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章 烟晕散

“给我滚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楼下传来暗灵的声音,声音极其爆·操。

  身为杀手,从未失手,没想到被他弄伤了手,追寻这么远,剑臣竟然躲进青楼。

  玉瑶一听,心里顿时来气,敢在老娘的地盘闹事,真把我们这些风尘女子好欺负。

  “来人啊,有人砸我夜春院了。”玉瑶一声大喊

  顿时引来周围的男子,众人纷纷前来观看,对着暗灵指手画脚。

  其中一猥琐男子见其身材凹凸有致,虽然黑色的面具遮挡其面孔,从其露出的美目,可以看出绝对是个绝世美女。

  旋即吞下口水,迈步走上前,色迷迷说道:“姑娘,你深夜过来此地,不就是想男人么?你感觉我如何?”

  暗灵眉头微皱,感觉此人很恶心,寒意道:“给我滚,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什么,没想到你脾气这么火爆,不过我喜欢。”猥琐男眼睛微微瞟向暗灵的胸部,随后对着众人说道:“你们告诉他,我是谁?”

  “嘿,你是我们附近的大混混狗爷,手下帮众几十名。”其中一名瘦弱蓝衣的人,拍着这个猥琐男的马屁,一脸掐魅说着

  “哈哈,那是,我是谁啊,附近的大混混狗爷,姑娘,不如你就跟着我,一起上山风流快活,岂不快哉?”猥琐男狂笑着

  剑臣心中祈祷着猥琐男子能留下一条命,一个武徒境界,居然调戏杀手武者五级的暗灵,要先关闭神识才行,可能很悲剧。

  暗灵冷冷看着两人,随后双手摸了摸发丝。

  突然间,一声声尖叫声响起。

  剑臣神识传出去,只见大混混狗爷和瘦弱男子躺在地下。呻吟和痛苦惊叫着,下身传宗接代所用的命根子竟被暗灵废了。

  “嘘!”

  剑臣发出唏嘘声,吞了吞口水,双腿绷直一下,暗灵实在太凶残了。

  “说,刚才有一个断臂之人,你藏那里去了?”暗灵看着玉瑶,寒意道

  “啊,千万不要说出来啊!”剑臣双手合十,一脸祈祷。

  玉瑶身体兢兢发抖,那股寒意让她好像掉落冰窖一样,身体不听使唤,手指伸向二楼的房间,慢吞吞说:在…在那里面。”

  暗灵顺着手指望去,真气释放出来,探测一下,有股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

  “不好!”

  剑臣全身急得如热锅上蚂蚁一般,不知所措。

  很快,他双眼一亮,在桌子上发现一个小瓶子,上面写着“烟晕散,瓶身写着一张小小的说明书。

  这是一种迷魂药,只要让人闻到味道,能把一头牛……

  咯叽

  开门声响起,剑臣来不及看说明书,暗灵随后走入房间,从她带着面具的瞳孔之中,剑臣能看一丝嘲讽之意。

  手掌紧紧抓住烟晕散,剑臣挥了挥手,尴尬说道:“好久不见了,既然来了就不要客气么,请坐。”

  就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客客气气,然而,两人刚才还见着面,一路被追杀到这里。

  正所谓事出异常必有妖,暗灵眼神露出古怪之意,看了房间,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物,轻声说道:“你怎么不跑了,不是挺能耐的么?”

  “那有啊!我只不过深夜倍感寂寞,想出来找个烟花之地放松一下,谁知道你破窗而入,后来你追着我不放,一路追来这里,我到是想问你干嘛。”剑臣油嘴滑舌说道

  “噗……”,暗灵如果此刻喝水,肯定喷他一脸。只能无奈摆了摆手,“好像说的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一样,追着你不放。”

  “我没有说啊,是你自己承认而已。”剑臣一脸无辜,随后又说道:“你笑起来一定很好看,为何非要带着面具,掩盖其美丽的脸颊。”

  “我是杀手,一生只能佩戴着面具过一世,不管你说再多也没用,我的任务是来杀你的。”暗灵冷冷的看着剑臣,随后紧握着匕首

  看来跟杀手无法交流了,剑臣皱了皱眉头,紧握着的烟晕散,悄悄拧开瓶盖,化为一些粉未落入手掌心。

  “既然这样……那就看大招。”

  剑臣轻喝一声,掌心上的烟晕散化为飞灰,瞬间拨散出去,化为满天白尘。

  暗灵那里会想到这一招,双手衣袖挡住其脸庞,保护着双眼,可那白灰还是落入她面具上,化为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入。

  “沧澜掌法!”

  剑臣紧随一掌拍在她胸口,一股强大的劲力爆发出去,将暗灵打的飞起来,飞出十几米远,坠落在一楼大堂。

  “哇!”

  暗灵的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浑身颤抖,胸口的位置火辣辣的疼痛,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势。

  就算她是武者五级,在毫无防备之下,遇到剑臣的全力一击,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若不是在关键时刻运转真气护在胸前,已经香消玉殒了!

  剑臣迈出步伐向着暗灵走去,看她受如此重的伤势,没有一丝同情心,毕竟她可是要来杀自己的,心中暗暗佩服烟晕散的厉害。

  剑臣肃然道:“虽然你一路追杀我,但我不会趁人之危,你好自为之吧!”

  暗灵听到剑臣的话,气得浑身颤抖,本想骂一顿剑臣。

  “嗯!”

  暗灵嘴唇发出呻吟声,露出楚楚可怜的眼神,让周围的男子都血液沸腾。

  “你到底给我撒的是什么?”

  暗灵声音恢复正色,如果揭开面具,绝对能看到她脸上熟透的脸,让人忍不住想上去亲她一口,

  剑臣见状,莫非是…!旋即想到什么,拿出烟晕散,仔细看说明书。

  “遭了,居然是迷情药!”剑臣暗暗吃惊。

  这时,暗灵压制不住体内的药力,顾不得身上的伤势,犹如发情的狮子,瞬间扑上来。

  剑臣拍向她天灵盖,暗灵旋即昏迷,顺手抱着她的娇躯,手指轻轻按在她的手腕上,将一缕真气注入她体内经脉,周身一个大检查。

  “武者五级修为,怎么受这么重的伤。”

  探测暗灵的伤势之后,剑臣发现自己下手太重了,把她体内的经脉打断三条,由于烟晕散的药力太狂暴,造成真气乱窜,如果不能得到压制,将会走火入魔。

  剑臣从神龙戒取出疗伤续脉的丹药灌注一道真气,引导药力在她体内消化,伤势隐若得到压制,但治标不治本,要想办法清除烟晕散的药力,不然母狮发狂,后果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