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鬼影现身

“晴儿,这院子里是在弄什么?”苏锦堂一边让晴姨娘伺候他更衣,一边沉声开口,明显听出有些不高兴。

  “听说是夫人的房里丢了东西,正到处搜查找东西呢!”晴姨娘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看见苏锦堂脸色又黑了几分心里暗暗得意。

  “这个女人每天在这内院里是安生不了了,尽做些讨嫌事!”苏锦堂冷哼一声,刚准备坐下来好生休息忽然就听院子里吵嚷起来。

  “这里不能搜!老爷在里面呢!”晴姨娘身边的丫鬟婆子们拦在门口,脸上正义凛然的拦住了张氏带来的人。

  话音刚落还不等张氏开口,屋子里便走出了苏锦堂来,听他黑着脸吼道:“你闹够了没有!”

  “老爷,家里出了手脚不干净的人,我这是办正事呢。”张氏心中憋闷,可是脸上却不显山不露水依旧是平静模样,可在苏锦堂眼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正事?你能干出什么正事!不过就是仗着读了几本书就觉得自己比别人酸腐罢了,少拿那些冠冕堂皇的话糊弄我,这里没有你说的小偷,滚!”苏锦堂是军旅出生,说话不似那些贵族老爷们文雅,听着格外伤人。

  “你堂堂一个骠骑将军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让老身我大开眼界!”还不等张氏开口,老太君便已经在丫鬟们的搀扶下走进了院子,晴姨娘忙跪下来给老太君行礼,让苏锦堂的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怜惜之色。

  老太君和张氏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都堵得慌,一个取了媳妇忘了娘,一个有了小妾忘了妻,都是苦涩滋味上心头。

  “母亲,您怎么过来了,外面天凉您进屋好生歇着。”苏锦堂见母亲在这里,也不敢再为难张氏,忙上前去搀扶,被老太君一把推开。

  “我若是不过来,还看不见你呢,你自己说说你有多久没有去松柏院看过我了?”老太君坐在婆子们端来的椅子上面色严肃。

  苏锦堂面色微红,不做声了……

  有了老太君的一声令下,晴姨娘的屋子照样被搜了一下遍,至始至终老太君都没有让跪在地上的晴姨娘起身。

  苏锦堂心知母亲的脾气,也不敢贸贸然的开口,院子里一下子显得格外的沉闷。

  搜了晴姨娘的院子,丫鬟婆子们又往苏零露的院子去了,一番搜索之后没找到什么东西,不由让人悬心起来。

  “张妈,你给我再仔细找找,若是没有什么今天的事情便就这么了了。”老太君见大家都是两手空空的来,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高兴。

  张妈得了令立刻便又把晴姨娘的屋子和苏零露的屋子都又查了一遍,这会儿倒是翻出了一些东西,无非就是一些妾室不能穿戴的物件,还是没有找到苏陶陶的首饰。

  此时,苏陶陶在自己的屋子里躺着,一旁站着女鬼,两个人都默默的等待着。

  “你确定香怜那东西藏在她屋子的地砖底下没有动过?”苏陶陶心里隐隐还是有些不放心,不免又多问了一句。

  “我确定!”女鬼心里坚定,可是性子却是个心急的,一溜烟跑了个没影,决定自己去看看。

  女鬼到时,张妈正在搜查香怜的屋子,眼看一无所获就要离开,女鬼一急身上的怨气带起一阵狂风趁机踹了张妈一脚让张妈摔倒在地上。

  “张妈妈你没事吧!”一同搜查的丫鬟们忙吧张妈扶起来,张妈却忽然打住,盯着地上的地砖眯了眯眼从头上拔下银簪插进砖缝撬开了地下的暗格。

  “找到了!老太君夫人东西找到了!”张妈因为太激动,走路时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看起来颇为滑稽。

  见到张妈手里捧着的东西,苏零露和晴姨娘都是一惊,香怜更是惨白了脸色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说道:“夫人老爷,奴婢冤枉啊!我不知道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听了这话,老太君冷哼了一声,张氏开口说道:“我们还没问着东西是从哪里找到的,你这丫头怎么就跪下喊冤了?”

  “我……”香怜这才发现自己莽撞了,可是骑虎难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父亲,香怜这丫头平日里待我极好,刚才看见张妈妈来的地方是我的院子想来是护主心切,父亲和祖母莫要怪罪!”苏零露脑筋转得快,立刻也跪了下来。

  “露儿,你调教丫头倒是不错!”老太君说话的语调不温不火,听起来却让人心头一紧。

  “夫人,这就是小姐丢失的金钗,是从香怜房间里面的地砖下面找到的,藏得格外的隐秘!”张妈把东西呈上,心里暗暗觉得冥冥之中只有天定,若不是那一阵狂风吹得她睁不开眼睛摔在地上也发现不了暗格。

  “母亲……”晴姨娘刚开口,就被老太君呵斥道:“谁是你母亲!”

  晴姨娘忙改了口道:“老太君,这东西分明就是有人栽赃陷害,您可不能听一面之词啊!”

  “我就是听一面之词又怎么了?这家里何时有你说话的份了!”老太君年纪大了,性子也越发的捉摸不定,活脱脱像个孩子一般任性,一时间让人哑口无言。

  “二小姐,外面风大,你怎么来了?”就在这时,门口的丫鬟忽然说了一句,大家的目光立刻都看了过去。

  苏陶陶的身上披着披风,脸色苍白的对着众人行礼,被老太君身边的丫鬟扶了起来坐下,方才开口说道:“刚才我在自己的屋子里听得有下人来说从零露姐姐的院子里找到了我丢的东西,生怕有人故意陷害冤枉了姐姐,特地过来看看。”

  苏零露忙上前握住苏陶陶的手说道:“妹妹来的正好,我正百口莫辩呢,如今那张妈妈一口咬定那金钗是你的,你来瞧瞧是也不是?”

  苏陶陶不着痕迹的抽出苏零露的手,感觉心里无比的恶心,可是面上不得不赔笑道:“拿来我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