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剑无影,剑无痕

宇文拓在众多的目光下坐在了位置上,曾末则是极不情愿的站在他的身后。

  “龙家少爷龙天行和炎帝到!”

  随着家丁的宣布一个黑白头发参着的中年男人伴随着一个英朗的少年走了进来,这二人正是九大家族之首龙家的少爷龙天行和炎帝城的城主炎帝。

  炎帝长的很和蔼,身上不自觉的就散发出一种很容易亲近的气息,炎帝走到首位上坐了下来,轻咳了好几声,道:“身体最近有些不适,所以来晚了,还要感谢九大家族和道教三派能来我炎帝城争选神农鼎。”

  “哎,炎叔说的哪里话,您能把神农鼎让出来,让我们争夺,应该是我们感谢您才是啊。”宁家的二公子宁凡说道。

  马上在座的人都迎合了起来,炎帝看着他们如此懂礼貌满意的点了点头:“咳咳,你们的家族门派与我炎家都是旗鼓相当的,把你们聚集在此一来是为了招待你们在我炎家住下,二来,神农鼎的归处也只能会是在你们的家族当中,这一次见面看你们都如此的懂礼貌我便也放心了。”

  “就算炎叔相信咱们,可咱们也万不能大意,据我所知有一个剑宗弃徒也会来争夺神农鼎,这个剑宗弃徒法力不弱,听说他还打败了上古凶兽睚眦夺走了邪剑断殇!”

  跟随着炎帝一同前来的龙天行面无表情的说着,结果宇文拓一听眉头紧皱,道:“剑宗弃徒,龙少爷说的是什么谁?”

  “怎么?宇文兄身为剑神传人竟然不知道剑宗出了一个弃徒么?”龙天行问道。

  宇文拓淡笑一声,摇着脑袋道:“呵,我离开剑宗之前可没出过弃徒,就算有他也出不了万剑山!”

  “哈哈哈!”龙天行大笑一声,道:“宇文兄的实力不容置疑,只不过我听说那个弃徒叫月无缺…”

  果然,龙天行一说到月无缺,宇文拓的脸色马上就不对劲了,身体向后一靠,道:“无缺什么时候离开剑宗的?”

  “你离开之后他就离开了,当时差点跟白虎使打起来,还给师父气不轻。”曾末小声道。

  “怎么样?宇文兄是否确认清楚了?”龙天行不怀好意的问道。

  “我的家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嘴!”宇文拓刚要回答,门外就传来了月无缺的声音。

  只见月无缺一席白色锦衣加身,手中握着暗红色的断殇,就这样月无缺孤身一人走进了议事大庭,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龙天行尴尬的笑了一声,抱拳道:“在下无心插手你们的家事,只是告诉宇文兄一声。”

  “你算什么东西,用你告诉?”月无缺不给龙天行留一丝的面子,着实将龙天行气个不轻。

  在场的诸位无一不佩服月无缺的勇气和胆识,敢如此呵斥龙家大少爷的,恐怕也就他月无缺一人了。

  龙天行气的咬牙切齿,咋还抱拳退回了自己的座位:“拌嘴也没什么意思,比武场上见真章吧!”

  龙天行退下去之后宇文拓淡淡的问道:“为什么要背叛师门,给我一个理由。”

  “没理由,在那里我只有你一个兄弟,你走了我自然要走。”月无缺道。

  “我离开剑宗是有事等着我去办,你呢?别告诉我你也有事要办?就算你有事要办也不至于背叛剑宗吧?”宇文拓继续问道。

  月无缺淡笑一声,走到宇文拓的身前,道:“我要做的事剑宗会束缚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呵呵,好一个一不做二不休。”宇文拓冷笑一声,猛的站了起来抓着月无缺的衣服,厉声道:“现在回去,给师父道歉!”

  “我是来拿神农鼎的,不是来听你让我回去道歉的。”月无缺轻轻的抚下了他的手,继续说道:“而且我现在的身份是万魔林在中洲的分支,望月阁阁主无情公子…不是剑宗的月无缺。”

  “你入了魔教?”宇文拓皱着眉问道。

  “呵…”月无缺知道他给了答案之后宇文拓会怎么做,于是他走到了门口,回过头,道:“所谓的正道做的就是正,魔道做的就是恶么?只要按着心中所做,正魔又有何分别?”

  “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带你回去!”宇文拓厉声道。

  月无缺轻笑一声,回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言罢,月无缺轻跃一下跳到了议事大庭前面宽敞的大道上,宇文拓见状也跟了出去,两个兄弟互相对视谁都不肯先行出手。

  “再给你一个机会,随我回去给师傅道歉。”

  宇文拓仍然不想兄弟相残,于是再次开口让月无缺随他回去,月无缺没有回答,拔出了断殇指着宇文拓:“下一次山你倒是比以前更爱说话了。”

  “冥顽不灵!”

  宇文拓回了一声,拔出手中的天问冲向了月无缺,见状月无缺嘴角上扬正面迎了过去,继续说道:“真想看看是你的剑诀厉害还是我的无情剑诀更加厉害!”

  瞬息之间两把神剑相互碰撞,激起了一阵火花,双方的身上也都各自散发出了自己的法力。

  随后,二人一同向后退去,再次冲撞起来比试剑法,剑与剑的碰撞激起了猛烈的火花,碰撞声也无数次的响了起来,许久之后二人向后退去,他们的身上都没有留下伤痕,就连衣服都非常的完整。

  炎帝捋下胡须,非常赞赏的点了点头,评价道:“两个人都是惊世之才啊,战斗了这么久法力丝毫不见下退,可见法力之雄浑,若要一直这么拼耗下去,恐怕三天三夜都不见的能够分出胜负。”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月无缺应该是剑宗第三高手,下一任的十二剑仆之首。”龙天行推断道。

  龙天行说话之间,他们二人又运起法力斗了起来,这一次更多的法力外泄,甚至都有部分的法力激起气旋向四周散去,犹如台风一般。

  再次分开之后,月无缺在原地耍了几下剑,断殇马上就冒出了暗红色的光芒,见法力云完,月无缺对着宇文拓凭空甩了一剑,忽然一道由法力形成的短剑快速旋转,犹如一把飞镖冲向了宇文拓。

  “剑无影”宇文拓念出了此招的名字后快速的躲闪了过去,结果那把短剑非常准确的在宇文拓原来站着的地方落下,并且还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地剑痕。

  宇文拓看了一眼地上的痕迹后手成剑指,放在了天问的剑身之上,由跟到头慢慢的划过,每过一处都会泛起白色的剑光,就如同断殇一样。

  紧接着月无缺又甩了四次,好几道短剑瞬间飚向了宇文拓,同时宇文拓也不甘示弱,对着月无缺的方向甩了两剑。

  短剑即将攻击到宇文拓的那一刻他用剑挡掉了两个,另外两个也被宇文拓给躲了过去,反而宇文拓甩出的那两剑从月无缺的两边上方飞了过去。

  正在众人都怀疑宇文拓的准度的时候宇文拓突然猛劲的往下按天问,而月无缺不知道怎么回事,仿佛很吃力般往上举着断殇。

  龙天行看着很是奇怪,自言自语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也不想是在演戏啊。”

  “呵呵,龙贤侄你仔细看看他们的中间,是不是有一道由法力凝聚而成的细小线丝。”炎帝提示道。

  得到了炎帝的提示,所有人都细细的观察着,果然在阳光的反射下他们看到了一条等同于没有的线丝。

  线头在宇文拓的剑上,另一端线头则死死的牢固在了月无缺后方房屋的柱子上,那条线正死死的压在断殇上面。

  炎帝继续说道:“这是剑无痕,剑诀的其中一式,跟剑无影等同于一模一样,常常被认为是剑无影而被误导小视,他们两个唯一的不同就是剑无痕释放的时候会有一条细小的由法力行成的细丝被短剑带到真正的攻击目标,很多人都是死在了这种误导之上而被法力线丝所分成两段。”

  听了炎帝的解说,所有人都在庆幸今天月无缺跟宇文拓的比试,否则等到争夺神农鼎的时候,他们就不知道都有谁会死在这招剑无痕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