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时间的彼岸01

自序给自己的礼物

  作为一个相对安静、相对宅的人,小时候阅读是爱好,长大后很自然变

  成了一种习惯,阅读的范围从纸书到网文,从历史、哲学、科幻、武侠、推

  理直到言情,口味庞杂,无所不包。

  很长时间里,我满足于当一个读者,享受阅读的乐趣。真正起了自己动

  笔写的念头,还是在2008年2月一个无聊的黄昏。

  注册“青衫落拓”这个名字,来源于一句旧诗:青衫落拓江湖行。算是

  以前看武侠小说时落下的后遗症,也间接反映了一点儿矫情。其实平时不能

  免俗地讲究穿衣,爱好物质生活,却又多少希望自己有青衫落拓穿行闹市的

  潇洒不羁。

  到2013年,写文已经整整五年。

  一旦开始写文,才突然发现,原来已经积蓄了很多故事在心间,而且某

  些细微的感受不再像以前那样一闪而过,被自己忽略掉了。

  写了这么多故事,时间与回忆始终是我关注的一个主题。

  每一所房子后面都曾有一个完整的生活,每一个人都会有一段关于自己

  的愿意珍藏的记忆,每一段时间都上演过不同的相遇分离,每一个人生都有

  不为人知的起伏跌宕。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所有故事都有一个缘起,总结起来,不外是曾经陌生的两个人相遇,或

  者已经陌路的两个人再次重逢。当然,在平常的生活中,不是所有相遇都能

  凝结成相守的缘分,更多时候,重逢也只是再次擦肩而过罢了。而到了作者

  笔下,却总能由此衍生出无数悲欢离合的可能,有时甚至会超出自己的最初

  设定。

  五年时间,这本《谁在时间的彼岸》是我出版的第十本书,也是我花费

  心力最多的一本书。

  对一个有一份正职工作要完成、实在算不得勤劳的人来说,辛苦吗?

  也许。

  但是,对我而言,每天过着正常有序的生活,不管怎样平静、满意,都

  会有一种暂时从中抽离的冲动。通过写作,把那些因场景而生的感触化成文

  字,再把一个个故事由简单的概念整理成形,讲得完整、圆满,正是将自己融

  入某种不可能经历的生活中的一个过程,可以低成本地体验另外一种人生。

  从这个意义上讲,写文又是给自己的一个礼物。

  你是永恒的人质,你是时间的俘虏。

  ——鲍里斯·列昂尼多维奇·帕斯捷尔纳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