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往事回首

第13章往事回首

  下午回到市里的时候,已经傍晚了,苏晴雨马不停蹄的回到所里,托文员小张查带回来的两个名字,因为她知道罗青丽心里很着急。

  小张是专门管理户籍资料的,她坐在电脑前拿过两个名字的时候,忽然眼前亮了一下,跟苏晴雨说:“真巧,我们村里有一对早已经去世的夫妇跟这个重名,有十多年了吧!”

  苏晴雨一听,也觉得很巧合,于是问她:“你们是哪个村?”

  “田河子村,回家得好几个小时的路程呢!”小张告诉。

  “你听过章阔卓这个名字吗?”苏晴雨试着问了一句。

  “苏姐,你怎么知道?”小张似乎很吃惊,然后告诉:“我们家跟章阔卓哥家是邻居,名字也是挨着取的,他叫贺,我叫喜,贺喜贺喜,农村都讲个彩头,姜大爷和大妈走了以后,章阔卓哥也没再回去过,我们家帮着照看了好几年房子,才被村里回收了,地也才分了!”

  苏晴雨听着眼前的小张说的头头是道,忽然间倒迷茫了,“章阔卓是他们的儿子?小张,把你知道的都跟我说说!”

  “恩,”小张拽了一把椅子让苏晴雨坐下,开始回忆:“章阔卓哥可能不是姜大爷的孩子,我也是听村里人说的,还有人说章阔卓哥是被亲生父母给接走了,章阔卓哥本来是在城里的一间中专学校念书,姜大爷和大妈也是到城里来看他才出的车祸,我刚来这里工作的时候家里人还让我查查当年的资料呢,”说着,小张在电脑上点了几下,调出多年前的那场案卷记录,边说:“当年派出所也到了现场,所以电脑里有事故的记录,那个时候虽然记录的不是很规范,但时间地点这些基本情况都有,苏姐你看,车祸现场是在长途汽车站附近。”小张指着电脑屏幕跟苏晴雨说。

  半个小时之后,苏晴雨把葛林飞约出来先跟他说了查来的这些,葛林飞也从总公司那边查了些资料,一是董事长夫人不姓姜,他原本以为章阔卓是随母姓;二是董事长夫妇曾经经历过离婚风波,而且跟章阔卓做过亲子鉴定,这件事在美国总公司里有不少人知道。他们商量之后才把罗青丽叫出来,把查来的所有都跟她说了,虽然三个人都不能断定当年事情的细节原委,但查出来的已经够沉重了。

  “我想可能是这样的,”半晌,罗青丽缓缓的说:“章阔卓的亲生父母找到了他,他决定回到他们身边,上好的大学,过本该属于他的生活,养父母知道后来城里找他,出了意外,所以他才一直忧郁内疚的活着。”

  “也可能是章阔卓不愿意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养父母来城里劝他,出了意外,或者,是他想回到父母身边,养父母舍不得他,章阔卓没回家过年,所以他们年后来城里看他的时候出了意外,再或者是…”葛林飞说着,便停了,因为养父母出了意外是不变的结果,无论过程原因是怎样的,所以那一年,章阔卓因此改变了。

  苏晴雨却有另个疑问:“听小张说,从她记事时起邻居家就有章阔卓了,那么他小的时候是怎么离开了亲生父母,是被拐卖的还是走失的?”

  苏晴雨所说的是章阔卓的第一次命运转折,他的人生路线图曲折的让罗青丽心酸彻痛。“既然已经这样了,就把这个秘密连同我的那个,一起彻底隐埋。”罗青丽做了这个决定,然后先回家了,因为她此刻特别迫切的想回家,回她和章阔卓的家。

  “我也觉得忘记这件事比较好。”苏晴雨看着罗青丽远去的背影说。

  “我倒担心章阔卓有一天会知道当年罗青丽的那件事。”葛林飞担心。

  “当年犯事儿的那几个该判的都判了,在罗青丽之前,他们还曾经轮奸过其他女孩儿,只不过罗青丽做了证人,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章阔卓应该不会知道。”苏晴雨觉得。

  “罗青丽的出事跟章阔卓真的有关系?”葛林飞一直都很想知道。

  时过境迁,苏晴雨也只是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女生一直暗恋着一个男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生得罪了一群社会上的混混,他们看他不顺眼要去劫他,被女生不巧知道了,所以她去救他,却遇上了那群混混,如果她叫他的话,他一定会回头来救她,他也就会有危险,所以她至始至终都没出任何声音。”

  听着,葛林飞的眼前仿佛又再出现了多年前的那一幕,漆黑的夜晚,巷灯微弱,男生孤独买醉的身影,女生在后惊恐但又安心的看着他完好离开的背影…。

  “明天继续上罗青丽家噌饭去吧!”苏晴雨深呼吸后建议。

  “中专毕业之后,我在一家工厂里干流水线,有一天,章阔卓突然打电话给我,然后帮我上了夜校,再到后来我进了腾进公司,飞来飞去的变成白领。我很感激他,所以问他,我们算不算朋友,他居然故作深沉,”葛林飞忿忿的说,“也好,去把他吃穷,看他还不承认我这个唯一的朋友!”

  说完,两个人相视着笑了,虽然心里还含着泪。头顶上的夜空斗转星移,风云变换,每天都有一幅新的画面,而过去的也早已经远去,不见。

  又是一天清晨,罗青丽坐在阳台的画架前,调着蓝色颜料,窗外晴空万里,祥和徙。章阔卓买了粥和油条,从外面回来,把早点放进餐厅,上楼,进了阳台,她正在把调好的颜料涂在光白的纸上,画得是天空,是他们一直调不出想要的那种颜色的天空。

  罗青丽微停手里的画笔,问他:“你看是这是什么颜色?”

  章阔卓认真的看了看,说:“罗青丽。”说完,才觉得跟她的名字一样。

  罗青丽又拿起画笔在天空里写了三个字‘章阔卓’。

  “写上我的名字做什么?”他不明白。

  “没什么,让别人以为这是你的大作,或许能多卖些钱,如果写我的名字,估计倒找钱都每人买。这就是人和人的不同。”她建议着,笑容坏怀的。

  “以你的能力管理酒店问题不大。”说着,章阔卓看着‘TJ’高兴又意外,他还记得‘芬贾’,记得早已经认定了她。

  罗青丽也随着他的好心情而心情好,随着他的坏心情而坏心情,从此她的喜怒哀乐,是从很久以前,她的喜怒哀乐已经完全不是自己的了。她不曾表白过的爱情,已经逝去多年又奇迹回来,虽然此刻她还沉浸在梦境没有醒来,但总有一天,都会醒来的。现实就是这样苍白又有力,让人不会沉醉于短暂的幸福太久,而总会让人跌入到痛苦的深渊很久很久。无论纯净清蓝的天空还是长途汽车站外阴霾灰蓝的天空,她曾想画的是学校里偷看他时的幽蓝天空还是巷子迪厅外的黑蓝色的天空,原谅之后他们的天空就只会是罗青丽色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