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嘴笨的四小姐开窍了

“大娘,慕兮冤枉。自从祖母上次说要交一副绣品,慕兮一直闭门不出精心刺绣,一时忽略了给祖母请安。今日才反应过来,急匆匆携着绣品给祖母赔罪,没想到太过心急,一脚踏空摔进池塘,以至来迟。都是慕兮的不是,请祖母责罚。”叶慕兮福身认错。

  一向木讷嘴笨的四小姐,今天却说出了一番陈词恳切的认错,口口声声都是为了老太君,更是丝毫不提自己其实是被人绊倒。

  叶慕兮没有证据,如果说是叶婉芙绊倒的,老太君必然觉得她找借口陷害姐妹。

  “起来吧,下次小心一些。”叶老太君摆摆手,并没有多询问几句,可见此时老太君眼中,叶慕兮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赵梦兰也惊讶了一下,没想到叶慕兮突然这么能说,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老太君已经揭过此事,没办法借题发挥,真是可惜。

  叶婉柔一脸关心的对着叶慕兮说道,“慕兮,你掉进池塘有没有摔伤?疼不疼,快让我看看。”

  就是这张虚假的面具,骗了叶慕兮整个上辈子。前世每次叶婉芙欺负叶慕兮,都是叶婉柔出来当好人。而叶慕兮为了大家的姐妹情分,也次次容忍。

  “谢柔姐姐关心,没什么大碍,不疼。”叶慕兮拳头握紧,心底的恨意差点没忍住翻涌出来,脸上却扬起一抹明媚的笑意。

  叶婉芙不屑的瞥了叶慕兮一眼,懒得搭理她。

  叶婉雪站在原地,冷眼旁观。

  “呵呵,没想到慕兮这么用心,看来这次是能给我们一个惊喜。让我现在都忍不住期待慕兮的绣品了。”赵梦兰恶毒说道。

  她知道叶慕兮准备的那副绣品乱七八糟,到时候拿出来,一定能把老太君气的再也不想看见她。

  “大娘过奖了,有柔姐姐珠玉在前,慕兮哪敢献丑。”叶慕兮款款一笑,脸上浮现一抹恰到好处的腼腆。

  叶老太君倒是慈爱地看着叶婉柔说道,“柔儿的女红一向是最好的,此次可是准备妥当了?”

  “祖母放心,孙女已经尽心准备,但求不让祖母失望。”叶婉柔轻笑。她很清楚叶家这些姐妹都只会是她的陪衬,堂堂江州第一美人,可不仅仅只靠一张脸,确实是江州地界最出挑的千金小姐。

  如果叶慕兮没重生,也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正在此时,门外的嬷嬷走进来禀报,“老太君,大少爷带着两位贵客来了。”

  “快请进!”老太君脸上扬起一抹惊喜,亲自起身迎接。

  当先一人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穿着一身金丝蜀绣的白色长袍,顶尖的冰晶蚕丝点缀着珠玉锦绣,单是一件袍子便价值千金。

  眉清目秀,玉树临风,遗世独立,当真是君子如玉,如切如磋,十足的清贵气质。

  此人便是江州第一世家君家三少君陌尘,江南四大才子之首。不知道多少名门闺秀的倾慕对象,传闻连皇家公主都亲自来江南,只为听他弹一曲。

  跟在君陌尘旁边的是叶家大少爷叶晋文,一表人才,江州有名的才子,但是在君陌尘面前完全成了陪衬。

  君家之权贵,即便是前世的凌武侯府,也要礼让三分。而君家和叶家有着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叶家很巴结君家,特意安排叶晋文和君陌尘交好,两家有着一丝交情。

  君陌尘犹爱古人书画,这次叶家拿出了好不容易买到的兰亭序字帖邀请他鉴赏,才让君陌尘大驾光临。

  顺便品鉴一下家族千金们的绣品。

  但比起君陌尘,此时却有另一个人,一瞬间就吸引人了所有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