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大娘问责

走在庭院小路上,叶慕兮看着熟悉而陌生的景致,微叹。此时距离爹爹回来还有一年,她虽然知道爹还活着,却也无法联络他,更清楚此时此刻的叶家三房,娘亲和弟弟,包括她自己,都只有靠自己保护。

  她今年十五已及笄,随时都有可能被找个人家打发出去,前世她就差点嫁给一个举人老爷当续弦,幸亏爹爹及时回来才得以幸免。

  如今必须先撑过这一年,而想要在叶家这个大宅院里活下去,唯一的依仗只有老太君。

  所以这一次机会,叶慕兮一定要好好抓住。她一定要让老太君觉得她有价值,才不会轻易把她舍弃,才会在某些时候维护她,不然只怕还不等到爹爹回来,就会重蹈前世的覆辙。

  在报仇之前先让自己活下来,而且要活的锦绣芳华。

  ……

  叶宅正厅,明礼堂。

  叶慕兮跟着桂姑赶到的时候已经迟了,堂内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门口候着的嬷嬷不悦的看了叶慕兮一眼进去禀报,不一会儿就传了老太君的命令,宣她进去。

  叶慕兮沉下心走了进去。只见正堂主位坐着一个七八十岁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正是叶家老太君。在她的左侧坐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叶家大房的正室夫人赵梦兰。

  赵梦兰身侧站着三个各有千秋的妙龄女子。为首一个就是叶婉柔,叶家大小姐,年仅十六岁的她亭亭玉立,气质如兰,婉约温柔,典型的大家闺秀,才名出众,江州公认的第一美人。

  前世叶慕兮把她当成至亲姐妹,在爹爹成了侯爷之后,还让她过继到自己爹爹名下,让她成了侯府千金,最后嫁给一个郡王。但是她却是害死自己娘亲和弟弟的凶手。

  叶慕兮掩藏在袖袍里的拳头捏的咯吱响,死死克制住自己翻腾的恨意。她前世有多信她,今生便有多恨她。

  挨着她后面的是叶家三小姐叶婉芙,犹如一朵盛开的芙蓉,貌美如花却毫无头脑,嚣张跋扈,一向喜欢欺负叶慕兮。以前的叶慕兮拿她当好姐妹,从不计较姐妹间的那点欺负,但其实人家只是以欺负她为乐而已,并无姐妹情谊。

  这两人都是大房夫人赵梦兰的女儿。

  在她们对面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纯白色的长裙,肤若凝脂,眉目如画,犹如一朵盛开的白莲,正是叶婉雪。叶家二房的嫡小姐,在叶家排行第二,才艺双馨,和叶婉柔针锋相对,很是嫉恨叶婉柔“江州第一美人”的头衔。

  大堂之中除了这三位嫡小姐,还有一位青翠绿裙的女子站在老太君身侧,柔弱而聪敏,如竹如柳,是叶家四房的七小姐叶清瑶。叶清瑶的亲生父母也就是叶慕兮的四叔四婶十几年前路遇强盗不幸去世,只留下一个幼女,老太君最疼爱幺儿,心痛至极亲自抚养了小儿子唯一的女儿,就是这位七小姐。

  叶家还有两位庶小姐,却是没有资格见贵客,所以不在此。

  叶家这一代确实出挑,不比京城那些贵族千金差。难怪老太君会想尽办法请了那样的大人物作客,只是为了留个好印象。

  “孙女给祖母请安,见过大娘,见过诸位姐妹。”叶慕兮对着老太君盈盈一拜。

  老太君冷淡说道,“起来吧,旁边候着。”

  “是。”叶慕兮恭敬答道,站在了一边。

  赵梦兰却不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不悦责问,“慕兮,你怎么来的这么迟,平日里不见你来祖母身边伺候,今日还要老太君等你,你可把老太君放在心上?你心里可还有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