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莫问天

第一章,莫问天

  传闻在上古时期,群妖作乱,众魔纷争,势要夺得华夏大地的统治权,在那个时期百姓民不聊生,常常要受到妖魔的侵袭。

  然而,幸有人间之士,行逆天之步,强闯轩辕黄帝之墓室,从而练就一番盖世神功,还取得了神兵轩辕剑。

  届时,手中拥有着九大神器的使者受到天宫之主天帝的号召协助这位神人一同清扫人间的妖魔。

  那场人神魔妖的大战足足持续了数月才将妖魔赶出华夏大地,然而妖王和魔帝却不甘此败绩,决心要动用上古秘术融为一体。

  终于,一个无敌于天下的魔出现了,这魔自命魔神,与十大神器的拥有者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最终,那十个勇士凭借神器的威力将魔神封印在了苍穹之巅…

  距离上古大战已经过去了千年,人间一片祥和,各大修仙门派也都尽数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蜀山成为了天下正派之首,其弟子足有万人,其中的佼佼者在尘世也都有着不小的威名,门下弟子皆是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之人,所以蜀山也是所有人都想要去的地方。

  蜀山存在至今已有九代掌门,这一代的掌门道号清玄,其修为当世屈指可数,人品也是好到极致。

  清玄一生仅收三名弟子,大弟子中云子在法术上的造诣远超蜀山所有弟子,二弟子飞云子在学术上颇有造诣,可是法术却不尽人意,三弟子云凡虽然天赋最好,可是却不将这份天赋用在正道上,而是整天想着怎么折磨自己的师兄弟。

  今天是蜀山一个重大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蜀山将会挑选出二十个杰出的弟子代替蜀山下山历练,斩妖除魔匡扶正道,为蜀山传播正道。

  “师父,你就让我下山吧!求求你了!”

  乾元殿上一个十八岁模样的少年跪在了地上,在他的身旁有二十个年纪比他稍微年长的师兄正看着他,而他的身前则是站着五个年长的老者。

  其中一个一身正气穿着紫色长袍的老者走到云凡的身前,将手按在了他的头上,一股淡淡的清流自老者的手中导入了少年的体内。

  许久之后,老者收回了手,满脸宠溺的看着这个少年,道:“你执意如此为师也不好说什么,刚刚我已经将真仙浩气诀和我一部分的法力传入了你的体内,在必要关头可救你一命。”

  说完,老者拿出一把血红色的剑交给少年,继续说道:“这把涅渊是你父亲临死之前让我交给你的,如今你也要下山了,我就将它交给你。”

  说完,老者摇头叹息的走了出去,口中还不停的念叨着:“一念是魔,一念是佛,若执着于心魔,魔不久矣!”

  少年听着老者的话流下了眼泪,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后拿着涅渊离开了,这一去注定会改变他的人生…

  少年名叫云凡,原是九大家族中云家家主云战天的长子,可是在其十岁那年云家被一个神秘人所灭,存活下来的只有他和他的妹妹云梦。

  那一年他流落街头,正好清玄下山除魔,见云凡天赋不错便将他收到了门下带回蜀山修炼,在蜀山上他无心学习法术,有空就会去藏经阁翻阅古籍,只是为了能够找到方法报仇,直到那一日他发现了昆仑镜…

  为了隐藏住自己的悲伤他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开朗的人,整日的拿那些师兄弟们开玩笑,而师兄弟们也自然而然的认为云凡是一个特别开朗的人…却没人知道他也是会难过的…

  走下了山,云凡找了一家酒馆吃饭,虽说要寻找昆仑镜,可是他却并不知道昆仑镜在哪里,他只记得昆仑镜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千年之前的万剑山。

  可万剑山是剑宗的宗门所在地,如果昆仑镜真的在那里,剑宗的人真的会借他么?答案是个未知数。

  他曾想过先去昆仑找自己的妹妹云梦,然后两个人一起去寻找昆仑镜并且报仇,可是想了想他又觉得不妥,复仇的道路是注定艰险的。

  那个神秘人的实力他是见过的,云战天的实力跟蜀山五长老差不多,但也不是那个神秘人十招的对手,而蜀山五长老的法力却是他们蜀山仅次于清玄的的存在。

  敌人很神秘而且也很强大,把自己的亲妹妹拖进来不是他这个哥哥能做的事,左右权衡之下他放弃了,最后决定先去剑宗碰碰运气。

  吃过饭,云凡丢下几枚铜板想要离开,走到门口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一个乞丐正在被店内的几个伙计暴打着。

  云凡走到他们身前三拳两脚的就将那几个伙计给打开了,对着他们说道:“你们几个还有没有人性,连乞丐也欺负?”

  “是他先不给酒钱的,他都吃好几次霸王餐了,打他一顿不算过分吧?”其中一个伙计生气的说道。

  云凡看了一眼乞丐从自己的衣服里掏出了一颗碎银子丢给了那个伙计,道:“这个应该够他喝的几顿酒钱了。”

  那伙计接过银子看了看乞丐吐口唾沫,道:“今天算你走运!”

  说完这句话那几个伙计就离开了,他们走后云凡蹲下身看着乞丐,又拿出了几个碎银子交到了他的手上,道:“以后不要吃霸王餐了,给你几个碎银子饿了就拿他买点吃的吧。”

  云凡冲着他笑了一声就离开了,乞丐看着手上的银子叫住了云凡,道:“年轻人,你是不是想要去找一样东西,找到了那样东西你就可以报仇了?”

  听了乞丐的话云凡猛然回头,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那乞丐将银子放到自己的衣服当中,起身道:“老夫学过问天之术,可测未来知过去。”

  “额…真知道未来你会变成这样?”云凡嘴角抽搐道。

  乞丐闻言握拳放在了嘴上轻咳两声,道:“咳咳…这些不重要…不重要…年轻人你要找的那样东西老夫也算不到去向,我只知道它在一个拥有绝对力量的人手中。”

  “绝对力量?那个人是谁?”云凡问道。

  那乞丐猥琐一笑,摇摇头:“那是一个不属于凡间的力量,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命太过坎坷那你就错了,他才是被天放弃之人,遇到了他你的人生才会开始。”

  “那他是男是女?遇到他我是不是才有希望报仇?”云凡继续问道。

  “哈哈哈,报仇?”乞丐好笑的笑了一声,背过身去,道:“有的时候仇或许是亲,而亲也有可能会是仇,这其中奥妙时间到了你自然会知晓,敢问世间真真假假,那何是真?又何是假呢?”

  乞丐说完迈动着脚步离开了,云凡思索了半天也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在乞丐即将消失的云凡连忙喊道:“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喂!”

  “莫问天~莫问天机的莫问天~我们有缘再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