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嫁入豪门

第6章嫁入豪门

  罗青丽搬家,陶小娜连楼都没下,这让葛林飞想起聚会那天,如果苏晴雨在的话一定挺身而出为罗青丽说话,还有罗青丽刚刚给他们用的毛巾,它洁白整齐,映着她的本质,让人心伤。

  半路,葛林飞下车回家了,改成章阔卓开车。

  偷偷的,罗青丽在车后座看着他的背影,原本整齐的短发可能是因为帮她收拾东西而扰乱了几分,还有他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西装,现在是冬天,虽然车里有暖气,但仍然显得单薄,她的心不由的微紧心悸,又悄悄的移开自己不由自主的目光,车窗外的树影婆娑,碌碌而过,她要去哪里,她真的要去他的家吗,然后跟他同一屋檐下,明天会怎样?下一秒钟会怎样?

  罗青丽还在独自彷徨的时候,车已经开进了霓虹灯铺满路面的风景园,往深里蜿蜒驶去,最后停在家门前,没熄火,章阔卓拿出遥控器打开车库的卷帘门,然后将车稳稳的开进去,引擎才安静下来,空调的声音也落落安静下来。

  卷帘门缓缓放下,然后自动上锁,车库的西墙角有个小门,通着别墅主屋。章阔卓打开后备箱,一个塑料袋受不住先掉了出来。

  “别往屋里拿了,我想在这里整理一下再说。”罗青丽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自己的邋遢。

  “好吧,随你。”章阔卓应下,只将塑料袋子全部拿出车箱,暂时将它们安置在车库墙边,齐齐一字排开,像道五颜六色的风景线。“楼上有新的洗刷用品和床上用品。”他说。

  于是罗青丽就不用在当晚来整理她的‘行李’了,她只带着自己跟在他的身后,从小门走进了他们的家,他们都有些紧张,但却不陌生似的。

  “外面是小院,”从小门进屋,章阔卓一路介绍,“这边是餐厅、客厅,餐厅里面有厨房,”他带她走上旋转直上的木板楼梯,上来二楼,“上面有四间房,楼梯边上一间我做了书房,最里面一间是你的,隔壁是我的,还空着一间,你随意安排。”说着,他们来到罗青丽的房间,房门开着,这是一间向阳的房间,内部非常宽敞,有独立的浴室,有一张看起来非常不错的大床,还有半间屋大小的阳台,相联的玻璃窗透着外面深海颜色的星空和别墅园里的路灯,清澈晶莹。

  “十分钟后吃晚饭。”章阔卓脱下外套,搭在臂弯里,屋里有空调集中供暖,所以在屋里只穿一件衬衣就可以了。

  “你还没吃晚饭?”她从窗边转身来问他。

  “你吃了吗?”他回问她。

  罗青丽想了想,好像没吃。

  “我先去餐厅热菜。”章阔卓转身出了房门。罗青丽跌坐在大床里,如她所料,床异常舒适,直柔软进了人的心坎里,让泪不经意的就能掉在白色如雪的床单上。

  九点半,才吃晚饭,餐桌上丰盛琳琅,罗青丽下来的时候,章阔卓正在倒红酒,他们在两米四方的餐桌前相对坐下。

  “不饿吗?”章阔卓拿起筷子,看见她未动。

  “我没吃过晚饭,只中午起床之后吃一顿。”她说,但也拿起了筷子,其实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一天只吃一顿?”他有点意外。

  罗青丽却没在想吃饭的问题,她在想工作的问题,于是说:“我暂时只做酒店的工作吧。”

  “随你。”章阔卓是真饿了,他习惯自己吃饭,但多一个人倒也意外的适应如常了。

  直到吃完饭,他们没再说什么,之后便一起回去楼上,毕竟很晚了,罗青丽是熬夜习惯了的,但章阔卓明天还要上班,所以就各回各房了。

  几分钟后,章阔卓给她拿了一件棉绒睡衣,是他的,然后他带着一层未变的表情说了晚安。她听得见隔壁房门清脆关上的声音,她穿起宽大的睡衣,站在床上,对着窗户,倒影映看,房间里异常的安静,与陶小娜家的夜夜过货车的噪音完全不同,而后不知不觉的她就睡着了,往日这个时候她正在酒吧里弹着吉他等客人点歌,而今天却仿佛特别的困。

  罗青丽忘了拉窗帘,第二天她是被外面透进来的阳光给叫醒了。大床里,辗转翻身,她突然坐了起来,她在哪里?

  中午的时候她从楼上下来,打算按着昨晚的原路从小门去车库,经过客厅的时候,门铃响了,她走进门廊,去开门,“谁?”

  “我。”是苏晴雨。

  罗青丽打开门,其实费了点事,因为电子防盗门没有那么好开。门开后,罗青丽转回身继续往小门走去,苏晴雨也跟了过去。进了车库,看见墙边的那一遛塑料袋子。她们各自先拽了一个袋子当矮凳坐下,然后开始收拾行李。

  “没上班。”罗青丽问她。“昨天加班,今天能休息一天,所以来找你,”苏晴雨曾经见过眼前的这堆破烂,所以不觉得奇怪,“你们结婚之前,葛林飞来找过我。”

  “登记,我们只是登记了!”

  “在法律上,登记就是结婚。”

  罗青丽于是低下头继续收拾,半晌才又出声:“我算老几,现在居然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为了救落水的人而丢掉了自己的命?”“所以这辈子才会走狗屎运?”苏晴雨突然想笑。

  “你是个警察,怎么说粗话。”

  “好,警察不该讲粗话,我向人民群众道歉!”

  罗青丽突然笑了一下,多少年了,久违的会心微笑,苏晴雨却心里一阵深酸。

  “章阔卓不知道哪里不对劲。”罗青丽说。“怎么了?”苏晴雨侧耳倾听。“不然怎么会想到跟我结婚呢?”罗青丽耿耿于怀。苏晴雨明白她的心情,很多年来却只有她一个人孤独的明白。“章阔卓上班去了?”苏晴雨转变话题。“可能一早就走了,我刚才起床,”罗青丽好像一句话没说完似的,“…我们昨天下午去登的记,昨天是星期天他也上班,当然我也没闲着。”

  “你是想告诉我你们昨天隆重的登记了,还是想说你们两口子都是勤奋的好员工,星期天也不休息。”苏晴雨故意回嘴。罗青丽不理她的故意,埋头快速的收拾起来。

  “你一定要幸福!”苏晴雨心疼的看着她。“我有资格幸福吗。”罗青丽麻木的回看着苏晴雨。

  正说着,车库门哗哗啦啦的卷了起来,她们都没听见车的声音。葛林飞探出脑袋来冲苏晴雨喊:“麻烦大姐,把您健壮的身躯挪一挪,我好把车开进去噢!”“小子,欠揍!”苏晴雨笑言瞪眼,站起身来,让到墙边。

  车晃晃幽幽的开进来。葛林飞和章阔卓分别从前后下车来。

  “章阔卓,好久不见!”苏晴雨打招呼,笑容沉甸。紧接着,苏晴雨抬脚给了葛林飞一下,然后瞪上他斥问:“你刚刚说谁健壮的身躯?”“疼死了,野蛮女警,你不健壮怎么追得上小贼?”葛林飞叫屈。

  章阔卓怕两人掐起来,于是伸手过来,跟苏晴雨打招呼:“好久不见。”

  “确实很多年没见了。”苏晴雨跟章阔卓握了手,有点过于正式,然后说:“我还有事,要先走了!”说着,拎起葛林飞。“我没事,我才刚来!”葛林飞大叫。“我请你喝酒!喝白酒!”苏晴雨恐吓威胁着将葛林飞拽走了。卷帘门哗哗啦啦的又放下了。

  “慢慢再收拾,吃午饭了吗。”章阔卓问向一直默默站在墙边的罗青丽。

  “你怎么中午也回家吃饭?”她无心的说了一句。他没想过这个问题,而且以往确实是不回家的,“因为公司今天下午有晚会。”他说,然后从小门回屋去。她也跟了进去,但是直接上了二楼,躲进阳台里。才发现,房间之间的阳台都是通着的,而且隔壁一处光线很好的位置摆着一副画架,她毫未犹豫的走了过去,因为画架脚边的墨蓝色颜料,为什么只有这一种颜色?而且是跟她一样的只用这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