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下)

云家的庭院当中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欢快的跑着,后面还有一个九岁上下的女孩追赶着,两个人都是欢声笑语,看起来玩耍的非常开心。

  在他们的后方一个中年男子脸上挂着笑容,缓步的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凡儿梦儿,不要再闹了,先生交给你们的功课可都做完了?”

  这两个孩子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还是一样的玩着你追我赶的游戏,男子无奈的摇摇头,道:“凡儿!过来!”

  这一次男子是运着法力喊出来的,这一喊着实将两个孩子吓了一跳,男孩低着头走向了男子,用着充满童稚的声音,回答道:“父亲…”

  “你呀!我问你,先生交代给你的功课可都做完了?”男子道。

  “嗯!”男孩点点头:“今天早上起来我就全部都做完了!”

  “很好!去吧,向你母亲讨一块桂花糕吃!回来找我,我把咱们云家的排云掌法教给你!”男子拍打了一下男孩的屁股,随后又看向了女孩:“梦儿你的呢?”

  “我的也做完了…”女孩答道。

  “那就去找你母亲学习刺绣吧。”男子慈祥的说道。

  听了男子的话女孩动都没动,盯着男子缺嘴道:“父亲你偏心,为什么大哥可以学习武功我就要学习刺绣!我也要学我也要学!”

  “胡闹!”男子喝了一声,轻轻的敲了女子的脑袋,道:“你大哥身为男人就应学武立志争天下,你身为女孩就是要学习琴棋书画和女红以后只要嫁个好男人就可以了!你学武有什么用啊!”

  “谁说的!巾帼不让须眉这是先生常常跟我们女孩说的话,我就要学武就要学武!呜呜呜呜…”

  说着说着女孩竟假装哭了起来,男子无奈的摇摇头,道:“好好好!只要你跟你母亲把琴棋书画还有女红学好了,我就破例让你学武,怎么样?”

  “好!父亲说话可算数?”女孩停止了哭泣应道。

  “唉!你这丫头真拿你没法!”男子叹口气,道:“我云战说话算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嘻嘻嘻!我去找母亲咯~”

  女孩欢快的跑向了她母亲的屋子,云战见她离去,轻笑一声,充满无奈的道:“这丫头从小就这么皮,长大以后还得了!”

  云战看着女孩消失在视野中后慢悠悠的走向了门外,就在这时一声惨叫声传了进来,云战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个下人满脸是血的跑了进来。

  这下人看到云战后直接就趴在了地上,云战赶紧将他扶了起来,问道:“你怎么了?外边出了什么事?”

  下人抬起手搭在了云战的肩膀上,磕磕巴巴吐字不清地说道:“老…老…老爷…外面…有…有…一…一个…人…杀…杀了…过来…”

  说完这句话这个下人便起了过去,(不要问我为什么受伤的人说完一句话都会死过去,因为我也不知道~啦啦啦~)云战紧紧的抓住了这个人的肩膀,使劲摇晃着:“喂!你醒醒啊!喂!”

  “他已经死了,连个死人都不放过,真残忍。”

  门外传来了戏谑的声音,云战闻言放下了手中的下人,缓缓站起身来,喝道:“什么人!敢来我云家生事!”

  “云家主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十年不见就不认得小侄了?”

  话音刚落门外走进来一个全身背黑袍遮住的男人,由于黑袍遮住了头部看不清来人什么样,可听声音却能听清是一个不大的青年。

  云战看着他走进来,脑海中迅速闪过十年前见过的人,可没有一人能够符合眼前人的这个特征的,云战摇着脑袋,问道:“恕我记性不好,还请告知你到底是什么人,来我云家所为何事!”

  “不记得了…那我就提醒你一下吧,十年前云州轩辕家…”

  “轩辕家…”云战默念了一下,指着黑衣人道:“你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轩辕羽飞!”

  “总算是记起来了,倒不用我多费唇舌了。不过我现在有了一个新的名字。”黑衣人轻笑了一声道。

  云战闻言暗暗运起法力,问道:“什么名字?”

  云战的这点小伎俩岂会逃过黑衣人得眼睛,只见黑衣人身上缠绕起一条火龙,瞬间将他给烧成了灰烬,就连火龙也一并消失了。

  再次出现事一条火龙在云战的背后出现向下盘旋,黑衣人伴随着火龙一同出现在了云战的背后:“魔尊…”

  见魔尊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背后,云战大惊失色,还不等法力运完向后一转一掌打了出去,魔尊早就料到会这样,同时也出掌与云战对了起来。

  两人拼耗法力不分胜负,可云战此刻早已大汗淋漓,魔尊冷笑一声,嘲讽道:“十年不见法力不见精进啊?连十年前被你们视若废物的我都打不过了?”

  “额…魔尊我自知打不过你,你要报仇就找我一人,跟我的家人没有关系,还请你放过他们!”云战艰难的说道。

  闻言魔尊并没有说话陷入了沉默,许久之后开口喝道:“跟你的家人没有关系?那十年前跟我的家人又有什么关系!轩辕家加上那些宾客上下一千三百八十口人,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你可曾想过放过他们?啊!”

  云战一时之间没有话可说,那件事他们确实是做错了,魔尊见寻找不说话冷笑一声,道:“呵,无话可说了么?你们这些人自诩正义,可我看见的却是比我们这群妖魔更像妖魔的伪君子!”

  言罢,魔尊加强一层法力直接就将云战击飞了出去,被击飞的云战靠在墙上轻咳了几声:“咳咳,为了那件事我已经深深地忏悔了十年!就算你杀了我我也别无怨言!只求你放过我的家人!”

  “哈哈哈哈!好一句别无怨言!”魔尊大笑一声,走向了云战,道:“当年你们杀了我弟弟却放过了我,今日我也可以留下你的一个孩子!但是其他人都必须得死!”

  “魔尊,是非恩怨皆有我一人承担,要杀你就杀我!”云战吼了起来。

  魔尊停在了云战的身前,双手结出法印,突然一把黄金古剑的雏形出现在了法印当中,魔尊将手伸了进去一把将古剑拔了出来对准云战的脖子。

  “这就是你们当初苦苦寻找却得不到的轩辕剑!一切因它而起,自当由它而灭!”

  魔尊大喝一声举着轩辕剑轻轻一划,云战的脖子上便出现了一道血痕,自此叱咤瀚州数百年的云家从此灭门了。

  就在这时下人们听到声音也都赶了过来,见到家主被杀他们都提起了周围可以利用的东西冲向了魔尊。

  可他们又怎么会是魔尊的对手呢,只见魔尊随手挥了几剑他们就都倒了下去,同时一个妇女迎着云战就跑了出来。

  魔尊看着这个妇女后本想杀了她的,可是当他看见这妇女的面貌后却又停止了杀人的手,因为这女的竟跟他母亲长得有些相似。

  妇女跪在了云战的尸体前痛哭了一顿,许久之后抽泣着站起身来指着魔尊,道:“你个杀人凶手!你不得好死!你把我也杀了吧!”

  “杀你比踩死一只蚂蚁都简单,但我今天心情好,你走吧。”

  魔尊转身想要离去,这时聪屋内跑出来一个蒙着面的汉子,左手拎着昏迷的男孩右手拎着昏迷的女孩跑到魔尊身前,道:“主人,这就是云战的那两个孽种。”

  说完便将两个孩子丢在了地上,而妇女看到自己的孩子被丢在了地上连忙跑过去,岂料那汉子见妇女还活着一掌就将她给杀了。

  见状,魔尊一把掐住了汉子的脖子,恶狠狠的喝道:“谁让你杀了她的!”

  那汉子被掐住脖子开始挣扎了起来:“主人…我以为你不忍心杀她,所以我就替你代劳了,饶命啊主人…”

  “哼!”魔尊将这个人丢了出去,道:“把云家烧了吧,云家的弟子全部诛杀,这男孩杀了了事,女孩带回万魔林。”

  “咳咳!是!主人!”汉子单膝跪地应了一声,随后便举起刀欲要杀了男孩,谁知就在这时一道金光闪过将汉子打飞了出去。

  “阿弥陀佛,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一个和尚模样的人出现在了魔尊的身前,那两个孩子也都躺在了和尚的身后,魔尊看着他收回了轩辕剑,道:“老秃驴,滚回你的金山寺。”

  “阿弥陀佛,贫僧看你全身戾气缠绕想必是杀了不少人吧,如今放过这两位孩子岂不是积了德?”和尚道。

  “积德?我要积德有何用!这样,要是你能赢我我就放这两个孩子离去,若是赢不了,你就别回金山寺了!”魔尊道。

  闻言和尚犹豫了片刻,很快这个和尚一脸正气的回道:“既然施主都这样说了,那贫僧只好一试了!”

  “呵…老秃驴看掌!”

  魔尊大喝一声运起法力攻向和尚,只见那和尚念出经文,周身被一团经文缠绕,随后手捏着佛珠迎向了魔尊。

  一道金黄与黑色的戾气相碰,谁都不曾后退一步,突然和尚大吼一声:“如来神掌第一式!佛光初现!”

  话音刚落一阵金光闪过,现场金光四射晃人眼睛,魔尊自然也不例外,而那和尚在这个时候加大法力直接就震得魔尊倒退了出去。

  金光消散,和尚在原地双手合十默念一声阿弥陀佛,魔尊冷笑一声,道:“金山寺绝学如来神掌果然厉害,我输了,他们二人你带走吧。”

  “多谢施主慈悲!只是这云家众弟子施主要如何解决?”和尚试探性的问道。

  闻言魔尊有些微怒,道:“这就不归你管了!你若再不走还想救他们性命的话,今天你们一个都走不了!到底是救两个还是一个都不救你自己选择吧!”

  听得魔尊已经把话说的这么绝了和尚也不好在说,最后只能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这里,临走之时还留下了一句话:“施主切勿怪贫僧多言,你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纵使你法力天下无敌,可同时你的心魔也就愈加强大!早日脱离苦海方为上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