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世子妖孽如仙

他穿着一身绯红色的锦袍,这么俗艳的颜色却被他穿的邪魅惑人。三千银丝如雪,随着微风轻轻飘动。

  鬼斧雕琢一般精致的五官,英俊的面容美的令人窒息。墨色的眼眸深邃如浩瀚的银河,神秘璀璨。薄唇轻抿,勾人心魂。

  只是一张脸就俊美的不像凡人,妖孽如仙。

  见到他才知道原来一个男人也可以用颠倒众生来形容。

  大乾第一权贵靖安侯世子,南宫凛。

  叶家诸位小姐的目光都被南宫凛吸引,久久无法移开,倒是叶慕兮前世经历过这样的阵仗,早知道这是一位怎样顶尖的人物,叶家这些小姐怎么肖像都不过水中花镜中月,最先低下头,默默思索。

  现在人已经来齐,好戏也要开锣了。啧,叶婉柔,叶婉芙,这次就给你们一个惊喜。

  “老身携叶家女眷见过世子爷。”叶老太君行礼说道。

  南宫凛的声音清冷,“老太君不必客气。”

  “祖母,还是快些让姐妹们拿出绣品吧,世子和君三少都等着看兰亭序的真迹。”叶晋文催促说道。如果不是用了兰亭序作借口,还真难请动这两尊大神。

  宾主落座,叶老太君笑着说道,“那就按着长幼顺序来吧。柔儿,你先。”

  叶婉柔微微一笑,从身旁婢女的绣篮里拿出一副绣品,两个婢女连忙将绣品展开。

  只见一副百花盛景图,春意贸然,百花争艳,栩栩如生。不过几寸的绣布上却勾勒出了百朵娇花,每朵花都不一样,最重要的是绣品很小,在如此小的绣布上绘制百朵娇花很考验功底。

  “婉柔这幅绣品,名为百花春。”叶婉柔声音轻柔,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却是向着对面的世子爷瞟去。

  但是南宫煜就好像一块冰块静静地矗立,眼神没有看屋中的诸女一眼。他本来就只是被君陌尘拉来看兰亭序,鉴赏绣品是君陌尘答应的,跟他没有丝毫关系。

  当然,屋中众人也没指望这位爷能开口,只是希望能得他多看一眼,那就是天大的福气了。

  “不愧是百花春,名副其实。这幅小小的绣品上就有一百种不同的花,各有特色,更难得的是叶大小姐这幅绣品已经展露了微绣的技巧,不愧是江州第一美人,如此的技巧,只怕整个江州除了你再无第二。”君陌尘啧啧一叹,他倒不是夸张,叶婉柔确实一直独占鳌头。

  能够得到君大才子如此夸奖,叶婉柔娇羞福身,“谢谢君公子。”

  叶老太君也很满意,放眼整个江州城,谁能比得上她家的孙女出色。

  “雪儿,你呢?”叶老太君心情大好。

  叶婉雪谦虚说道,“雪儿比不上长姐绣技高超,绣了一副《兰亭序》。祖母也知道我女红是决计比不过长姐的,独独擅长书法,也就只好取个巧了。”

  说着,婢女打开了叶婉雪带来的绣品,比起叶婉柔的绣品,这幅颇大,每个字都和兰亭序真迹一般大小。看起来很大一幅,但比起叶婉柔的百花春简单多了。

  但是这个巧取的太好了,因为君陌尘最爱书法,这次就是为了兰亭序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