与苏零露把她当做刀剑盾牌,为他们铲平了一切威胁他们地位的敌人。最后苏陶陶换来的是狡兔死,走狗烹的命运。

  “我入不入地狱尚且不可知,可如今你的死期就要到了。”苏零露开口,话语鄙夷无比,冷冷的瞧着苏陶陶。

  “苏零露,就算我死后成了鬼我也不会放过你,我会整日萦绕在你们周围,让你们都没有好下场!”苏陶陶咬牙切齿,脸上感觉到的是狠狠的几个巴掌,还有被打落的牙齿合着鲜血流出了嘴角。

  “苏陶陶,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等你死了我就找道士做法让你灰飞烟灭,到时候我看你拿什么来找我!”苏零露看着苏陶陶那张苍白狰狞的脸,眼睛里流露出浓浓恨意。

  从小,她万事都被苏陶陶压了一头,论样貌,论才情,她都不比苏陶陶逊色多少,而苏陶陶比她多的,不过就是一个嫡女的名分。

  她当初虽未看上太子侧妃的名分,但不代表,苏陶陶占了去就可以脸上有光,在她未出阁的那两年,她在家中处处听着祖母不屑的话语,受尽了府中下人的奚落。

  想到这里,苏零露越发的愤恨,眸子中似是要喷出火来,紧紧的盯着苏陶陶的破败的不成样子的残躯,鲜红的指甲掐进了苏陶陶的肉里,强迫她张开嘴巴,将一碗黑色的毒药全数的灌了进去,苏陶陶拼命的挣扎,但毫无效果,她的身子,早已经不能够动弹了。

  苏陶陶就像是一条濒死的鱼,在苏零露眼前痛苦的呼吸着,伴随着苏零露得意的哈哈大笑,苏陶陶这二十多年的生命,划上了句号。

  苏陶陶感觉自己渐渐漂浮起来,原本的一片黑暗也消失了,她终于可以看清面前的景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