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必须救我

帝城半岛五星级酒店

  22岁生日宴会已经接近尾声,厉浅洛步伐已经有点凌乱,脸色比着刚才更红,像是涂了胭脂一般。

  电梯到达8楼,付辛茹握着厉浅洛的手收紧不少,思来想去,绝对不能让厉浅洛上了戚泽明的床。

  她做了一个决定,拉着厉浅洛往走廊最里面走去,直到最后一个房间,酒店服务员刚送完餐,还没来得及关门。

  “你好,里面的人是我朋友,我进去一下,你不用锁门了。”服务员不疑有她,推着餐车离开了。

  付辛茹顺着门缝看到室内一个高大的背影,穿着酒店的睡袍,应该是刚洗完澡。

  是个男人就行,没有多想,一个用力,把厉浅洛推了进去,并快速的关上了房门。

  抬起头瞄了一眼摄像头,还好,这个房间位置,是个死角,摄像头拍不到。

  整理了一下波浪般的长发,若无其事的往另一间套房走去。

  厉浅洛被推进一个房间内,灯光昏暗,迷迷糊糊中看到一个男人,转过身来,眼神锐利的看着她。

  她猛的打了一个冷颤,咦…好冷的眼神。

  只是身上的不舒服没让她多想,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踉跄的走向那个男人,她现在非常需要一些东西,她自己都不知道需要什么。

  “滚出去!”在两个人距离还有不到三米的时候,斯靳恒看清了女人的面容。

  乌黑的长发由专业造型师梳成华丽复杂的长辫,优雅高贵。白色的礼服将她的优点全部显示了出来,美丽的蝴蝶锁骨,丰满到刚刚好的身材。

  礼服下半部分是由高到低的弧线,右半边漏出她洁白修长的腿,裙角点缀着闪闪发亮的小钻石。

  脚上8公分高的红色的细跟镶钻凉鞋可以看出来她的性格开朗,坦率,真诚。

  此刻,全球限量版的高跟鞋正在被她粗鲁的甩出去,距离不到一米,他看到了她小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我有点难受,能给我点凉水吗?”厉浅洛正在和右脚上的高跟鞋奋斗,任她怎么甩都甩不掉。

  最后索性将右臂拦上男人的脖颈,左手轻轻一动,最后一只高跟鞋被她成功的甩出了三米远。

  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那是中调白色睡莲和小铃兰的香气,国际知名品牌—放纵。

  她全身上下无一不彰显着华丽和高贵,一个走错房间的千金小姐?可能吗?

  毫不犹豫的拉下她攀在自己脖颈上纤细的手腕,往门口走去。

  可是,女人双腿发软,忽然没了支撑,直直的跪在洁白的地毯上,一只手还被他拉着。

  “莫名其妙!”斯靳恒已经没有耐心了,大力的甩开她的手,准备给酒店总台打电话。

  刚拿起座机话筒,地上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从他的背后轻轻的搂住了他的腰。

  “我不舒服,你救我。”她软软的哀求声在昏暗的黑夜里,别有一番滋味。

  斯靳恒放下手中的话筒,看着她的眼神里透漏着丝丝犀利,“说!是谁告诉你我今天抵达帝城的,你是谁…”派来的。

  只是他的话没说完,女人就大力把他推到在身后的沙发上,她自己紧跟着扑了上来。

  “男人!我…现在很难受,本小姐…命令你必须赶快救我!”

  命令他?!

  斯靳恒压抑着身上的反应,嗤笑一声,毫不犹豫的推开身上的女人。

  好,他承认,这个女人的确很迷人,但是,对方低估了他的克制力!

  “我的话再说最后一遍,赶紧给我滚出去!”

  厉浅洛踉跄的后退了几步才站稳,她根本听不到男人在说什么,她只知道那张感性的薄唇轻轻的合启,让她越来越难受。

  毫不犹豫的拉开背部隐形的拉链,礼服掉落在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看着眼前她的身体,斯靳恒的眼神越来越深邃,对方看来很强大,找来的女人很有意思。

  厉浅洛虽然脑袋不清醒,但是,在男人准备把她直接丢出去之前再次如饿狼般扑了上去。

  “好痛,哪个不长眼睛的弄痛了本小姐…该死的…”

  女人正常的反应让斯靳恒诧异了几秒钟,放慢了动作,中间换了好几个地方,后来都是毫不留情…

  直到天的东方泛起了光亮,两个人才相互依偎沉沉的睡去。

  艳阳高照

  屋里的冷气太强,把熟睡中的厉浅洛给冻醒了,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想拉回被子继续睡觉。

  找了一圈,原来被子掉地上了。

  等等…不对!她怎么浑身酸痛?怎么会在酒店?

  猛然坐起身,豪华的房间内只有她一个人,地上扔着他们的衣服,还有一件…睡袍?

  震惊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作为一个成年人,她当然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昨天晚上…她被辛茹扶上来休息,然后呢?那个男人是谁?

  该死!怎么会不记得呢?

  厉浅洛坐在大床上发呆,欲哭无泪…

  下了床,双腿发软,努力的走到窗台前,拉开窗帘。

  外面的太阳甚是刺眼,看来时间不早了,估计已经是下午了。

  厉浅洛怎么都想不通,怎么会发生这种狗血的事情,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呢?

  看着窗外的景色,她知道自己还在半岛酒店,窗外的景色很美,微风轻轻的吹着,带着花香的风拂过了窗帘,粉色的纱帘飘飘荡荡,很有几分美感,可是现在的她根本无心情去欣赏这些。

  她脑子里一团乱麻,揉了揉发疼的眉心,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屋里床头凳上放了两个精致的包装盒,打开是一套白色雪纺连衣裙。

  厉浅洛准备洗个澡赶紧离开这里,步行有点艰难的走进浴室,浴室里还有几样价格不菲的男士洗漱用品,这应该是那个男人的吧…

  摇了摇头,给浴缸里放了满满的水,让自己泡进去放松放松身体。

  一边泡一边回想昨晚那疯狂的一夜,喃喃自语:“昨晚的男人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