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1章 舞台坍塌

炫耀的灯光照亮了整个体育场,在坐的人群中,都纷纷的高喊着一个人的名字——菲儿!菲儿!!!

  随着灯光渐渐变暗,柔情的音乐也慢慢响起,舞台下的升降机缓缓的向舞台上升起,当今天的主角出现在在舞台上时,台下的歌迷们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吗,纷纷大喊着口号:“菲儿!菲儿!菲迷永远都支持你……”

  清脆细腻的声音响起时,台下刚才还在疯狂大叫的歌迷,瞬间都安静了下来,跟随着菲儿的歌声一同唱起熟悉的歌词。

  甜美的嗓音慑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今夜她们都是抱着惊动的心情,前来听李菲儿的巡回演唱会,这个年仅23岁的美丽女孩,用她最真挚的歌声,征服了台下所有的菲迷。

  演唱会一直保持着高温的状态,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最后一曲歌曲的落幕,菲迷们还是不愿意离开,一直高喊着她的名字,持续的逗留在现场。

  菲儿看着如此热情执着的歌迷们,心里也是感慨得不得了,已经换下了演出服的她,拿着麦又回到了台上,最后为歌迷们送上了一曲歌曲后,菲迷们才肯渐渐的离去。

  “菲儿,怎么样,是不是累坏了?”经纪人Tina立刻迎了上来,递上手里的矿泉水给她,今天可是把她累坏了。

  菲儿高兴且激动的看着她道:“我没事,你就放心吧,只是看到这么热情的歌迷,我是快乐得昏了头了。

  “傻瓜——!”两人一唱一和的往后台走去。

  离开了体院馆,已经是凌晨了,作为一个艺人,每天都是要跑不同的场合,稍稍休息了几个小时,她又立刻乘着飞机来到了巡回演出的下一站。

  今晚是这次演唱会的最后一场,菲儿已经没有时间在拖延了,下了飞机就直奔产地,她要在开场前做一次最后的彩排。

  “菲儿,今晚是最后一场了,如果身体吃不消,就先休息一会吧,彩排也不差这一两个小时呀?”Tina看着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看来这次的巡演真是累倒她了。

  起身拉住她的手,菲儿轻笑的说:“Tina姐,我们努力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今天的巡演吗?我一点都不累,反而觉得全身都是力气。

  想着这两年来她们的努力,在看看今天菲儿的成绩,Tina开心得合不垄嘴,为自己能有菲儿这样的艺人而高兴。

  到了场地了解了下这边的情况,菲儿就开始了这次巡演的最后一次彩排,深情款款的情歌,在到火辣热舞的劲歌,菲儿都把握得很好,Tina看到台上如此认真的她,也不枉费自己花了两年时间去栽培她,去为她争夺机会。

  “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Tina一看是公司来的电话,立刻按下接听键到一边安静的地方接听。

  “硼——硼——硼——”前一刻还在劲歌热舞的舞台,瞬间发生了几声巨响,舞台的高架顶棚突然倒塌,刚才还灯光四射的露天大舞台,这会就变成了一顿堆废墟。

  Tina听到巨响立刻跑了过来,可舞台已经消失了,在她眼前的只有一片狼藉,菲儿去哪了?菲儿——?

  “头好疼,好疼,Tina姐….Tina姐……”菲儿艰难的拖着沙哑的声音,一遍遍的轻喃着,但耳边传来吵杂的脚步声,不得不让她张开疲惫的双眼。

  一名身穿碎花裙的丫头见她缓缓的张开了双眼,便激动的叫起来:“小姐….小姐醒来了…!

  菲儿脑子一阵轰鸣,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整个身子好像被车碾过那般的疲倦疼痛,丫头上前将她扶起,勉强的靠在床头,不一会儿,两个丫环便扶着一个中年贵妇,迈着莲花小步走了过来,见到菲儿睁开了眼睛,喜得她眉开眼笑的将菲儿搂在怀里道:“宁儿,你终于醒了,娘可担心死你了,深怕你有个万一,那娘也不活了。

  “有什么好哭的,像她这样败坏我古家门风的女儿,不要也罢?”一位年约五十上下的长者,昂首挺胸的站在床前,看着菲儿那副虚弱的样子,他就有气,古家的一世英名,就要被这个不知羞耻的女儿给败坏了家风,真是家门不信啊。

  “哎呀……老爷,您这又是干什么嘛?女儿刚醒来身子弱,您就少说两句,要训也等女儿身子骨好点再说行吗?”眼前的贵妇见长者发脾气,急忙起身将他扶坐身边的椅上,轻声的安慰着。

  “她这个样子,都是被你给宠坏的,你想想她以前做过的事,真是家门不幸,我古家怎么会有你古彩宁那么不知廉耻的女儿,早知如此,真应该一出世就把你掐死!”长者越说越激动,他紧紧盯着菲儿的眼神,也让人感觉到一阵惧怕。

  菲儿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脑子里一片混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她只记得昏迷前她在舞台上彩排,突然一声巨响,舞台的顶棚瞬间坍塌了下来,将她和一群舞蹈艺人压在了废墟之下,可为何醒来却是这般的情景?Tina姐也没有告诉她要接拍古装戏呀?

  “老爷——你少说几句不成啊,女儿都已经这般模样了,您非得要逼死她才安心吗?”贵妇回到菲儿的身边,用自己的身子,将她挡在身边。

  “你们母女俩这是要气死我吗——?”长者蹭的站了起来,宽袖一甩,让菲儿觉得顿时袖袍卷起阵阵狂风,只听到他怒吼一声随即手挽在背后,跨着大步便踏出了门槛,除了刚才那冷冷的一眼之后,长者未再看菲儿半眼。

  见长者走了,妇人才淡淡的安慰道:“宁儿,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为何这这小脸还是如此的苍白,哪不舒服你要告诉娘呀,千万别把你爹的话放在心上。[kAnshu.com]“那个…….请问我可以说话了吗?”菲儿见这样的情形,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你们这是那部戏的剧组啊?我好像没有接到通知要拍戏,我的经纪人在哪里,我有事要找她!”菲儿一口气就把话说完了。

  “宁儿,你在说什么胡话啊,是不是身子难受,可你说的话娘一句都听不懂,?”古夫人还以为是自己女儿身体还未恢复,才会说胡话的,便一脸担心的对她说道。

  刚才菲儿也向四周打量了下,发觉这好像根本就不是在拍戏,这里根本就不像片场、没有工作人员、没有导演、也没有摄像机,这里的一切都好奇怪!好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