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重生见鬼

冷,为何会这般的冷?苏陶陶感觉自己的周身都犹如在冰窖中一般,散发着刺骨的寒意,她费力的睁开了眼睛,只见自己床榻的顶方,吊着一个舌头伸了老长的鬼魂,正眨着猩红的眼睛看向她,有血水从她的眼睛中滴落下来,落在苏陶陶的脸上。

  一醒来便是这幅情景,饶是苏陶陶从前也是一只鬼,也还是会有些害怕。

  那女鬼看向她的眼神格外的凶狠,好似要立刻吃了她一样。

  怪不得她方才觉得全身发冷,原来是周围有一只惨死的女鬼。

  “你是谁?为什么要缠着我?”苏陶陶小声问道,如今的一切她都觉得无比的好奇,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您,能看得见我?”那女鬼指了指自己。

  “若不是你,这屋子中我还能和谁说话?”苏陶陶也不恼,温和的回道。

  “苏姑娘,求求您给奴婢伸冤,奴婢真不是推您下水的凶手。我看见是谁推您下水了,可是那人却把我报给了管事冤枉我,让我受了三十大板,加上后来公主府里那些就高踩低的人对我不管不顾,我活活就伤重不治而死。”女鬼周围怨气环绕,苏陶陶看着这一幕,便知道为什么她没有离开了。

  她怨气如此之重,若是不能消除心中的怨恨,那摆渡人是不能把她带去阴间的,渐渐地就会变成孤魂野鬼灰飞烟灭……

  而她刚才所说的长公主府落水?莫不是她十一岁那年,她难道又回来了?

  苏陶陶没有时间多想,她现在急需求证内心中的想法,便说道:“你知道是谁把我推下水的?”

  女鬼连连点头,往苏陶陶身边靠了靠,那张恐怖的脸一下子被放大了好几倍,刚准备开口苏陶陶却抢先说道:“快些换一副正常的嘴脸,你这副样子实在是不好看!”

  原本女鬼十分兴奋,一听苏陶陶说自己丑嘴巴立刻憋了下来,用袖子遮住脸换了一副正常的面孔,只是脸色比起活人要苍白许多,这才说道:“推您下水的那个人是您府上的大小姐身边的大丫鬟,我虽然不知道她叫什么,但我记得她的样貌,还看见她把你头上的簪子偷偷藏了起来。”

  听见女鬼说大小姐,苏陶陶的眼睛就眯了起来,眼中一股浓浓恨意,虽然她如今还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她内心中的猜测却是被证实了的。

  既然让她重来一世,她便不能再是那个受人宰割的小白兔,她要将前世所受的一切的苦难,都一点一点的报复回来,她要让伤害过她的人,都付出惨烈的代价。

  前世,自己落入水中醒来时也曾经怀疑过自己是被人故意推下水的,但因为是在长公主府上这件事不宜闹大,只好不了了之,如今得了答案苏陶陶又怎么会轻易罢休!

  她伸出手,看着自己显得弱小的身体,心里却满是感激,感谢老天让她重活一世,让一切的错误都可以弥补。

  “你来做什么?”门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让苏陶陶忍不住的红了眼眶,那是娘亲的声音,她在皇宫中日夜思念的声音。

  “夫人,我就是来看看妹妹好些了没有,妹妹在长公主府落水,爹爹有些生气,今天才准我过来看看妹妹,我可是来的迟了惹得夫人不高兴?”苏零露的声音传来,让苏陶陶恨得咬牙切齿。

  “你这是在嘲讽陶陶不知礼数在长公主府丢脸不成?”张氏的声音拔高了几分,望着苏零露的眼神一副鄙夷。

  “不……我不敢。”苏零露连忙掩饰,但她刚才话里所要表达的意思也的确如此。

  她这一趟本来就是来看笑话的,苏陶陶落水竟然没死,这真的让她很不甘心,但一想到父亲勃然大怒的神色,她便也觉得很开心。

  “哼,有没有那般的心思你自己知道,但我奉劝你一句,嫡庶有别,你永远也别想爬到陶陶的头上去。”

  听了这话,苏零露握紧了拳头,但面上却还是一副谦卑的模样,说了声:“是,女儿自然晓得。”

  “咳咳。”苏陶陶的身子因为落水的缘故还很是虚弱,她方才与女鬼的对话已经让她耗费了力气,此时有些体力不支。

  张氏一听见苏陶陶的咳嗽声,便立马推开门走了进来,也不管门外还站着的苏零露。

  直奔床前,看着苏陶陶苍白的脸色,止不住的哭了起来。

  “娘的好陶陶,你可算是醒了,可是担心死为娘了。”张氏一边用手探着苏陶陶额头的温度,一边说道,哽咽的声音让苏陶陶也忍不住的难过起来。

  “娘亲……陶陶好害怕……”苏陶陶哭道。

  张氏连忙抱住了苏陶陶,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陶陶莫怕,娘亲在呢,娘亲会保护陶陶!”

  “娘亲,有人要推我下水,我不会水,好难受好难受……”苏陶陶的声音里带着无尽的委屈,因为是十一岁的缘故,还有一些的童音,听在张氏耳朵里更是犹如刀绞。

  站在门外的苏零露原本正要跨进,听到苏陶陶这话立马就缩回了脚,转身飞快的朝着院外走去。

  而这一切,都被苏陶陶身边的贴身丫鬟香玉看在了眼里。

  “谁人推你下水的?你告诉娘,娘一定扒了她的皮!”张氏的声音里透着狠意,她本不是这般喜爱与人为恶,但事关宝贝女儿,她不得不强硬起来!

  苏陶陶哭的有些狠了,鼻子一抽一抽的说道:“当时我正在赏荷,见到了大姐姐身边的丫鬟香怜,她从后面推了我一下,还拔走了我头上的金钗。”

  听完苏陶陶的话,张氏立刻就站了起来,眼中满是怒火看样子要去找苏零露算账,被苏陶陶一把拉住道:“母亲这是要去哪!”

  “自然是帮你讨回公道!”张氏怒气冲冲,脸上早已是被气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