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9章

远远看到前面亭子里,好像是冷炎烈在那喝着酒,上官靳沨也大步的朝那边走了过去。

  “王,您这是……”冷炎烈刚才离开后,就独自一人来到这凉亭中喝酒,看到上官靳沨的出现,顿时很是惊讶,他现在不是应该在偏殿宠幸沈家小姐吗?为何会在这里呢?

  “她不是本王要找的女子,我们俩人也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吧,今晚就让我们像以前一样,畅谈尽兴的喝个痛快吧!”拿起酒瓶,朝他高举而起的饮下。

  “既然王您都这么说了,那炎烈可就不客气了,靳沨,你能否告诉我,你这几日的不正常,是不是都是因为那个女子?”冷炎烈开门见山的就脱口而出的问了起来。

  上官靳沨和冷炎烈从小就一起长大的,冷家世世代代都忠于天朝皇族,轮到冷炎烈这一代也是如此,从小二人就以兄弟相称,直到上官靳沨登基做了天朝的君王,冷炎烈也做了大将军,二人才分了君臣关系,但有时只有二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还是会回到以前的兄弟关系!

  “知我者冷炎烈也!”你说得对,就是她,但是她却又一次的在我身边逃走了,这次居然还骗了我,菲儿我看是飞儿才对吧?我居然还可笑的相信她说的话,让你真的去找她,还照着她说的用八抬大轿把她抬进宫来?越说越可笑,再次喝下一口酒,消解自己心里的不畅快。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我们桀骜不逊的王,也被这小女子给摆了一道呀,那你就不打算找到她了吗?”冷炎烈没想到他也会有吃瘪的一天。

  “要——当然要——!就算是把这天下都给我翻起来,我势必都要把她揪出来,然后把她绑在我的身边,一步都不准她在离开,我看那小骗子以后怎么逃?”上官靳沨只要想到她那张鬼精灵的脸庞,便是又气又爱。

  “靳沨,那你想怎么找她?”听了炎烈的话,上官靳沨放下手里的酒杯,从身上拿出一张画像交给他道;“这就是她的画像,你让人照着多画些,贴在大街小巷,我就不信这城里没人认识她,只要有谁能告知她的下落,一找到人就赏千两黄金!

  上官靳沨起身背对着他,信誓当当地说着自己的计划,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的炎烈皱着眉,好像在沉思些什么似的?

  说了半天也没听身后的人回答,上官靳沨转过身就看见炎烈这副样子,开口就问道:“烈你怎么了,我刚才说的话你听到吗?

  “这画上的女子,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呢……?”炎烈越想眉头就皱得越深,他确定他一定是见过的。

  “真的吗,你快先想想在哪?”上官靳沨听到他这话可乐了,抓住他的肩,激动的摇晃着。

  “湖畔,对就是湖畔!”她就是那天我在湖里救起的女子,要是那天我去晚了一步,她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也不会在遇上你了。

  “湖畔?哪里的湖畔?炎烈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呀?”上官靳沨急着向他追问着“就是我们约在小山坡见面的那天,我本来一直在山坡上等你的,哪知听到一个姑娘在大叫救命,我想反正你也没来,所幸沿着声音就过去了!”

  “当时我看到有一男一女在湖水里拼命挣扎,就过去先把那女子给救了上岸,可那男子偏就等不到我,自己沉了下去不见了,我也只是在湖畔那里见过她一次,呼救的应该她身边的丫鬟,我想她也是不熟水性,所以才会在岸上边哭边叫的!”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那日见她衣着狼狈,头发也还在滴着水珠,原来是掉进了湖里:“炎烈,还好那日有你在,要不我也不会我机会遇到这个——小骗子![k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