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睚眦惨败,断殇择主

睚眦闻听此言愤怒的咆哮一声,化作了人形:“要不是当年我跟狴犴大战受了重伤,不然你以为叶孤有能力封印我?”

  “败了就是败了,当年叶孤能封印你,今天我就能杀了你!”

  月无缺握着断殇用力的横扫了一下,随后快速的冲向了睚眦,见状睚眦双手布满雷电之力应对着月无缺的进攻。

  “你这凡人比叶孤还是狂妄,三千年没有进食了,你很荣幸能够成为我第一个食物!”

  睚眦手上的雷电之力加强了几分,有一部分的雷电竟脱离他的双手冲向了月无缺,只见月无缺将断殇指着睚眦在半空中来回旋转了几下,那一部分的雷电之力便化作了断殇得一份力量,此刻的端上剑身上已有一部分的雷电流动着。

  月无缺得意的笑了一声,道:“古籍上记载,断殇拥有吞噬其他人的力量为主人所用的能力,看来这记载的果然是真的。”

  “哼!就算你拥有断殇想要杀我也只是妄谈,今天我就让你龙族真正的力量吧!”

  睚眦仰头朝天用着属于龙族的声音大吼一声,瞬间潍海之上的天空乌云密布,阵阵雷音也环绕在乌云之间。

  突然,一束雷电自天空落下直击月无缺而来,幸好月无缺躲得及时没有被雷电击中,这雷电向下落到了海面之上,硬是将潍海砸穿了一个窟窿,这窟窿许久之后才恢复原样。

  月无缺看了眼下方的海面,暗暗吃惊,这个时候才明白眼前的睚眦并不是那么好对付,就连大海都能给砸穿一个许久才能恢复的窟窿,要是落在了他的身上那后果不堪设想。

  “小子,这可是由上万道雷电浓缩而成的玄雷,是连神都惧怕的力量,就算断殇有吞噬其他力量的能力,但是你的法力还不足以达到能使它吞噬神的力量!”

  睚眦看着月无缺的表情笑了起来,同时也为自己的力量自豪起来,在他的其他八个兄弟里面,能够与他争锋的也就只有老六赑屃和老七狴犴。

  赑屃龙首龟身,喜欢背着重物,他的防御力惊人,就算是玄雷也奈何不了他,而老七狴犴也精通玄雷之道,而且修为也不下于睚眦。

  月无缺一边看着天空之上的雷电一边想着对应之法,突然月无缺灵机一动,将断殇抛与空中双手又在空中比划了几下,数千道法力自他的体内散出和断殇融为一体。

  只见这时断殇强烈的抖动了几番,片刻之后竟一生二,二生三的快速变成了数千把断殇在空中飞舞,最后紧紧的将月无缺缠绕在了中间。

  看着月无缺施展这一招睚眦惊住了,双拳捏紧怒视着月无缺,道:“你跟叶孤是什么关系,你怎么会他的剑诀?”

  “封印你之后他在这万剑山创立了剑宗,现在我是剑宗的弟子,现在应该是叛逆得了吧。”

  睚眦闻言大笑一声,道:“当年他将我封印于此,没想到今日他门下的弟子竟将我放了出来,为了报答你就让你光荣的成为断殇的第一个祭品吧!”

  说时迟那时快,睚眦双手抬过头顶,数道玄雷又再次落下,狠狠地击中了月无缺身边的防御剑诀,这几次攻击虽然没有伤到月无缺,但是却将剑诀的防御险些击散。

  月无缺看着周围的剑,暗暗吃惊:“没想到这睚眦道行竟如此高深,再来一次我这万剑护主定会被他瓦解。”

  “看来你的剑诀就要不行了啊,那就再来一次吧!”

  睚眦双手布满玄雷,当玄雷布满他双臂的那一刻,睚眦突然间冲向了月无缺,他直接选择用玄雷护住他的双臂好攻击月无缺。

  果然,随着数千把剑快速的损毁,剑诀护主很快便被破解了,这道防御被破解后月无缺倒飞了出去,断殇则落在了睚眦的手中。

  “断殇在我手中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本领,你一区区凡人怎会懂得神器所需要的力量!”睚眦得意的看着手中的断殇笑了起来。

  “那你一上古凶兽,又怎配拥有这等神器!”

  月无缺的背后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声音,随后一个黑袍的男人挡住了月无缺的后退,突然出现的这个男人全身都被黑袍所遮挡,完全看出面貌,他此刻唯一标志性的东西就是全身冒出来的魔气。

  睚眦凝视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一边,吃惊的说道:“你是什么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魔气!”

  “杀你的人。”

  黑袍人淡淡的说了一声后身体被一只突然出现的火龙缠绕将身体烧的灰飞烟灭,他再次出现是在睚眦的身前,只见一条火龙从上到下盘旋,黑袍人也在其中出现了。

  只见黑袍人出现后一手抓住断殇,另一只手成掌印在了睚眦的胸前,只是一瞬间睚眦酒感觉胸口仿佛被烈火灼烧一般疼痛。

  幸好睚眦反应及时用体内的法力护住了自己并及时放开断殇向后退去,当他与黑袍人保持一定距离之后看了一眼自己胸口的伤痕。

  “神火上道,轩辕一族最强的功法!而且还蕴含着洪荒的力量,你到底是谁!”

  黑袍人发出冷笑声没有回答睚眦的话,反而举着断殇观察了很久,很奇怪这断殇仿佛并没有像对待月无缺那样对待他,更奇怪的是断殇此刻竟然强烈的抖动了起来,就像是臣子见了君王一般。

  睚眦看着断殇的抖动更加惊讶了:“断殇竟然在反抗,竟然能让一把绝世凶剑反抗,好强大的力量…”

  “谢谢你守护了断殇这么久。”黑袍人终于说话了:“为了报答你,就成为断殇新的剑灵吧。”

  说完黑袍人挥动起断殇来到了睚眦的身前,咬破自己的手指在睚眦的脑门前点了一下,随后又比划了一个符文印在了睚眦的胸口。

  就在这时断殇停止了抖动,一阵暗红色的光芒亮起,盘旋在剑柄上的月红色的线条脱离剑柄,开始快速的增长,长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竟死死的缠住了睚眦,线头也扎进了睚眦的身体。

  自线头扎进睚眦身体的那一刻全部的邪线开始时不时的发出暗红色的光芒,就像是在吸摄什么东西一般。

  随着邪线的吸摄睚眦的身体越来越瘦小,最后剩下的只有一具不似人形的枯骨,而断殇的剑身之上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只像似睚眦的雕刻痕迹。

  大功告成之后黑袍人落到了地面上,月无缺也紧随其身后一同落在了地上:“魔尊,把断殇还给我!”

  原来突然强势出场的这个黑袍人就是鼎鼎大名的万魔林的魔尊,只见魔尊转过身来,道:“给我一个还你的理由。”

  “断殇是我解开封印取出来的!”月无缺道。

  魔尊点点头,道:“第一,是你解开封印不假,可同时你也解开了睚眦的封印,第二,断殇是睚眦从你手中抢去的,而我也是从他手中抢来的,第三,是我将睚眦封印在了断殇里使它成为了一柄真正的凶剑。”

  月无缺自知理亏便也不回答,直接伸出了手,道:“再说一遍,把断殇还给我!”

  “呵呵…”魔尊轻笑一声,看着手中的断殇,道:“断殇可以给你,但你需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月无缺冷哼一声:“什么要求。”

  “入我万魔林,在中州创立分部,代替我寻找十大神器。”魔尊道。

  月无缺闻言思考了一会,道:“中州断月山的断月村是我的家乡,我正有在那里建立望月阁的想法,替你寻找十大神器我可以同意。”

  得到了月无缺的同意魔尊淡笑一声将断殇丢给了月无缺,断殇再次落入月无缺手中的那一刻再次发出了暗红色的光芒,那些邪线全部脱离了剑身融入到月无缺的身体当中。

  “那是断殇力量的精髓所在,只要你将那些由邪气组成的邪线完全的融入到自己的血脉,你的法力将会提升至少一个档次,到时应该会与剑神的法力相当。”

  魔尊留下这就话后一条庞大的火龙截然而生,魔尊走到火龙的头上后直接飞走了,月无缺死死的捏着断殇露出了笑容:“早晚有一天,我会超过你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