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珍宝阁

“说,怎样才能解除烟晕散的药力。”剑臣冷眼看着玉瑶,希望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嗯,公子你可以跟她一夜风流,烟晕散的药力自然就会消散。”玉瑶兰花指轻轻抚摸在剑臣身上,露出一脸媚态,继续说道:“或者可以把她放在冷水浸泡半个时辰,就会恢复正常了!”

  闻言,剑臣一脸深思,很快就相通了,毕竟自己不是趁人之危的人,抱起暗灵的娇躯,迈步走上楼,“记得给我打一桶冷水上来。”

  “切,装什么正人君子,还要别人给你打一桶冷水,我看你就是想泡鸳鸯浴。”玉瑶暗暗嘲讽,不过随后露出惋惜的脸神。

  “可惜了,一个大好的姑娘,就要被断臂之人,在其昏迷之时,偷偷的办了。”

  很快,夜春院的人抬来装满冷水的大木桶。

  剑臣静静看着暗灵的身体,的确很漂亮,黑色的紧身衣包裹着曼妙的身材,露出凹凸有致的后臀,胸前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虽然隔着衣衫,依旧显得无比香艳。

  剑臣双目一凝,微微窒息,心脏狂跳,立即掐了掐指尖,强行移开目光,盯向装满水的木桶。

  但他还是忍不住心神,转回头注视着暗灵的俏脸,暗想:“不如揭开她的面具,看一看有多漂亮。”想到这,双手不停使唤的往前伸去,轻轻一拿,暗灵脸上的面具被剑臣揭开,眼神却惊呆了。

  只见暗灵白皙如玉的脸,露出一丝丝红晕,眼神布满寒意,但从其中可以看的出有少许痛苦,楚楚可怜,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冰雪女神,让人忍不住抱一下。

  压下心中的杂念,剑臣抱起暗灵娇躯如玉的身子,轻轻放在水桶中,露出若隐若现的身材。

  冷水拌身,暗灵眉头缓慢舒展,神态安详,静静躺在木桶中,享受着身体传来冰冷的感觉。

  第二天,当暗灵徐徐醒来的时候,身体躺在陌生的床榻上,全身无比疼痛,就连动一下手指都很难。

  “昨夜我到底怎么了。”暗灵拍拍脑袋,努力回想着。

  渐渐地,暗灵将事情想起来!

  昨晚,剑臣油嘴滑舌,趁机偷袭,居然使用迷魂药卑鄙无耻的手段,后来不知怎么了,被他打晕了过去……

  脸色微微一红,随后布满寒意,呐呐道:“我为什么会在床上?身上的衣服究竟是谁帮我换的?”

  暗灵大脑一片空白,心中无法相信,为了任务追杀目标,弄得如此下场,若不是重伤,绝对将剑臣碎尸万断。

  随后,暗灵感觉少了点什么,发觉面具消失吹弹可破的脸颊上,不用说,他把该做的都做了。

  而且身上穿着一件大尺寸的蓝色长袍,胸口雕刻着“剑”字。

  暗灵心里委屈的要死,瞳孔流下数滴泪珠,在最脆弱的时候,身为一个小女儿家,居然稀里糊涂做了不应该做的事。

  “呜呜,剑臣,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

  ……

  “啊嚏!”

  “怎么打起喷嚏了,到底谁在想我,莫非是那个女杀手。”

  剑臣在大街上摸了摸鼻子,心中暗想。

  昨晚,剑臣叫玉瑶拿着自己外门弟子的衣服,穿在暗灵身上,并没有偷窥她。

  至于为什么会拿自身的衣服给她穿,实在不愿青楼女人的衣衫披在暗灵身上。

  剑臣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打听一下,这里是——青阳镇

  青阳镇是原来这具身体的老家,而且老家还是赫赫有名两大家族之一的剑家。

  “既然回到这里,怎么也得回去一趟吧!不过应该先去兵器铺购买一柄剑,要不然跟昨晚那样,被人追杀入青楼可就尴尬了。”剑臣苦思一下,抬起头来看着周围林立的店铺,寻找能购买兵器的地方。

  在青阳镇上,虽然也有专门出售武器的店铺,不过价格方面,比起巨剑城里开出的售卖价要贵许多。故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一般鲜少有人会在青阳镇上购买。

  剑臣目光随意张望,见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各种吆喝声次起彼伏,一片热闹非凡的现象。

  很快,他双眼一亮,锁定一座墨色抹香的楼阁上,上面挂着一个牌字,龙飞凤舞刻画着三个大字——珍宝阁

  珍宝阁来历神秘,就算前世的他只能略知一二,不过其财力雄厚,难以想象,分店遍布各处,叫无数人炽热眼红。

  不过眼红归眼红,其创始人来历神秘,无人见过其面目,但修为强大恐怖,很多势力不敢招惹,所以没人敢打它的注意,若如不然,必会受到严重的报复,甚至连累家人。

  好在,珍宝阁的宗旨为了赚钱,从不参与各种势力的纷争,一直相安无事,强盛无比。

  珍宝阁生意遍布天下,专门出售丹药,炼器,武器,还有各种稀奇的物品,当然,只要你有珍贵的物品,也能拿出来出售,而且价格公正公道,童叟无欺,许多人宁愿在珍宝阁出售,也不愿在坊市交易,

  剑臣迈步走入珍宝阁,却被两个护卫拦在门口。

  “站住,没有会员卡不能进入。”两名护卫恶气腾腾,一脸不屑看着剑臣。一个身体残废的小子也想随便闯我们珍宝阁。

  “会员卡。”

  剑臣愣了愣,从怀里拿出两块下品灵石,放在两名护卫的手上说道:“两位大哥,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能不能通融一下。”

  “那里来的残废人,当我们哥俩是臭要饭的么!”护卫狠狠的把灵石砸在剑臣脸上,宛若高高在上的强者,狗眼看人低。

  剑臣微微发怒,虽然灵石砸在面具上,并没有什么痛感,但还是感觉到火辣辣的疼,弯腰从地下捡起两颗灵石。

  而两个护卫更是哈哈大笑,笑声引来一堆人围观,纷纷准备好板凳瓜子做个看戏群众。

  “咻!”

  剑臣摸着两块灵石,双手一挥,灵石准确无误落入两名护卫嘴中,身体急速上前,拍一下他们的下巴,顿时,灵石卡入喉咙中,两名护卫在也笑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