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饶你狗命

杨柳镇的夜晚,河风徐徐,清风苒苒,绝对是一个比较凉爽的夜晚。只是,今晚的夜风却夹杂着几分炙热的地气,让周子豪的火气更甚。

  原本想带着美女上门,奚落一番柳月红,再痛骂这个贱女人一顿,出出心中那口恶气,顺便找回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

  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把他打得半死,最主要的是,这个混蛋当作那么的朋友打他,让他有何脸面还待在杨柳镇?

  报仇!我一定要报仇!

  周子豪心中的怨恨宛如一条毒蛇吞噬着他的灵魂,满腔怒火充斥着他的五脏六腑。

  叮铃铃!手机响起,周子豪接起电话,冷声问道:“圣哥,打死那混蛋没有?”

  “打个屁啊!老子带着兄弟们在桥上晒了一下午的太阳,差点就变成了包青天,结果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电话里的声音显得有点气愤。

  “不应该呀!据说他这段时间都在桥上借着算命调戏过往美女,怎么会没人呢?”周子豪有些疑惑不解。

  “是不是那小子知道你要找他麻烦躲起来了?”圣哥猜测道。

  “不可能。”周子豪觉得这件事不可能泄露出去。

  “那现在怎么办?要是找不到聂峰那个混蛋,定金我可不退。”圣哥冷声说道。

  “你放心,肯定找得到,我估计他躲在小天鹅火锅城,你们过来,我在火锅城等你们。”周子豪大声说道。

  “好!”圣哥挂断了电话。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吴圣是杨柳镇排得上号的黑社会头目,有着一定的江湖地位,自然也得讲信誉。

  片刻,他就带着一群人来到了小天鹅火锅城,见到了周子豪。现在的子豪兄,头上缠着绷带,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宛如一具木乃伊。

  妈的!大晚上出来,怪吓人的。

  圣哥暗暗鄙夷不止,要不是看他是金主,他都想一巴掌扇过去。

  “周大少爷,你确定聂峰在里面?”圣哥抬头扫了一眼火锅城,皱了皱眉头。

  能够在这里开火锅城的老板,自然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如果进去砸店子的话,显然是不太现实。不过,如果聂峰真的在里面,逼他出来,想来这家店的老板也不好说什么。

  “就算不在里面,只要我们抓住他的姐姐柳月红,也能逼他现身。”周子豪恶狠狠说道。

  圣哥白了周大少一眼,暗暗嘀咕道:“踏马的!那你不早说,害我们下午晒成了包黑炭!”

  “兄弟们,走,我们进去看看。”圣哥大摇大摆踏进了火锅店。

  柳月红作为大堂经理,可以说前厅所有事情她都要管,这进来的一群人,一看就不是好货色,她自然赶紧迎了上去。

  美女还没来得及开口,周子豪从后面冒了出来,吓得美女和迎宾小妹连连后退。

  “柳月红,聂峰那个混蛋呢?把他交出来!”周子豪大声喝道。

  柳月红一见对方这个阵仗,知道圣哥就是周子豪找到了打手,自然不可能透露聂峰的行踪,沉声应道:“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不知道?我看你是想窝藏他,他是不是躲在店子里?”周子豪那双眼睛到处瞟,宛如一只小毛贼。

  圣哥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下,翘起了二郎腿,对柳月红冷声说道:“我不管聂峰在不在?你马上给他打电话,我给他十分钟,要是不来,那老子就对你不客气。”

  “小美,报警!”柳月红大声令下。

  “哼……她敢!”圣哥冷哼一声,一个小弟上前拦住了小美。

  店子里的客人一看情形不对,一个个吓得赶紧落荒而逃,柳月红黑着脸,气得差点吐血,却是毫无办法。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柳月红冷声问道。

  “不是跟你说了吗?那聂峰那混蛋交出来,要不然老子今晚让兄弟们轮了你!”圣哥恶狠狠威胁道。

  “你们要找他,自己去找,想从我这里得到他的行踪,你们是在做梦!”柳月红也不是吓大的,沉声喝道。

  圣哥腾地站起来,满脸杀气朝着柳月红走去,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臭娘们,别给脸不要脸,赶紧打电话给他,要不然,后果很严重!”

  不过,圣哥作为黑社会老大,还没有跟女人较真,威胁完之后,一把丢开了柳月红。

  周子豪眼看柳月红敢怒不敢言,仗着有圣哥撑腰,胆气也壮了,诚心想要侮辱柳月红,上前一把抓住裙子,用力向下一拉。

  嘶啦!连衣裙从领口撕开,要不是柳月红及时捂住,那一片春光就外泄了。

  聂峰刚刚进门,看见这么一幕,顿时火冒三丈,脚下用力后蹬,宛如离弦之箭射向周子豪。

  只见他抓住周大少,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周子豪落在了桌子上的火锅盆子里。原本以为这么一下,周大少肯定被摔得散架了,爬不起来,可是,事情往往出人意料。

  “啊——”周子豪惨叫一声,一个翻身弹了起来,宛如一只跳进了开水里的青蛙,蹦得老高。

  火锅盆子里,那可是滚烫的油,夏天本来就穿得薄,这么一屁股坐下去,能不烫吗?

  “啊——我的屁股!我的屁股……烫死我了……好烫……”周子豪站在桌子上跳起了桑巴舞。

  所有人目瞪口呆望着这一幕,一个个伴随着周大少的舞蹈上下摆动着脑袋,宛如一群呆头鹅。

  “卧槽!这是跳的僵尸舞吗?”聂峰喃喃自语,也被周大少的出彩表演惊呆了。

  “僵你个头!你跑哪里去了?”柳月红委屈的泪花在眼眶中转动。

  梨花带雨!别是一番动人的模样!

  聂峰回过神来,用肩膀上的T恤赶紧围在了柳月红胸前,笑着打趣道:“姐,真够大的!”

  “滚犊子!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占姐的便宜。”柳月红一把掀开他的咸猪手,对着圣哥等人大吼道:“你们不是要找聂峰吗?他就是聂峰!”

  圣哥回过神来,眼看金主就要被烫死了,赶紧下令道:“还不赶紧救周大少!”

  几个小混混赶紧冲上前来,想要把周子豪拉下桌子,两人一拉,周子豪一个跟头栽了下来,不过,桌子也被掀翻了。

  一盆火热滚烫的油,呼啦啦从后面倒在了周子豪的背上,只听见一阵哧哧哧的皮肉声,周大少爷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宛如一只被点着了尾巴的大母鸡,双手拍打着屁股,嗖地冲了出去。

  圣哥膛目结舌望着周大少的背影,感觉很心塞!很心塞!

  几个帮忙救人的小混混被滚烫飞溅的油,烫得鬼哭狼嚎,哇哇大叫,乱作一团。

  “聂峰——”圣哥一声断吼,双眸圆睁,把所有的怒火发泄到了聂峰身上。

  “你就是东街的李圣?”聂峰冷声问道。

  “你认识老子就好?赶紧滚过来给老子磕头认错,要不然,哼……后果你是清楚的。”圣哥以为聂峰怕了他,牛逼哄哄大喝道。

  “圣哥,好名字!果然让人慎得慌!”聂峰放开柳月红,一步步朝着圣哥走去。

  圣哥以为聂峰怂了,暗暗得意非凡,等着他磕头求饶。

  啪!聂峰一巴掌扇在了圣哥脸上,打得他晕头转向。

  “我草尼玛!”圣哥反应过来,反手就是一拳,没想到,自己身子却反向飞了出去。

  砰!圣哥摔了一个四脚朝天,胸口上一个大大的脚印,显然是被聂峰刚才一脚踹了出去。

  “兄弟们,操家伙上,砍死这个王八蛋!”圣哥一声令下,所有小混混一窝蜂扑了上来。

  “哼……找死!”聂峰一声冷哼,脚下旋风般刮过。

  砰砰砰!转眼间,小混混一个接一个倒在了地上,捂住胸口哼哼唧唧叫个不停。

  眼看自己的小弟全部被撂倒,圣哥操起了一把砍刀扑了过来。

  “老子砍死你!”圣哥一声虎啸。

  砰!他还没来得及大发神威,又被一脚踹飞了出去,撞在了桌子上,惨叫一声掉了下来。

  聂峰大步跟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一把按向桌上滚烫的油锅。圣哥反应很快,双手死死撑着桌子,别着脑袋,要不然,这么一下去,不被烫死才怪!

  “怎么样?想不想下油锅洗个澡啊?”聂峰咧嘴冷然一笑,稍微用力下压,吓得圣哥差点尿裤子。

  “聂……聂峰……峰哥,别别别……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圣哥马上认怂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

  大丈夫能屈能伸,再说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是没错,可是,那也得有命去拿钱呀!犯不着为了一点钱丢掉自己的性命。

  “真的知道错了?”聂峰冷声喝道,再次下压,吓得圣哥三魂七魄去了一半。

  “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圣哥带着哭声,生怕这么一下去,自己的小命就没了,就算保住了小命,恐怕自己也只剩半条命了。

  柳月红也怕聂峰搞出人命,上前拉住他的手臂,劝说道:“算了,只要他以后不来闹事就算了。”

  “看在我姐面子上,今天饶了你的狗命,再有下次,老子让你把这锅油汤全部喝下去!”聂峰一抬手,圣哥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