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阔别六年

第1章阔别六年

  一大清早,陶小娜在客厅里狂叫:“他回来了!他回国了!我已经约好聚会了,晚上七点在…”

  客房里,罗青丽拉上辈子,蒙着头,却瞬间、醒了。

  然一直到夕阳西下,罗青丽才顶着一头赭哩水特浓的乱‘草’从床里趔趄的坐起来,躬在床边,两脚光着,脚边凌乱,连同她此刻的心,再次被打乱了,或者根本就像是她这六年来的生活一样,一直乱着。

  蘑菇着,她挪坐去梳妆台前,一堆化妆品都是来自夜市地摊,能够满足她脸上的需要。她不属于需要化妆品的那类女人,但她化浓妆。

  半小时后,罗青丽穿起了一套呢子裙装,白色的,包括拉链和针脚。她站在立镜前,镜框周遭搭坠着各式的长裙短裤,把镜面挡得所剩无几,她从缝隙里看了看自己今天的装扮,然后踩着白色的七分高跟皮靴出了房门。

  屋里空空如也,陶小娜早已经激动地去赴约了。

  罗青丽像往常一样拎着话筒站在斑斓的红灯绿酒中,看起来饶有兴致地唱着客人点的歌,一直兢兢业业的她今天居然跑调又忘词,幸好崴在环形沙发里的几个男女客人已经酒过半巡,醉的醉倒的倒,并顾不上挑剔小姐的唱功如何。

  不知道陶小娜把大家约在了哪里,应该是高档的咖啡厅或者西餐厅之类的符合诸位的身份的地方吧。罗青丽如此想着,又拼命地甩开逐一重现眼前的身影,偏最想忽略的一个,却始终抹不掉,甚至清晰如昨,他的五官还是那样年少,带着骨子里的贵族气,鹤立鸡群于他们这伙杂草当中,桀骜熠熠。

  听说他在国外读大学的时候已经开始接手家族生意,听说他是地球另一面的那个城市里的十佳华杰,听说他一直从不接受专访,听说他一直低调又神秘…就是这样的,罗青丽关于章阔卓的一切都源自听说,就像一个从未与他相识过的陌生人,端着财经杂志,看到有关这位青年俊才的报道,嗟叹两句而已。

  他们却偏偏不是那样简单的毫无关联。

  ‘芬贾’是一间酒吧,女老板叫贾芬,原本叫‘贾芬’,濒临关门,后来改成‘芬贾’,门庭若市。多像人一样,颠倒之后,都变了。

  老板今天也忙,却是在忙着清场,于是风风火火地也来到罗青丽的包间,一脸抱歉的笑意,鼻尖挂着汗珠,甚至免单。客人们也就不多为难,三两搭肩地走了。

  所有的小姐都被集中去了大厅,她们谈论着什么大人物包场了,于是好奇地兴奋地,有的去补妆,有的去更衣。罗青丽是这里的老人了,虽然她才23岁,她经历过很多大人物来包场,所以见怪不怪,依旧白色超短裙,银白色妆容,不紧不慢地踩着七分跟,随波逐流地也涌进了大厅的位置。

  罗青丽过来的时候,老板已经介绍过今天包场的这位重要客人了,虽然罗青丽没有听见他的姓字名谁,但眼前居主位里坐着的西装名贵的俊朗男人,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罗青丽的目光看似无意地滑向陶小娜,她居然把老同学聚会的地点定在了这里,看着陶小娜并不回避罗青丽的冷目冷眼,这应该又是陶小娜的小伎俩了,就像六年前一样,小丑还是那个小丑,主角也还是那个主角。只有舞台和背景,因时过而境迁了。

  葛林飞坐在章阔卓身边,保镖又保姆的样子,亦如当年。因为章阔卓出国的那年,丢弃了所有可以丢弃的,唯一带走的就是他的小跟班葛林飞。葛林飞也西装笔挺的模样,像个白领。

  只见葛林飞会意地靠近章阔卓,领了什么吩咐,然后大厅里花花绿绿的小姐们被老板全体遣散,有薪水又提前下班,除了想钓金龟婿的,其他都算乐哉。

  “客人点名要你留下。”老板拿起自己的二手名牌皮包也要下班的时候却拦住了罗青丽,语气中满是诧异,但不多问,只嘱咐说:“店我就交给你了。”

  目送众姐妹和老板悉数离开,罗青丽心上的氧越发稀缺,她知道,他认出她了,就像他已与当年那个少年天壤之别,她也一眼认出了他一样。

  他们并肩坐在一张靠墙的桌边,相互无语。然后陶小娜和罗青丽也应时到了。“嗨!是不是我们迟到了?”陶小娜人未到桌,声先奔,然后她小跑了过去,先跟章阔卓打招呼:“欢迎你回家!好久不见了!”有点语无伦次,说完好半天才想起来坐下。罗青丽的步子也才来到,坐下,叠起二郎腿,翘起高跟靴,又放下,起身,去厕所。而后,又有几个同学来到,像下饺子,分散各桌,因为每桌最多坐四个,加上相互之间有疙瘩的,每桌也就坐两个。

  陶小娜和田萌热聊起来,声音不小,罗青丽在厕所里都听得见。田萌是正常的女生声音,蚊子一般,所以陶小娜倍受瞩目,也理所应当,因为她是聚会组织者,每年皆是。罗青丽回来的时候,位置已经被田萌占了,所以她随便找了空座坐下,没有同学来跟她打招呼,因为她装束的变化,几乎不被认出。

  老板来了,看见店里的一拨客人,立刻迎了上来,睡眼肿胀但亲切:“是同学聚会吧!年后聚会特别多!”话落,转眼看见角落里的罗青丽,笑道:“姐,是你同学?我去安排雅间,都是一起的吗?”所有人的目光往罗青丽身上集合。“九个!”罗青丽略微点头,然后告诉。“好的,各位雅间请吧!”说着,老板先行打点去了。所有人陆续起身,往雅间进去。空调开了,立刻暖和起来,各人脱了外套。桌边六女三男。女士有张红、杨娓、刘芝、田萌、陶小娜、罗青丽。男士有郑延波、葛林飞、章阔卓。

  “大家这一年都有什么新变化没有?”陶小娜每年固定的开场白。

  “我还那样。”张红也还是那个张红,利落简洁,她已经做到了副总,有车有房。

  “就咱们那破学校,害得我毕业之后又连续进修了好几个文凭才算摆脱文盲!”说话的是杨娓,在读博士,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儿。

  “去年刚聚会完我就下岗了,后来自己开了个火锅店。”刘芝自信干练的微笑依在。

  “我什么都没做,在家里。”田萌耸耸小纤肩。

  轮到陶小娜:“我刚当上班主任!”

  “我拿了医师证了!”郑延波欣喜。

  葛林飞:“我还做汽车业。”

  全盘介绍完毕,除了罗青丽和章阔卓,也没人过问他们,章阔卓的脾性众所周知的不近人情,罗青丽是因为她们压根就没想起来她是谁。

  九杯咖啡和果盘粉墨登场之后,各人便开始打开话匣子,特别是女人居多的场合下。

  “聊什么呢?说来大家听听!”陶小娜受不了被女生排斥在外。于是田萌发言了:“我们刚才在聊罗青丽,还记得吗,以前在学校挺清纯的一个女孩子,听说现在混舞厅夜吧那些糟糕的地方!”刘芝接下话来:“不要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她也不来参加每年的聚会。”

  陶小娜含着一颗樱桃转眼来看身旁的罗青丽,想笑但没敢。罗青丽边听着有趣的关于自己的传闻,边熟练的叼上一根女士长烟,点燃。

  章阔卓一直在美国生活,女士吸烟很平常,只是葛林飞靠近耳边来说了一句:“吸烟的就是罗青丽。”章阔卓才抬起眼帘来看了两指夹着长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