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拍卖会

两名护卫咽一下口咙,艰难吞下灵石,劲力运转,双双手持长枪,向着剑臣刺过来。

  “找死!”

  剑臣见状,沧澜掌法使用出来,这是模仿前世强者的掌法,不过威势相差甚远,但也不是武徒九级能够抵挡。

  而沧澜掌法讲究快,一掌接一掌,本想拍多几掌,估计得把两人给拍死,只好无奈,各在其腹中拍一掌,强大的劲力把两名护卫拍飞几米。

  “嘶,这是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把珍宝阁的人打伤,莫非是嫌命长。”

  “等下珍宝阁的人出来,这少年在劫难逃,呈一时威风有何意义。”

  “我猜他另外一条手臂,会被珍宝阁的人打断,大家好好看着吧!”

  ……

  剑臣不理众人的议论声,径直走到两名护卫前,露出一丝邪笑道:“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吧!”

  “嗯,可以了。”两名护卫犹如小鸡啄嘴般慌忙点头。

  “这样才对嘛,我们都是粗鲁人,说话你们听不懂,只能用拳头说,何必呢!”剑臣一声叹息,摇了摇头,继续迈步前进。

  有些人就得用拳头说话,前世去过珍宝阁无数次,从未听说要收会员卡,要是别人说不定珊珊而归。

  而在二楼一个包厢,里面只有三十多平方,但其房间布置优雅,而且窗口刚刚好能看的到大厅的情况。

  一名老者正坐着闭目养神,而在旁边站在紫衣女子,看着大堂的经过,自然看到护卫被剑臣打了。

  紫衣女子收回目光,身子轻轻弯腰,声音甜美说道:“梵老,要不派人下去把那小子抓住,狠狠教训他一番。”

  老者倏然睁开双目,瞳孔精芒闪湛,清明无比,丝毫不见浑浊。

  他全身气息虽刻意收敛,紫衣女子却能感受到他身上自然散发一股强大威压,给人如山似岳般沉重。

  梵老并没有回复紫衣女子,由于她此刻弯腰,一条沟壑勾画出白皙如玉的酥胸,老者色迷迷的看着她,完全没有刚才强者风范。

  “啊!”

  女子发现,赶紧站直身子,整理一下衣服说道:“梵老,那个小子到底怎么处理?”

  梵老吞了吞口水,回味刚才的画面,咂咂嘴,发出老气纵横的声音:“紫嫣,你每次都躲避我对你的爱,你让老人家情何以堪啊!至于那个小子,带着面具挺神秘的,不过敢打伤我们的人,先看清楚他什么来路先,下午不是有一场拍卖会,请他到贵宾室等候。”

  梵老犹如一个大嘴巴,开了口滔滔不绝说道,紫嫣为了避免更多尴尬的事情,迅速走出包厢。

  看着紫嫣扭动的身姿,梵老露出色迷迷的神色,自言自语道:“小妮子太诱惑我老人家了,今晚要去夜春院找玉瑶那个骚婆娘才行,几天不见,真有点怀念她了。”

  剑臣见一楼收购低级妖丹、和出售黄阶武器,还有一些铁打丹药,丝毫看不上眼,径直走上二楼。

  很快,一名紫衣女子娇躯漫步走来,面色和善,声音甜美,“小兄弟,欢迎来到珍宝阁,我是紫嫣,请问你需要购买些什么?”

  剑臣客气回应道:“你好,大姐,我想购买一件玄阶长剑。”

  “大姐,我很显老么,我还很年轻貌美好不好。”紫嫣顿时心中不爽,语气有点冰冷回复道:“玄阶长剑是珍宝阁压轴物品,只能够拍卖,不能直接出售。”

  “嗯!”

  剑臣摸了摸头,实在搞不明白怎么得罪她了!

  紫嫣芳龄二十出头,叫她大姐很正常啊。

  “那个大……”

  “停住,叫我嫣姐或者嫣儿也行,但不能叫我大姐。”紫嫣打住剑臣的说话,耐心解释道

  “好吧,那我叫你嫣姐吧!请问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始?”剑臣露出疑问,尴尬道

  “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我给你安排一个包间,下午举办一场拍卖会,不过你手上有那么多灵石么?虽然你带着面具,有点神秘,但真实的年龄应该不超过十五岁吧!”

  “放心吧!灵石保证充足,不够就算把我自己给卖了,也要凑够给你。”剑臣一拍胸膛,说道

  虽不知道玄阶长剑要多少灵石,但不可能会超过八万吧!

  随后紫嫣给剑臣安排一个靠近大街的包厢,而且还能看见大堂,心里实在感叹,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

  剑臣从包厢中,发现淡淡的阵法波纹,能够隔绝神识,防止别人偷窥。

  包厢放着上好的灵玄酒,只要喝上一口就能增加一丝灵力,剑臣也不客气,独自斟酌,无聊等待拍卖会的开启。

  很快,拍卖会就要开场,外面来着一大群人,剑臣双眼望去,为首正是剑家大长老之子剑慕云,身穿白衣长袍,腰佩翡翠玉佩,面目俊美,修为达到武者四级初期,带着剑家一众子弟走入珍宝阁。

  随后又来一波人,正是青阳镇两大家族之一的燕家,领头人是燕家家主燕无双之子燕青,修为武者后期。

  燕青见到剑慕云在前面,发出一声嘲讽道:“哎呦,剑慕云你怎不好好修炼,学学你堂弟剑臣,呆在诸神剑派三年时间不敢出来!”

  “哼,你以为我想来啊!要不是听说有玄阶武器拍卖,我才懒得出来,看见你这个苍蝇嗡嗡叫,真烦人。”

  剑臣是剑家之人不愿意提起的存在,数年没有突破武者,丢尽家族的脸面脸,简直就是耻辱,要不是他躲在诸神剑派,一定要狠狠教训一番。

  “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要不我们比一比,最近功力大增,正想找人练练手。”燕青听闻,怒不可言般揭开剑慕云的伤疤。

  “随时奉陪,拍卖行即将开启,我就不跟你瞎扯。”剑慕云带着众人入拍卖会,他知道,跟燕青说再多也是没用的,自己修为低他两级,只能努力获得玄阶武器。

  很快,一楼大堂坐满了人,多数是武徒境界,而包厢坐着之人,要么实力强大,要么家族背景深厚才能占据一席之地。

  剑臣由于身份神秘,才被梵老安排一个包厢,如若不然只能跟随众人一起在大厅挤压。

  一场小小的拍卖会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