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闺房闹鬼

“很好,我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糊涂儿子!”老太君狠狠一拍桌子,心里强压着一口气想着还有外人在场只得依了儿子把牙婆绑去了衙门。

  “母亲息怒,晴儿是个柔弱女子断然没有这蛇蝎心肠,至于零露也是在晴儿的教养下心思纯净,所以这些事情不会于她们有关!”苏锦堂极力维护雪姨娘母女,苏陶陶和张氏不由的互相握紧了手,心里都不是滋味。

  “既然心思纯净善良,那就让晴姨娘给老身去佛堂抄录三百篇《地藏菩萨心经》帮忙超度香怜的亡魂,至于零露就好生回去把《女则》好生的抄一遍。”

  别看那地藏菩萨心经只是一本书,可是三百遍没有两天一夜是绝对写不完的,而且在佛堂里只有蒲团只能跪着写,这是老太君折磨人不见血的厉害之处。

  至于女则,那全篇就有八卷,每卷就有十本,合起来苏零露也要抄写一天一夜,这苦头可是大了去了,可苏锦堂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还连连的点头见苏零露母女哭丧着脸谢恩。

  夜幕降临,苏陶陶房间里的女鬼也活跃起来,因为香怜的死她身上的怨气消散了不少,忙对着苏陶陶磕头谢恩。

  “你不必谢我,冤有头债有主,虽然香怜诬告总管害你被杖责伤重不治,可是这背后真正的黑手却是苏零露。如今你怨气已经消散不少想来那幽冥河的船应该能够载得动你了,还是赶紧去你的尸体边等着黑白无常来寻你去投胎吧!”

  女鬼听了苏陶陶的话,点了点头飘离出去,心里想着苏陶陶的这番话,最后不甘心的又跑去苏零露的屋子看了一眼,见苏零露正拿着笔埋头写《女则》一副痛苦的样子,而她旁边围了好几个丫鬟模样的鬼对她张牙舞爪。

  “你们为什么在这里不投胎?”女鬼很好奇,想不到苏零露的屋子里居然有三个鬼魂,忙上前打招呼。

  “我们都是被这个女人给害死的,因为尸体没有被人发现无法入土为安所以没办法投胎!”三个鬼哭了起来,眼睛里流出了血泪。

  “真是可怜,我给你们指一条明路,你们愿意不?”女鬼看着其他三个鬼,眨了眨眼睛。

  三个鬼顿时就不哭了,立刻围了过来,女鬼把自己如何被苏陶陶收留,然后去除怨气的事情说了,大家都纷纷表示要去找苏陶陶。

  女鬼说完看家大家还不去找苏陶陶不禁皱了皱眉,奇怪道:“你们怎么还不走?”

  “我们不甘心,我们想要给她一点教训,可惜我们的力量根本不能对她做什么。”三个鬼垂头丧气,让即将离开的女鬼心里不忍,忽然灵光一闪在他们耳边嘀嘀咕咕起来。

  灯火如豆,苏零露正抄书抄的迷迷糊糊,忽然一阵冷风吹开了窗户,把屋子里的灯都弄灭了,让苏零露吓了一跳。

  “真是的,这灯怎么忽然就灭了!”苏零露没好气的吼了一声,喊了几声香兰的名字,才想起香兰去厨房给她弄夜宵去了,其它人也都因为父亲去了母亲院子里所以取伺候了,自己这里只有两个粗使丫头也早早睡了,只好自己摸了火折子点灯。

  庶女只有一个一等丫鬟个一个二等丫鬟以及两个粗使丫鬟,以前香怜是大丫鬟,自从香怜被发卖香兰便被提了一等丫鬟,二等丫鬟还没有重新找人,这屋子里便一下子冷清下来,想到这里苏零露对苏陶陶的恨意就又多了几分。

  只因为苏陶陶是嫡女,丫鬟比她多了一倍不止,穿戴首饰更是不必多说,心里的怨恨日积月累已经到了爆发的边沿。

  就在灯被点亮的一瞬间,苏零露看见自己桌子前面站着一个面容扭曲七窍流血的鬼,吓得尖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鬼缓缓的分成了四个,彼此看了一眼,心道女鬼的法子真是好用,一个鬼的阴气不足,可是四个鬼和在一起刚好可以显出形貌,这次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兰芳院里,苏陶陶正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香玉伺候在一旁脸上流露出颇为担忧的神色,心里忐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惹了主子不高兴。

  苏陶陶眼角的余光看向角落阴暗的某处,那里正漂浮着三个鬼魂,让她头疼不已。原本以为送走了长公主府的那个侍女鬼魂自己就可以清净了,谁知那女鬼却是个爱管闲事的不知道从哪里又给自己招惹了三个鬼魂过来,眼巴巴的盯着她。

  苏陶陶还记得,自己早晨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床顶飘着三个没有眼仁的女鬼时的表情,长长的头发哪怕是虚幻的也仿佛已经伸进了她的鼻孔里,惹得她汗毛倒立。

  “香玉,在屋子里给我点一点熏香,我头疼!”苏陶陶吩咐了一声,立刻就见角落里的几个鬼眼睛一亮。

  鬼魂靠着香烛充饥,如果没有人祭祀的鬼魂在阴间就会挨饿受欺负,而留恋在阳间的鬼魂则会慢慢的虚弱之后灰飞烟灭。

  她也是做过孤魂野鬼的人,知道这样的日子不好过,虽然不知道这些鬼到底又要缠着自己做什么,她也不忍心看着他们挨饿。

  香玉看不见鬼魂,只感觉自己点了屋子里的熏香之后自己周围忽然凉飕飕的,按理说此时正是夏季不应该如此凉爽才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香玉,你先出去让我一个人躺一会儿。”苏陶陶看见女鬼们趴在香玉肩头,眉心立刻皱了起来,头疼仿佛更厉害了。

  “小姐身子不适是不是让我叫府里的大夫来瞧瞧?”香玉担忧的看着苏陶陶,生怕苏陶陶身子不适还强撑着。

  前日老爷接到兵部的诏令让他立刻去白门关,虽然军情乃是朝廷机密,但是隐隐的大家都能嗅出战争的味道来,不免都担心奔赴战场的老爷。

  或许小姐正是担心父亲的安危,所以这几日才没有睡好吧?

  苏陶陶不知道香玉心里的想法,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困了,没有什么事情,你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