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同学聚会

第2章同学聚会

  桌边其他人因为吸烟,先是一愣,而后也不再大惊小怪了,继续各聊各的。郑延波的一句问话再次打破了平淡的聊天局面,他莽莽的直接问章阔卓说:“你这次回国有什么事吗?”顿时桌边鸦雀无声,只只耳朵极限扩张。

  章阔卓半温不火的答说:“相亲。”

  葛林飞两眼直直的盯着章阔卓,他还以为他下飞机时说的是晕机话,没想到是真格的。众女人听到这两个字更是心头一悸。郑延波又问:“是有已经订下的对象了吗?”

  “没有。”章阔卓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的英式西装,白色衬衣,但无论身上的西装有多么华丽,也都输给他的长相和外型,这是定论。

  “那你打算找什么样的?”郑延波本是个人缘一般的人,但是此刻桌边的女同学们特别喜欢他,因为他的‘话唠’。

  “应该是在认识的人中找一个。”章阔卓回答,字字清晰。在熟悉的人中找人生伴侣这符合章阔卓的性格,因为他不喜交际。但如此一来,问题接踵而至,桌边的女人们都属于‘认识’行列,且统统未婚。

  罗青丽把烟捻进烟灰缸里,起身先走了。

  田萌实在纳闷难忍的问了一句:“她也是我们同学吗?我抓破脑袋都没想出来是谁?”张红也问:“陶小娜,你组织聚会,你打电话通知,她是谁呀?”

  “她是…”陶小娜满脸尴尬,说:“罗青丽。”

  桌边刹那,鸦雀无声。

  章阔卓缓缓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葛林飞也随之起身告辞:“各位我们还有事,先失陪了!”还没等桌边的女人们先后起身相送,两个人已经消失门外,雅间顿时冷却彻底,聚会也就该散了。

  章阔卓寻着罗青丽的身影,一直到了吧台边,她坐在高脚椅里,一身白装,霜白眼影,亮白睫毛,银色唇彩,异饰浓妆,很是扎眼。葛林飞拎着车钥匙,看着章阔卓往吧台方向走去,而后才看见罗青丽,她的那身装扮实在让人难以恭维。

  罗青丽正在喝酒,根本没注意章阔卓过来。“可以坐下吗?”他突然出声,一身高档西装也十分扎眼。罗青丽准备走开,不想跟他说话。“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吗?”章阔卓用问话拦下她。听这,罗青丽不羁的笑了,回说:“我对你这样的男人没兴趣。”

  “明天晚上,我会带戒指向你求婚,你做好准备。”说完,章阔卓先走了,背影依昔如昨般内敛风韵。

  求婚?罗青丽半晌才回过神儿来,睡眠不足产生幻觉了?

  下午三点,罗青丽照例去酒店上班。晚上九点下班,然后去酒吧唱歌,最后一站是去舞厅领舞,通常折腾到快天亮,下班,白天睡觉。这就是她的生活,活在夜风里的女人。

  第二天晚上七点的时候,罗青丽正在站班,领班径直向她走过来,不带任何表情:“现在去钻石套房,小心服务贵宾。”

  罗青丽从服务台出来,往贵宾厅走去,她是最低层的员工,属于客房服务部,工作服是米色的连衣套裙。

  钻石套房里,葛林飞正捧着调查来的资料跟章阔卓作汇报:“昨天聚会去的‘芬贾’是罗青丽给改的名,所以老板叫她姐,没看出来,还挺有生意头脑!”自言自语又继续:“她姊妹六个,最小的是弟弟,她是老大,二妹读研,三妹大四,四妹大一,五妹高二,罗青丽供着四个妹妹上学。弟弟上初一跟着父母在乡下。四个妹妹?”葛林飞掰着手指算起学费来。

  章阔卓的神情也顿时深沉片刻,说:“以后我来负担她们的学费。”“你真的打算跟罗青丽结婚?”葛林飞错愕的表情。“还有什么?”“没…没了,所有关于罗青丽的东东都在这里了!…”葛林飞有些吞吐,因为他对章阔卓隐瞒了一部分关于她的资料,因为他需要去验证。

  章阔卓的目光缓缓的移向硕大桌面上小方盒里的钻石戒指,没再说什么。

  半刻,罗青丽来了,门开着,她看见房间里的他们,愣在了门口。葛林飞收起手里的文件夹,微笑的迎上去:“罗青丽,进来吧,你比在学校的时候变化真大!”顿顿的,罗青丽进了房间,听着昔日同窗的评论。章阔卓从桌边起身,并拿起了戒指。

  “…你开什么玩笑?”罗青丽突然慌神的发火。章阔卓却语态如故的说“昨天我已经跟你说过了。”罗青丽难以置信的直直的看着他,而后她拿过戒指,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扬起来给他看:“满意了吧,我可以做你的小丑,但是你不知道‘欣赏’我的代价也很高,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我给你打个折,就这只戒指吧!”她赖皮,耍着痞女的性子,因为戒指戴在手上真的很合适,就像是量过她的指围为她专门订做的一样。

  “非常合适,婚礼的时间是明天…”章阔卓径直告诉。“明天不行,我要睡觉,我每天领舞都到天亮,如果客人不放人,跳到中午也常有!”罗青丽想也没想便硬生生的打断了他的无厘话。“好吧,婚礼再定,明天有车去接你,把身份证准备好。”章阔卓却口吻依然淡定。罗青丽真的糊涂了,满眼迷茫的扫过他的透澈的双眸,顿顿的问:“你,究竟想干吗?”

  “结婚。”他吐字清晰。罗青丽的脑子突然像试验了一颗核弹,只轰隆一声。他疯了,她觉得,所以她也疯了,毫不留情的斥着:“我是个在酒吧唱歌的舞女,你想气死你的父母吗?”章阔卓的眉间动也没动,回说:“做什么工作你做主,结婚我做主。”罗青丽顿时全身上下乱成了毛线团,却只剩无力的喃喃:“你是不是神经错乱了?就算急着找人结婚,也有排着队的呢,她们个个都有正经职业,身家清白,闭着眼随便摸一个都比我强,我是不是上学的时候得罪过你,你现在要这么整我?”

  “把你的条件告诉给葛林飞。”说完,章阔卓又先走了,他要去赶飞机。

  罗青丽呆呆的站在原地,她不明白都发生了什么。葛林飞轻步走到她的身边,安慰她:“既然章阔卓决定这么做,你就答应了吧。”“你也不正常了?”罗青丽奇怪这都怎么了。“像章阔卓这样的男人,你该死命的抓住才对。”葛林飞自己都摸不着头脑,他为什么要劝她。

  “章阔卓他,在国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或者脑袋受过撞击什么的?”罗青丽纳纳的问了一句。“没…没撞过,如果有条件你尽管说!”葛林飞转回正题。条件?罗青丽突然脑子里一片空白,条件通常就是指钱,她做梦都没想过要章阔卓的钱,她此刻只觉得荒唐加透顶。

  从酒店离开后,葛林飞先把章阔卓送去了机场,然后给陶小娜打了通电话,因为她那里有所有同学的联系方式,他要找一个人,她叫苏晴雨。

  晚上八点的时候,葛林飞来到英茵区派出所的门口,又等了一个多小时,片警们才忙完回来。“苏晴雨!”葛林飞凭空喊了一声,因为他认不出哪个是苏晴雨了。一个女警听见喊声,转过身来,然后冲他走过来,笑了,拍他的肩膀:“是葛林飞吧!”苏晴雨意外见到老同学,非常高兴。葛林飞看着眼前的英姿飒爽,依稀还有点当年的朦胧印象,笑起问候:“十多年没见了吧,挺好的吧!有时间吗,想跟你聊聊呢!”苏晴雨看了一下手表,反问:“是找我有事吧?说吧!”

  “我是想问问罗青丽的事?”葛林飞开门见山。听罢,苏晴雨的笑容顿时僵缓了下来,或者还有些敏感,“为什么问她?”

  葛林飞于是全盘告诉她,章阔卓的求婚,及对罗青丽的调查。苏晴雨听着,凝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