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新婚如梦

第5章新婚如梦

  章阔卓住在风景园高级别墅小区,靠里边偏安静的一处。葛林飞把车停在外面,因为等下还要出去。两个人进家后先楼上楼下的通览了一番。

  “估计她得单独住。”章阔卓说。

  “彼此需要适应嘛。”葛林飞回。

  “把我的卧室腾出来吧,那间房最宽敞。”章阔卓说。

  “我给搬家公司打电话。”葛林飞掏手机。

  “不是搬家,只是挪间屋子。”章阔卓说。

  “那也得找人来搬呀?”葛林飞问。

  “你不是经常去健身吗。”章阔卓说。

  葛林飞无言。两个男人站在一楼客厅面对面的商议定后,重新回到二楼,开始搬家具,章阔卓从原来的主卧室搬进了客房。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穿着衬衣流着汗站在新卧室里。

  “只剩你的床了,太大了,搬不过来好像?怎么摆都多一截!”葛林飞前后左右的拽着卷尺。

  “打电话给家具公司,让他们送张新床过来,符合这个房间的尺寸。”章阔卓说。“那你的大床呢?”边问,葛林飞边去翻外套,找出手机。

  “给她用。”章阔卓说。葛林飞突然心底有点小触动,他打开电话,说了尺寸,定了新床。

  半个小时后,家具公司的人把新床送来了,又帮忙装进了新卧室,结果小了一点点。“你怎么量的。”章阔卓说。“我是设计汽车的,又不是室内设计,小了总比大了摆不下的好,凑合用吧!”葛林飞回。

  “谢谢你们。”章阔卓跟家具公司的人握手。葛林飞掏钱,收发票,然后送至门外,再回来。

  完全收拾停当,八点半,他们在楼下餐厅里喝茶。“二十分钟你能做出一桌菜吗。”章阔卓说。葛林飞立刻放下茶杯拿起手机,打电话订餐,晚餐搞定后,两个人又继续坐在餐桌边喝茶。

  “是不是该买点鲜花。”章阔卓说。“还要不要买几张红双喜贴在门上、墙上和玻璃上!这些等办婚礼的时候再弄,你们只是登记了,还得办个婚礼,把双方的家人、亲戚,你的员工、她的朋友都请一请,这是习俗。”葛林飞回。

  九点整,馨梨酒店后门,黑色的凯迪拉克爱都准时的停在路边。酒店客房总柜台里的罗青丽却还在发呆,她已经发了整整一个班的呆了。

  “罗青丽,该交班了,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敬业。”领班中指上挂着一大串钥匙,敲打着柜台,叫醒里面发呆的人。

  抬头看了看电梯墙上的时钟,罗青丽才想起下班的事情,今天的六个小时过得真快,才走了一下下神儿就该下班了。她从前台走回员工换衣间,打开自己的衣橱,把一本正经的围裙服换下来,叠整齐放进去,再把团窝在角落里的桃红色的呢子裙拿出来,穿上,蹬上高跟皮靴,锁上衣橱,下楼,往后门走去。

  后门口,众多下班的员工又再对停在路边的豪华轿车指点起来,葛林飞则目不转睛的盯着一个又一个从酒店里走出来的人。“她出来了!”说着,葛林飞下了车。章阔卓也从后面下了车。

  罗青丽过马路的时候才看见他们两个,顿了半刻,身边经过的同事越来越围观,她赶紧往汽车走去。“你们怎么来了?”她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们已经登记了,你得搬到章阔卓家里去,我来帮你搬家!”葛林飞说。章阔卓打开车门:“上车吧。”

  “非要搬家吗?”罗青丽坐进车里,然后往里,章阔卓也上了车。葛林飞回到驾驶座,从后视镜里问她:“今天晚上还有没有其他的兼职?”“没有,我有点头疼,想早点回家。”罗青丽觉得心里就像要下雨之前的闷热低压,喘不透气。

  “用不用去酒吧和舞厅请假?”章阔卓问。“不用。”被这样一问,罗青丽更觉得别扭。

  快到陶小娜家楼下的时候,罗青丽突然想起来,于是嘱咐他们:“陶小娜还不知道,先不要告诉她!”“喔。”葛林飞应下。

  罗青丽打开车门下车,边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点数,边走进楼道,一跺脚,楼道里的灯就亮了,每到一层跺一脚。他们则跟在后面,上楼。三楼西户,葛林飞按门铃,因为罗青丽还没数完钱,“你数钱干吗?”他问她。“我得把房租给结清。”说完,她忽然转头问章阔卓:“你那里不要房租的吧?”

  章阔卓一愣,说:“不用。”

  葛林飞忍不住在旁边笑起来,这时门开了,陶小娜穿着卡通熊的睡衣:“呀,我以为只有罗青丽一个人呢!”她大惊模样,看见章阔卓时两眼发亮。“猫眼儿坏了?”罗青丽善于拆了陶小娜的虚假招术。葛林飞进门后特意从猫眼儿往外看了看,清晰无比。章阔卓只跟在罗青丽身后去了她的房间,对猫眼儿问题不感兴趣。

  “章阔卓怎么来了?”陶小娜在后抓着葛林飞兴奋的追问。“这个…”葛林飞想了想说:“我有间房子空着,租给罗青丽了,我来帮罗青丽搬家,章阔卓是顺道跟我来的!”

  “哦,搬家?罗青丽你怎么都没跟我说一声?”陶小娜立刻撇下葛林飞的胳膊,奔去章阔卓的坐标。罗青丽转回身来把手里的七百块钱给了陶小娜:“这是一个月零五天的房租,我现在要收拾东西。”说完,进了自己的屋,三个人都进了屋,陶小娜在外面攥着钱干着急。

  屋里,章阔卓和葛林飞笔直的立着,因为找不到下一步下脚的地方,罗青丽踢来搓去的淌在满地的杂物里,去简易衣架里翻箱倒柜的拽出来一堆塑料袋,便开始把地上的乱七八糟通通往袋子里塞。“真是乱出了一定的水准了。”葛林飞目瞪口呆。

  章阔卓蹲下身去,帮她装东西,滴啦八挂鸡肠式的衣服、被老鼠咬了洞的鞋子、段了帮的拖鞋,好几年没洗澡的帽子、被撕得跟狗啃似的杂志、烧了半截的报纸、卷花牙膏皮、断齿梳子、干瓶指甲油、长了绿毛的口红,整整装了三四十个袋子。“是不是该把不用的东西都挑出来扔了?”葛林飞两手五六个袋子,全身外挂了夹了十几包,边往门外挤边建议。“如果现在挑的话,后天也搬不了家。”罗青丽告诉,又转问章阔卓:“那边有我睡的床吗?我不想睡地板或沙发。”

  “有床。”章阔卓蹲在地上系好最后一包塑料袋,地上腾出空来后,他才看见墙角里的一堆木头,可能别人不认得,但他认得,那是散了的画架,有一刻,他觉得意外和惊巧,特别木头底下干了的墨蓝色颜料。

  陶小娜一直站在门口傻傻的往屋里看,一会儿看看魂牵梦绕的章阔卓,一会儿依依不舍的看看罗青丽,虽然她们说话极少,也不算知心,也从不聊天谈心,但是毕竟一起住了很久了。罗青丽和章阔卓各拎着几包袋子往外走,陶小娜没再插上半句话。

  楼下物业浇草地的水管中间被顽皮的小孩子扎了两眼儿,喷出细细的水柱来。所有袋子都被塞进了后车箱里,罗青丽和章阔卓蹲在草地上,洗手,葛林飞全身趴上去才把后车盖压关上了,赶紧也跑过来洗手,一看水源,乐了。

  三楼阳台上,陶小娜用根毛线绳子又吊下来一个塑料袋,边喊:“罗青丽,你的洗刷用品!”这倒忘了,罗青丽于是走过去,接下来,还没解绳,它就自己先断了,散着毛线头。她从袋子里拿出毛巾来,递给章阔卓,他擦完手又给了葛林飞。然后三个人上车,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