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章 疾影身法

妖月山脉,武师强者洞府。

  前来探宝的人,纷纷失望而归。三条通道的尽头,只有三个妖兽和少许的灵石。

  人数众多,全被武师强者取走,修为低的人只能叹息无奈。一个武师强者洞府,就这么点东西。

  而在另外一个密室,剑臣还未醒来,夜飞扬心里有点烦躁,张开口说道:“妹妹,既然剑臣沉睡不醒,不如我们看一下棺材有什么东西吧!”

  “恩!”

  夜倾城没有灵魂一般,轻轻咽一声,眼神呆呆看着剑臣。

  夜飞扬未语,提起长枪,身手敏捷般来到黑色巨棺面前,枪尖轻轻刺入去,臂力一挥。

  “轰隆!”

  棺材板朝着上面飞起来,狠狠撞在墙壁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露出一个长方形空间,里面存放着大量的下品灵石,照耀着棺材空间内部,使其密室光彩夺目。

  “嘶,这么多灵石,最少有几万吧!”

  夜飞扬微微吃惊,要知道几万灵石够自己使用很久了,突破到武师境界绰绰有余。

  就连夜倾城此刻也跑过来,看见这么多灵石之后,脸上的悲伤化喜悦,露出贪婪的欲望。

  “哥哥,这么多灵石不如我们全被拿走吧。”

  “可是…”夜飞扬双眼看向剑臣,有点忐忑不安说道:“那剑臣,怎么办。”

  “不用管他,反正他已经断了一条手臂,而且生死未卜,能不能活的下来都不知道。虽然他救过我两次,但我也没有强求他救我。”

  此刻的夜倾城如之前相比,判若两人,犹如毒蝎一般,眼神带着一丝阴冷之死。

  夜飞扬感觉到股陌生的气息,好像这不是自己的亲妹妹,而是一条毒蛇,比幽冥蛇还毒。

  夜倾城如此做法,并不是没有道理,此刻剑臣气息微弱,而且手臂已断,就算活过来也是一个残废。

  问心自问,自己希望亲生妹妹嫁给这样的人么,要知道断了一个手,武道上有残缺,修为难以突破。除非能碰到到武神血,滴血续臂。但那可能么,整个大陆凤毛麟角,如同大海一粒尘埃般,极其难找。

  所以武神血稀少,而剑臣又难以突破,此生就是一个废人,有什么资格配的上自己的妹妹,夜飞扬想到这,心中顿时安慰不小。

  “咦”

  “这是什么!”只见夜倾城从棺材拿出一张牛皮纸,上面写着一些文字,字迹清晰,像刚刚执笔勾画。

  夜倾城樱桃小嘴抿了抿,轻声念道:“吾为雪月王国赫赫有名的大盗幻夏天,从小练就一门武技“疾影身法”。于二十岁突破武师,练就大成,身为一个散修,自知成强者无望,以盗物为乐,盗尽各大家族的灵石宝物,终于在三十岁那年,因其修为达到武师九级,想潜入雪月王府中盗取物品,结果被发现,打成重伤,伤势痊愈之后,防止雪月王追查,建造武师洞府,以此掩盖死亡。”

  念到这,夜倾城俏脸露出崇拜之意,敢去雪月王府盗取物品。果真是艺高人胆大,虽然失败受伤,但值得崇拜,而且伤势痊愈之后,懂得把自己弄成假死现象。

  随后继续念道:“如果有缘人能发现这个墓室,证明你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本人留下了大量的灵石,和疾影身法,希望你能练成大成。至于幽冥蛇,如果你杀不死它,也没有资格练我的疾影身法,相信有缘咱们会见面的。”

  “哥哥,这张纸上说的疾影身法这么厉害,我们快找一下吧!”

  夜倾城一脸兴奋,要知道幻夏天,可是雪月王国鼎鼎有名的大盗,靠其身法而闻名雪月王国,只要找到其隐藏所在,其价值比棺材上的灵石还值钱。

  两人在墓室翻来翻去,就连棺材板上的饕餮都看了几遍,却没有发现疾影身法。

  “莫非,幻夏天骗人,根本没有留下疾影身法。”寻找无果,夜倾城抱怨一下说道。

  “不可能,说不定我们漏了什么,要不我们在拿出牛皮纸看一下吧!”

  然而,牛皮纸和之前一模一样,毫无变化。

  夜飞扬拿过牛皮纸,仔细看一下。

  “莫非我们漏了点什么。”

  夜飞扬思索许久,回过神来盯紧着牛皮纸,体内真气运转,通过掌心灌注牛皮纸中。

  牛皮纸在真气的输入下,出现一些若隐若现的文字,但可以清晰看到——玄阶上品武技,疾影身法!

  “哥哥,没想到法决在这,只要我们把这个疾影身法练成,到时候内门弟子考核,必定会大放光彩。”夜倾城手舞足蹈,透露这兴奋之色。

  夜飞扬眉头紧皱,看向躺在地下的剑臣,自己的妹妹,真的变了一个人,变得毫无感情可言,眼中只有利益,难道这样真的好么,心里有点不安。

  但看到妹妹这么兴奋,立即把心中的不安压下去,只要见到她高兴,没有感情又如何。

  两人把棺材上的灵石全部收走,储物袋顿时增加三万下品灵石,加起来整整六万多,收获甚大。

  然而,夜倾城却不满足,从地下把剑臣的殇泪剑捡起来,仔细观察一下,发觉剑身厚重,虽然有点难看,但其中的锋芒难以遮盖,发出微弱的剑气。

  而自己的双剑,早已被幽冥蛇的毒液,腐蚀为两块废铁,眼眸看向剑臣,心里自言自语道:“哼,虽然你救过我两次,但那是你的荣幸,这把剑本姑娘就带走,免得浪费在暗无天日的地洞中。”

  “呆子,你在不醒过来,我就要被人拿走了。”

  玖公主心神跟剑臣交流,然而,信息犹如进入大海一般,一去不回。

  随机夜倾城两人走出密室,只留下死气沉沉的剑臣,独自躺在地下,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