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章 追杀入青楼

夜空中,月亮昏晕,星光稀疏,整个大地似乎都沉睡过去了。

  一道黑影悄无声息潜入客栈,身体敏捷,轻轻跳上二楼楼阁,脚本迅速落入地面,地面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可见其她必定是受过专业培训的杀手。

  房间内的光芒通过窗缝照耀出来,暗灵双眼看进去,只见剑臣双目紧闭,盘坐在床上修炼。

  暗灵眉头紧皱,暗想:“这么晚还在修炼!”

  从头发丝上取出一支锋利无比的暗镖,真气暗暗运转,俏手一挥。

  咻

  飞镖旋即破窗而入,发出刺耳的破空声,朝着剑臣的脑袋飞去,随即暗灵手上拿着一柄黑色的匕首,紧随而至。

  “不好,暗器!”

  喝叫一声,剑臣立即打断修炼,头脑微微向后张,嘴巴轻轻一咬,准确无误咬住飞镖,牙齿微微吃痛,眼神凌厉注视着悬空而来的暗灵,轻轻抬起一脚,往她手腕踢去。

  暗灵娇躯在空中旋转,左手化掌,拍向剑臣,右手持匕首往脖子刺来,武者五级初期的修为释放出来。

  剑臣见状,体内五条筋脉的真气,源源不断输出来,伸出独臂朝着暗灵右手腕抓去,大腿猛然加大劲力,勾起莫大的弧度。

  砰

  一声脆响,大腿微微吃痛,剑臣抓住暗灵的手腕,眼神透露着疯狂之意。

  暗影阁又派人来暗杀自己,实在忍无可忍,而这次居然派出武者五级,不知何时得罪人,居然浪费如此大的价钱也要灭杀自己。

  剑臣大声喝到:“说,谁派你来的?”

  然而,回答他的只有杀意,暗灵伸出其余的一只手,猛然拍向剑臣的腹中。

  剑臣见状,身体无法可挡,抓住暗灵的手,猛力一捏,唯有以伤换伤,丝毫不懂伶香惜玉。

  “咔嚓!”

  暗灵手臂传来腕骨断裂的声音,咬紧牙关,拍向剑臣的手掌,劲力更是加大几分。

  砰

  一声闷响,剑臣穿过一块块木板制作的墙面,朝着后街飞去,在即将快要落地的瞬间,双腿真气运转,打了一个跟斗,身体轻飘飘落在地上,稳定脚步后,双腿毫不犹如踏出,朝着坊市门口狂奔。

  “逃!”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逃,修为拼不过她,加上失去殇泪剑,仿若拨了牙的老虎,而且断臂根本没法打下去。至于灵魂之力,上次破开丹田禁锢的时候,早已消失大半,最多只能用两次。要知道灵魂之力极难恢复,除非突破武皇境界,要不然用一次少一次。

  “呵,打伤我的手腕,还想逃。”

  暗灵发出一声嘲讽,随后身形急速跟上来,犹如影子般留下一道道残影。

  剑臣咬紧牙关,全力施展战神决,体内五条经脉真气疯狂运转,身形加快数倍,急速前进。

  黑夜中,两道影子瞬间闪过,一追一逃。

  “别逃了,从来就没有人逃出我的手掌心,你也不列外。”

  暗灵的娇喝声在后面响起,而身形更是越来越近。

  剑臣见状,大声喝到:“我这人有一个习惯,从来浪迹不羁,想抓我,回家生孩子去吧。”

  “抓你回家生孩子!”

  暗灵轻声念道,俏脸布满寒霜。从发丝上取下一柄飞镖,臂力运转,瞬间破空杀出去。

  “不好,她听错了!”

  剑臣心中暗暗惊叹,由于逃跑太仓促,随口说出,道成“想抓我回家生孩子去吧”,却没想到她听错了!

  感受后背传来的破空声,剑臣后背微微冒汗,身体向右侧身一闪,躲过致命的飞镖,双腿继续加快脚步。

  剑臣一路加速,终于赶到一座城池,一眼闪去,黑夜中,眼前的城池犹如一巨荒古神兽般盘坐在地,巍峨磅礴,恢弘雄伟,立即加快速度步入城中。

  周围灯火通明,街道无人行走,各大店铺关闭,就连客栈紧紧锁住门口。

  剑臣纳闷,在这样下去,迟早真气消耗殆尽,被追上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很快,他双眼一亮,锁定在一座古香古色的小楼建筑上。

  此楼大门牌匾上,灯光下划有三个苍劲有力,红色鲜明的大字——夜春院

  “青楼!”

  剑臣神识探入去,一群白花花的肉体正在相互缠绵,传来大量女人的呻吟声,收回神识,脸上微微一红,看来深夜只有青楼才继续开张,唯有躲进此地。

  剑臣咬紧牙关,迈出步伐走近大门,目光随意打量几番,楼内歌舞升平,香烟缭绕,给人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

  大厅内,几名男子各拥抱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胸前的大白兔时不时晃动,异性露出欲望的眼神,伸出手掌抚摸轻揉。

  一名女人扭着水蛇腰漫步走上来,身上的浓妆散发强烈的香水味,看着剑臣断臂,脸色微微不喜,但看见他手上的灵石之后,马上恢复职业素质说道:“你好,我叫玉瑶,这里有很多貌美如花,美若天仙的姑娘,不知公子需要什么类型的。”

  “立马给我安排一个上好的房间。”剑臣懒得理这个玉瑶,手上的几十个下品灵石扔在她怀里,要是暗灵追上来就麻烦了。

  玉瑶抓着几十块灵石,简单数了一下,整整六十块下品灵石,脸上露出兴奋之意,这可是相当于一个月的收入,看着剑臣的身体,眼里冒着精光,隐若等他一声命下,定会立即扑上去。

  想到刚才剑臣所说的话,玉瑶思索连连,露出一副我懂的脸色,回过神来给剑臣安排一个上好的房间。

  房间是在二楼一个包厢,里面烛光映辉,地下铺着大红色的地毯,床前会挂着情人结,铺子上摆放着鸳鸯被,就是绣着的鸳鸯有点像鸭子,有点喜庆盈盈的氛围。

  剑臣未语,没想到第一次进青楼竟然如此,宛若夫妻洞房,显得十分喜庆盈盈,但心中憋着不爽之意,被敌人赶进青楼,简直丢人现眼,压下心中的杂念,关上房门,神识外放,静静等候暗灵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