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仙女一样的少女

“只敢在背后说人坏话的就配当九大家族咯?”

  云凡的话音刚落在他的身后就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回头看去云凡简直呆住了,因为他发现这女子的简直就是美若天仙啊!

  这女子穿着一身的白色纱衣,本来就苗条的身材再加上紧致的衣服更凸显出了她的身材,一头长长的秀发搭在背后如同淑女一般。

  在看看她的脸蛋,晶莹剔透仿佛碰一下就会破坏一般,云凡没想到这炎帝城竟然会有这么美丽的女子,当然在他心里与他的小妹云梦相比,两个人是差不多的。

  眼前的这个女子就像是梦中情人一般,而云梦就是那高不可攀的公主,一个温文尔雅,另一个却是刁蛮任性,她们二人唯一的特点就是,美若天仙~

  云凡尴尬的挠了下后脖颈,道:“嘿嘿嘿,我叫云凡,你叫什么啊?”

  “云凡?你是云家大少爷云凡?”女子惊讶的问道。

  “额…”云凡笑嘻嘻的表情变成了面无表情,苦笑一声,道:“呵,哪还有什么云家,早就没了。”

  “对不起。”女子知道自己说到了他的伤心处,便马上道歉,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梦情,梦家的三小姐,刚才你说的那个人是我二哥。”

  “原来你就是他口中的三妹啊!对不起啊…没想到这么一个欺软怕硬的哥哥会有一个这么温柔的妹妹。”云凡也道歉了起来。

  梦情轻笑一声,道:“没事,我二哥他就是这样。”

  “嗯,你们来炎帝城也是为了神农鼎吧?”云凡问道。

  “对啊,不光是我梦家,道教的三大派和其余的六大家族也都派了人过来。”梦情答道。

  云凡一听道教的三大派也都来了,惊讶的问道:“蜀山派了什么人过来?”

  梦情想了一下,答道:“听说好像是清玄道长的二徒弟,飞云子。”

  “哎呀…怎么是那个书呆子啊!”云凡抱怨道。

  “啊切!”远处传来男子打喷嚏的声音,这男人道服加身,长的眉清目秀颇像一位儒家大师:“奇怪怎么打喷嚏了,是不是谁骂我呢。”

  云凡和梦情细聊了几分钟之后便约定一同前往炎帝城的城主府,城主府也很大,进入大门是一个非常大的庭院,两面除了屋子外还整齐的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最前面的就是议事大庭。

  此刻,议事大庭上坐满了宾客,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九大家族和道教的人,至于目的嘛就是为了神农鼎了。

  云凡淹了口唾沫,慢悠悠的走了进去,这么多的外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呢,也难怪他会如此紧张。

  见梦情过来梦阐猛的站了起来,跑到她的面前,道:“三妹,你总瞎跑什么,你知道我有多着急么?你要是出了意外我可怎么跟父亲还有大哥交代啊!”

  “没事,我就是闲得无聊,出去绕绕。”梦情答道。

  “你呀!”梦阐无奈的说了一句后看向了云凡和宇文拓,看他们两个人有些陌生,便问道:“他们两个是什么人?”

  梦情轻笑一声,道:“他们两个是我在街道上遇到的朋友,他叫云凡,他叫宇文拓。”

  “云凡?很耳熟的名字啊。”梦阐细细的打量了下云凡,实在想不起在哪里听过云凡得名字后又看向了宇文拓,道:“竟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跟我过来!”

  “你说谁不三不四呢!我看你才不三不四呢!”云凡不乐意的说道。

  “对啊,我师弟可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坐在右边首位的飞云子站了起来走向梦阐,说道:“梦二公子可要看清楚了,我师弟这么帅这么有礼貌,哪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再看看这位兄台,剑眉星目,身上不自觉的透露出非凡的气质,那就更不是不三不四的人了,二公子以后啊,可要看清楚了在说话,不知道祸从口出这个成语么?”

  “还有你,二公子可是人中龙凤,你怎么能说他是不三不四的人呢!像他这么有礼貌的人怎么能是那种欺软怕硬在街道上扰乱安宁的不三不四的人呢!”飞云子点了一下云凡,又看向了梦阐,道:“二公子,你不是这样的人吧?”

  梦阐被飞云子的这一段话气的不轻,可又不能现场发作,只能冷哼一声,斥道:“哼!飞云子你可管好你的好师弟,我三妹不是他能结交的!”

  “哎,二公子这话可就说错了,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像梦三小姐这么出众的女子,我师弟他结交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吧?除非是你看不起我蜀山?”飞云子突然之间严肃了起来。

  梦情见情况不妙,赶紧拦架道:“飞师兄,我二哥说的可能有些过分,我替他给你道歉。”

  飞云子挑下眉,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道:“算了,既然三小姐都发话了,我也不好意思跟二公子计较,毕竟我是一个大度的人。”

  听得飞云子说这番话这群人的脑门上就有一条黑线闪过,大度…早就听说蜀山清玄有三个奇葩弟子,大弟子中云子武痴一个,不管对方是谁都敢挑战,赢了也就赢了,要是输了那就不得了了,非得追着你挑战,直到赢了为止。

  二弟子飞云子,满腹经纶是一个文学大师,专门好抱不平,而且还护短,若是跟他杠上那可就倒霉咯,打不过你也说死你,说不死你就墨迹死你,他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总之就是有学问的无赖一个。

  至于三弟子云凡,那更不得了了,把他惹了有的是办法折磨死你,饭里下泻药,身前涂蜂蜜,点穴挠你脚心,总之就是想到一处是一出,早晚都会玩死你。

  这三兄弟在蜀山那可真是无人敢惹,就算见上一面对他们来说都是可怕的,其中只有云凡没有行走江湖不被熟知,中云子和飞云子那可真是“臭名远扬”!

  “老三,走,跟我回座位。”

  飞云子得意的带着云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梦阐冷哼一声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且不说飞云子的实力他不清楚,若是真的伤了飞云子,蜀山定会找梦家讨个说法,到时候才是真正的让梦家难堪。

  宇文拓面无表情的看完了全部,等他们都回到了座位上之后,炎家的一个家丁看向了他,道:“这位小兄弟,议事大庭是九大家族和道教三派议事的地方,你若是没事就请回吧。”

  看了这个家丁一眼宇文拓慢悠悠的走向了右边的第二个座位,看着座位上的人,冷冷的说道:“这是你该坐的地方么,滚开。”

  话毕,座位上的那个人嘴角抽搐了几下,随即说道:“这好像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吧。”

  “你是在跟我说话?”宇文拓反问一声,说道:“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

  “喂,你怎么说话呢,你知道这位是谁么?他可是剑宗宗主剑神的大徒弟曾末!要是想在这里惹事马上就给我滚出去!”

  先开始的那个家丁脸色立马就阴了下来要捻宇文拓出去,结果那个被家丁称为剑神大徒弟曾末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是剑神传人,下一任剑宗的宗主!”

  一听曾末说出了宇文拓的身份,在场的人都惊讶了,剑神传人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叫出来的,要知道那可是一个时代的代表,就跟蜀山的掌门传人一样,是下一个时代标志性的人物,现在这里在场的诸位没有一个人的身份有他尊贵的。

  (今天高兴,为你们送上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