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6章



  月夜,前殿笙歌鼎沸,后方的宫殿也是一片热闹的景象……

  “大哥,我想到处去看看,你知道我进宫来就是想看看宫里的景象,一直在这坐着我……”菲儿在这用过膳后,显然现在已经坐不住了!

  “好啦,去吧!但是不能走太远,前面就是御花园,你可以上那走走!”看出看她的不适,反正今天也有很多大臣的家眷在场,应该是不会出什么事的,就让她四处逛逛吧要不她也不会死心的。

  菲儿按着宫女的指示找到了兄长所说的御花园,刚走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菲儿顺着香味来到一个棵开满桂花的树下!

  满天的星光下,桂花散落着飘洒在她的身上,穿着最心仪的衣衫,吸收这种天然的香气,让她忍不住仰头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满足的睁开眼睛!

  一双黑眸突地映入眼帘——“啊——!”菲儿惊喘一声,怔怔的瞪着突然出现的男人,翦水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那双黑眸,熟悉的黑眸隐隐勾起她的记忆,尤其当那双黑眸泛起一抹野蛮的侵略气息时,她立刻瞪大了眼睛。

  “Oh-my-god!”她想起来了,下意识的赶紧转身就逃!

  宫廷宴会对于上官靳沨来说,无于是一种捆绑和束缚,所以他只会在宴会刚开始时,在位上呆上一会,便会离开宴会独自在宫殿里走一走,不知为何,今天他的心特别的乱,眼里老是浮现出那日在桃林里的女子,就像是一种牵引似的,带他来到这棵桂花树下。

  此时,他眯着眼,猎食动物天生的敏感,令他相信这绝对是他的猎物,而她——正是他这几日心心念念的女子!

  黑眸迅速燃起火光,而她此时又想在他眼前逃离……

  “想逃——!”薄唇一勾,上官靳沨迅速跨步追赶了上来,越是想离开他的东西,他也越是想得到。

  “啊……”菲儿惊呼一声,逃离的身影立刻被擒住,甚至被用力的扑倒,压倒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她皱着眉,感觉背部传来一阵阵的疼痛感!

  上官靳沨擒住她,高大的身躯压制着她,一手扣住她的下颚,黑眸注视着她道:“为什么要逃走?

  “你——”菲儿瞪着他,没忽略他勇猛的力气,还有那双曾让她狼狈不堪的黑眸!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拇指轻抚过雪白的下颚,软嫩的触感令他心喜,黑眸里的火光更盛!

  “放开我——!”菲儿瞪着他使力挣扎着,可却敌不过他的力气,反而因用力而喘吁吁的,小脸激动得染上一抹红晕。

  而这样的她,在月光下却更诱人,黑眸深转,他感受到专属于她的柔软,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桂花香味的弥漫劈空而来,艳冶甜腻渐渐勾起他的欲望——我要定你了!

  听着他霸道的宣告,菲儿停止了挣扎瞪着他说道:“如果像上次在荒山野岭,或许你还可以为所欲为,可这是在天朝国的皇宫里,你要是敢对我施暴,我就将你碎尸万段,你这个野蛮人——你敢吗?[kanshU.com]她的话让他轻笑出声:“有趣!瀚海的女人果然有趣美艳不可方物,却又难以驯服。

  “很好笑吗?”菲儿更加生气了,怒骂道:“难道你就不怕……话还没说完,谁知他却突然低下头,封住了她的唇。

  菲儿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猛瞪着他,哪有这种野蛮人,第一次见面就Kiss的,在现在的世界,也没几个会这样的!

  “色胚……!”她气呼呼的挣扎着,可他却紧紧的压制住她,霸道的舌头蛮横的撬开她的樱唇,贪婪的吮着小嘴里的甜蜜。

  菲儿这下可气坏了,极具侵略掠夺的吻让她非常反感,她喜欢温柔如水却又非常有责任心的男子,像这种直接攻城掠地的军事战略,可让她吃不消也挣扎不开,气得张口就咬他!

  嘴里的疼痛让上官靳沨皱眉,却依然不松口,甚至将嘴里的血腥味传给她,嘴上功夫激烈的进行时,身体也贴得紧紧的,用力挤压着她柔软的浑圆!

  男女天生不平等的力气,让菲儿又气又窘,这一定是个古老得不能再古老的鬼地方,男人们都是刚刚从猿猴进化而来的,不仅没有脱掉野蛮的力气,也没有脱掉就地解决欲望的习性!

  “你这次逃不开了!”上官靳沨低语,狠狠地咬了一下她的薄唇。

  “痛——!”菲儿低呼,像柳芽一样嫩的柔唇被他粗鲁的咬出了血。

  “哦……疼啊……!”上官靳沨伸出舌像野兽食完猎物一样,轻轻的舔去她唇上的血珠,而脸上丝毫没有悔意,看着她薄薄的一线唇被他咬肿了,他反而得意的吹起了口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