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从圣诞节开始的故事

二从圣诞节开始的故事

  今年圣诞,正赶上双休日。晚上,打电话给忏忏,想找她去玩。裕忏忏告诉我,今天不能和我在一起了,她们一家正在外面吃饭。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颤了一下,她好像也觉察到不应该说到她们家,于是补了一句,我明天一定给你补上。你要乖乖的。

  “你要乖乖的……”

  先交代一下,前年我爸妈离婚了,因为他们总吵架,去年我爸因打人被带到局子里了,我和奶奶在一起过。我爸喝酒之后就爱打架,在家里打,在外面打。进去之后我和奶奶的生活开始变得很平静了。

  我是个绝对自由人,奶奶对我很好,对我很宽松,总是大彻大悟的和我说,人到世间走这一遭,干嘛总出难题自己难为自己呢?

  于是也从来不问我学校的一切,每天能看到我就很满足。她说了,要善待生命里一切与你有关的人,要创造暖暖的爱。我那个时候不明白,后来想起来,都会落下复杂的泪水来。

  难受的时候我就会和奶奶说,我不去上学了好吗?我就在家听你说话。我觉得你的话可比老师说的话有用多了。

  她会笑着回答说,去吧,孩子,我又能陪你多久呢?

  我和奶奶是两个孤独的人彼此相爱。我明明知道的。可有些时候就是会让她难过。我也渐渐觉得自己像老师们说的那样是个烂人,我只有能让奶奶难过的本事,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就像,这么一个日子我怎么能愿意在家里呆着呢,这里的一切都死气沉沉的。于是我平淡地对奶奶说声我出去了,来不及让她问我声去哪里,我已经摔上门走了。你说你会陪着我,可是这种时刻,我不想叫你陪着我,这可怎么办?

  街上一片温馨情调,可爱的彩灯闪啊闪,美得让我心里发酸。都是一同出游的,只有我是一个人。从现在开始想念,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的爸爸妈妈在每一个圣诞节都是带着我出去的。他们买银白色的发冠带在我的头上,我就像公主一样幸福着了。可那一切的一切,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吧?

  感情是人世间最脆弱的东西。总是从很浓郁变得越来越淡,最后再也找不到了。就像从前,家里一切都好好的时候,家里的生意没有败落,很富有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到他们俩能像现在这样。人的心灵就那么不堪一击,变穷后一切都没有了,包括当初那么温暖那么坚固的爱……

  不不不,我告诉自己,肖若儿你应该相信它们的。

  身体无指挥的四处游荡,徘徊到了一家小书店旁。反正也闲来无事,出于一种敬畏的心态对时间的消耗,我走了进去。冷冷清清的,放着很好听的曲子欣赏者却只有我一个。

  我翻着一些治愈风格的绘本,心慢慢温暖起来了。于是我又上路了。

  出了书店的门,我向着热闹的商业中心方向走着。甜蜜的一家三口与我擦肩而过,每路过一次心就被刺痛一次。行走的途中,一个女的摸了摸我的头,是那样的轻柔。我抬头,声音颤抖着说了声:“妈。”看着她旁边大块头的男的和脸上洋溢着快乐笑容的男孩。我就总想逃脱。

  对不起,我也想我的家了。

  不止一次的,梦里会回到那里去,一开门有一桌好吃的饭菜,爸爸妈妈奶奶全都微笑着等我了。

  妈妈用请求的口吻问我:“若儿,一个人走路不孤独吗,和你弟弟一起吃顿饭好吗?”这种情感让我泪流满面,有太多的埋怨却什么都说不出。你为什么不回去看看我?当初你为什么不说一声再见就离开了?你为什么给一个不是亲生的男孩子的爱比给我的都多。我才是你的孩子啊!不公平的一切,让我遍体鳞伤,伤得我麻木直到不知道别人爱我不会去爱别人。

  你竟然还问……我确定我没有听错了,问我孤不孤独?哇哈哈哈哈。笑着笑着然后我就哭了。

  那个甜甜样子的男孩问我:“姐姐,你怎么哭了?”我长叹一口气,想你说我怎么哭了,你抢走了我的母爱还问我为什么哭了。旁边那个男的也终于憋出一句话了:“和我们去吧。”

  男孩也说:“那个餐厅的东西很好吃呢。”看我点下头后,男孩高兴地把小手向我伸来,我就是再不情愿也得握住。我的手握着另一个孩子的手。我不知道该怎么叫他。

  男孩拉着我就往前走,两个大人变主动为被动在后面屁颠屁颠地跟着。想他们此刻看我的目光一定极为复杂,怕那表情太难看所以我一直没敢回头。这段路走的始终很尴尬。

  那个豪华的西餐厅曾多少次出现在我向往的梦里了?那气派和场合是我所无足奢望的。我们家有钱的时候我们三个都没一起去过。真是没想到,今天却以如此现实的方式走进来了。正在播放的歌曲叫做“平安夜”吧?记忆追溯到很小的时候妈妈教过我唱的。而现在,早已模糊不清了。歌词是什么来着?

  远处传来一阵圣洁的歌声,这样唱着——

  月光伴你如梦啊,月光伴你入梦……

  这让我开心了一点。有的时候没人说话。就打开窗户,看星星,看月亮,月光也一样,都是让人快乐和安静下来的东西。

  男孩活跃地叫道,我要水果比萨,我要香蕉奶昔!然后又转过头来问我,姐姐要什么?

  “和你一样吧。”我淡淡地说。

  一时间没人说话,气氛尴尬的很。我妈妈的男人皮笑肉不笑的说:“肖若儿胃口好大,和男子汉吃的一样多。”

  见我没搭理他,也没有继续自讨没趣下去。我妈妈看看我再看看他,迟疑一下说“你和你弟弟在这里好好呆着啊,我和你叔叔出去逛逛,。一会儿回来啊。”

  “那不送啊。”我说完这句话,男人的脸拉的比驴脸还长。

  他们没走多长时间,点的东西就端上来了。比萨没吃多少我就准备告辞。男孩抬起他那不丁点的小脑瓜,认真的问我:“姐姐你真准备走吗?”我说了一句:“恩,家里还有人惦记着呢。”我这句话说得多有水平啊!我才不需要你们的。根本就不需要。

  沿着到处都闪着灯光的街一路走回去。有一对依偎的情侣还叫我帮他们拍了一张甜甜的照片。

  回去,奶奶和平时一样习惯性地问我,你去哪儿了?

  我悠悠然地回答:“没什么,圣诞了嘛,去和我妈吃顿饭而已了。”她愣了一下,叹了口气说,你都好久没看看你爸去了。

  我歇斯底里冲她吼:“我没有爸,也没有妈,我什么都没有!”

  我是真伤心了。但其实我不想冲着奶奶发火的。发完火却又不知道怎么样开口道歉了。

  奶奶的眼角撇了下来,给了我一个背影,无助又苍凉。

  然后我跑出去了,我是多怕去面对老太太的泪水啊。就是从来假装看不见她的泪水,以为我从来没伤害她。我又有多快感让她后悔,顺便把我爸妈的那份加上。没有我爸又怎么会有我?我知道我会被遗弃我一定不要出生了。

  那一切,和我有联系却不够对我好的,想企图摆脱我的,或是替别人赎罪对我好的。我一定要让他们受伤,严重的受伤。

  你们都等着吧……

  茫茫的夜色,几颗疏星无力地闪着。忽然听见有人唤我,那是很轻很轻的唤声——是肖若儿么?

  我没有去正视他那太过奢华的目光。雪和泪在我那本来就不漂亮的脸上揉成一团。我想我现在一定很丑吧,丑得让人不愿再看第二眼。

  沉默有相当长的时间,路诚说了一句:“去我家呆一会儿吧。”

  他的声音很轻,可是像命令一样不可拒绝。我说声好,乖乖地跟在他后面了。朦胧的看他手上提着的东西,是各样的练习册。路诚在学校里“number1”的称号的确是不图有虚名。

  到了他家,在他开灯前我就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任眼泪狂泻,不知是泪还是水,眼前朦胧心更朦胧。我哭得从来没如此痛快过,好像把这一年来的泪水都哭出来了。

  他并没安慰我,他也许猜到或感知到安慰对于我是徒劳,只是悄悄为我打开灯。哭累了,从卫生间走出来,我转过头去看路诚,他马上放下手中的数学书,拉过一把凳子示意我坐下。

  坐下后我依旧看他,他却依旧去看那本数学书。那专心的样子挺可爱的。

  我说:路诚求你和我说句话好吗?他合上书说:那好,就告诉我你今天的心情为什么如此不爽吧。

  看我低下头去他也没追问下去的意思,我抬头,迎接他的目光说:“今天,不要赶我走好吗我不想回去了。”他想了想说:“随你便,恰好我爸妈昨天晚上出门了,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然后我就惊愕了半天。我的天,他不会真同意了吧,我可是就随便说说的。

  少年说话时那冷漠的眉眼,一直没有看我,我看了他好久也没有看我。没有一丝的温柔,哪怕是怜悯呢。独有的安静也挺好的,从桌上拿起一本语文书,学着他的样子,故做认真了。我看路诚嘴角微微扬起,然后继续投入到数书课本中。后来我才知道他根本没看进去。

  那我真的不走了。

  我自由的时间太多了,时间多的好多时间用来想没用的事情,并且这些没用的事情不会让我感到快乐反而让我难过了,这时,学习是最好的寄托。没有太多的人为我心痛了,我安心了。

  无限漫长的圣诞之夜,我与他对坐,在浓浓淡淡的温暖时光中,用书本安扶我那急躁得快发疯的心。我从来没这样安静过。路诚低着头思考着,清清纯纯的模样,偶尔透过窗户看看月光,我捧着书本,心无旁骛。直到楼下夜猫的叫声划破寂静。路诚抬头对我说:“如果你困的话,进屋睡吧。”我不禁问一下:“那你呢?”

  他看了下外边说,我还要过一会儿。

  走进屋去,躺下。这就是路诚的床吗,好软好舒服啊!枕巾上还有洗头剂的清香。可总是莫名其妙的睡不着,就看着客室的灯一直亮着,亮得刺眼。我悄悄地坐起来,趁着余光看到一个很厚的笔记本,那应该是路诚记的日记。我犹豫了一下,把它放在桌上,一页页地翻着:

  9月1日

  升入初中了,作为新入学的班级第一名荣幸地被那位笑起来很妖孽的老师支使的团团转。为了要满足自己的自尊心只好一味地这么装下去吧?

  被分到我们值日组的有一个有着忧郁眼神的女孩,不知是叛逆是淘气总是不听我的指挥。我不去对她发火因为我一向喜欢叛逆精神。通过点名我知道,这个女孩叫“肖若儿”,这个名字很好玩。

  9月8日星期三

  军训,那个肥头大耳的教官长相可真够有意思的。那个叫肖若儿的在我的前一排,身影总是孤孤独独。听她的原班同学说,这是个极为怪癖的人物。

  我接着往后翻,希望还能看到我的名字。路诚清秀的笔迹,带着我在他的内心世界里狂奔。

  6月2日星期一

  雨下得很大,我打着伞回家,远远地看见肖若儿在雨里慢悠悠地走着。往前快走了几步,把雨伞递给她,她却轻轻推开说:“不用,我喜欢淋雨过天青的感觉,你看天上没乌云呐!”她的脸上全都是水,头一次近距离地看她,发现这张脸好可爱尤其在微笑的时候,一如现在。看她文文弱弱的身躯一直向那边走去,一阵心疼。

  真的是很个性的女生,超凡脱俗。

  6月13日星期四

  肖若儿一直低头不语,忍受着老师那翻天覆地的厥言。老师训她时嘴里从来没出过好听词儿。原因就是,她隔着一个人和我说话来着。

  心里一阵刺痛,肖若儿,让我的心连同你的那份一起听他胡说八道些什么吧。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视线却一直在我身上。不知为什么,她总是这样看着我。这视线是穿越式的,在人山人海的电影院里也能追随到我。让我无处躲藏。

  今天又下雨了,叫肖若儿,她说,老师说我耽误你学习了呢,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进雨里了。

  现在是两个世界,伞外一个,伞里一个,不知是隔绝了我还是隔绝了她。

  老师说我耽误你学习了呢……

  看着外面的光亮,那是灯光,再看看里面的光亮,那是星光。把日记小心翼翼地放回原处,然后把窗帘拉好。好想对路诚说声谢谢。

  谢谢你见证我的,谢谢你指引我的和牵挂我的,谢谢你心疼我的,谢谢你惦念我的。

  我希望能和你有段故事,希望它从今天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