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解除禁锢

剑臣定眼一看,空中降临灰色的光芒,无影无声,四周弥漫着绝世强者的威势,正不断向着剑臣压迫而来。

  光芒消退,呈现出一名三十出头的道姑,身上穿着灰色的道袍,印堂略带阴沉,显得不怒自威的目光和眼神,甚是令人惧怕。

  剑臣身体承受着天大的压力,冷汗狂飙,瞳孔尽是不屈臣服的意志,不卑不亢说道:“前辈,你为何说我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甚至侮辱我爹娘,培养一条狗和畜生。”

  “不好意思,我刚刚说错了!”

  灰衣道姑话虽如此说,但印堂出卖了她,隐若可见一抹阴森的神态,微微动容说道:“这姑娘芳龄不足十八,你却把注意打到她的身上,实在连猪狗都不如!”

  “而且看你们两人的穿着,应该是同一个宗门,你不好好照顾她,反而作出此等苟且之事,请问你的良心都是被狗吃了吗?”

  剑臣怒了!

  灰衣道姑三番四次骂他猪狗不如,有失强者风范。

  最重要的是不问原因,直接给剑臣定下抢夺同门女弟子的罪名,简直把自己当成主宰。

  掌控和宣判他人罪名。

  此等强者不敬也罢,剑臣当即挺直胸膛,骨子里的野性不允许他臣服,同时作为前世傲视天下的武王强者,怎能轻易惧怕灰衣道姑。

  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活!

  灰衣道姑脸上充斥着灰霾之色,阴森冰冷的寒意涌现体外,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剑臣。

  扬雪嫣至今衣着暴露,如同妩媚诱惑的绝色尤物,但没人注意到她的存在,轻声说道:“前辈,请问你是来救我的吗?”

  她隐若觉得灰衣道姑,是隐世不出的强者,心中迫切想要靠近这颗槐树。

  灰衣道姑气势一收,眉毛勾起,露出得道高人的神色,转过头望着扬雪嫣,义正言辞说道:“姑娘,贫道路过此地,见你衣着不齐,佩剑落地,心中已有大概的判断。”

  “一定是这小厮要挟于你,毕竟他手中拿着异性衣物,贼眉鼠眼四处观望,显然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灰衣道姑振振有词,说得剑臣哑口无言。

  剑臣只不过尊敬扬雪嫣,才没有直勾勾看着扬雪嫣,却变成做贼心虚,小心谨慎看着四周。

  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诬蔑!

  剑臣不愿和灰衣道姑解释,她一出现给自己定了猪狗不如,禽兽之类的罪名。

  估计再说下去会变成千古罪人。

  剑臣转过头来,望着扬雪嫣说道:“雪嫣姑娘,请你跟她解释清楚,我没有对你做过出格的事情!”

  扬雪嫣被异性男子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俏脸紧张,心中暗暗想着利弊。

  灰衣道姑绝对是隐世强者。

  她好像看不惯剑臣,想要出人头地,飞上枝头变凤凰,机会就在眼前。

  扬雪嫣故作可伶,伸出柔荑玉手轻柔水汪汪的眼睛,俏丽的脸颊不知何时溢流两行清泪。

  她如此做法,可以遮挡住自己娇羞眼睛。

  而且剑臣现在眼神,眨也不眨地望着她。

  同时能看出可伶兮兮的模样,令灰衣道姑露出同情心,到时就能趁机求她收留。

  “小子,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灰衣道姑的脸色,如同乌云密布般转变,显得骇为惊人。

  剑臣心头闪过无情的冷意,扬雪嫣的所作所为,伤了他的少年心,现在想要证明没有对她作出苟且之事,唯有寻找刚刚变成白痴的易天穹。

  “呵呵~!”

  一道傻笑声响起,正是去而复返的易天穹。

  剑臣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此刻的易天穹似乎有点认不出来,那宽松的蓝色长袍沾满灰尘,墨黑的发丝如同数百年未梳理,蓬松而凌乱,和白痴傻子般毫无区别。

  “我喜欢扬雪嫣,我想要扬雪嫣!”易天穹来到灰衣道姑前,口吐飞星,脑袋时不时晃动,显得滑稽无比,。

  “这是哪里来的傻子,赶紧给我滚?”灰衣道姑当场忍不住怒火,手掌随意一拍,凝聚出来的攻击毫无声息,却异为惊人,轰在易天穹的腹部瞬间出现强烈的气浪。

  这股气浪极为强大,剑臣站在数米远,依然被震退几步,可见灰衣道姑恐怖如斯。

  作为首当其冲的易天穹,当场口吐鲜血,身体宛若风筝般飞出数十米,坠落地下一动不动。

  估计活不过三息。

  剑臣心中凝重无比,灰衣道姑好像跟他有很大的仇恨,刚刚降临这里,直接呵斥他猪狗不如。

  如果灰衣道姑不顾强者尊严,仿若拍死易天穹般打死剑臣,同样也是没有办法阻挡。

  这是境界之间的差距,无法超越。

  “呜呜~!”

  扬雪嫣突然泪流满面,不顾浑身曝光的玉躯,迅速来到易天穹的身边,撕心裂肺地哭喊,“天穹,你死得好惨啊!为什么要冒犯前辈的威严,她刚刚从坏人手中救了雪嫣一命,还来不及跟你说……!”

  这一刻,剑臣心底流淌着冷漠的杀意,灰衣道姑可以诽谤他,但扬雪嫣没有这个资格。

  救命恩人如同豆腐般不值一钱,想想都觉得苦涩和愤怒。

  剑臣有一事不明,灰衣道姑实力如此强大,怎么会救毫无修为的扬雪嫣,其中必有隐瞒。

  他不相信大陆上的强者专管闲事,修炼到他们那个境界,早已将红尘看破。

  加上这灰衣道姑穿着道袍,属于隐世不出的修道者,就算有见义勇为的心,也不能一味指责剑臣。

  如果剑臣跟她有仇还能说得过去,但在前世相识中,并没有认识什么道姑。

  “莫非所有的一切秘密,都在扬雪嫣身上!”

  剑臣心中暗想,隐若觉得扬雪嫣携带着逆天宝物,或者有其他吸引道姑的存在。

  灰衣道姑脸露尴意,缓走几步来到扬雪嫣的身边,安慰道:“姑娘,不好意思,贫道不知他是你的道侣!”

  扬雪嫣一抹泪水,湿润的脸颊显得楚楚可怜,“前辈,天穹从小跟我青梅足马,有一次他中了小人的奸计,回来后变得神经失常,看到谁都会叫雪嫣!”

  “但我没想到天穹会冲撞前辈,造成现在这样子!”

  “请前辈一定要救天穹!”扬雪嫣连滚带爬,引动着酥胸起伏不定,随即跪在灰衣道姑的跟前,那粉色的遮羞布不经意间缓慢脱落,似乎要露出那神秘未知的禁地。

  令剑臣睁大眼睛,注视着这一幕!

  哗啦!

  那条粉色遮羞布,突然被浑厚的光芒遮挡住,扬雪嫣在几息后焕然一新,穿着一件深灰色的道袍,正好刚刚合身。

  灰衣道姑面露慈祥,口吻略带道歉之意,“听说你叫雪嫣,挺不错的名字,对于你的青梅竹马,贫道实在无能为力,心中也很抱歉,不知你可否还有家人在世?”

  “前辈,我的家人在我出生时,因战火连连,陨落无人之地,今天穹已死,贞洁不保,唯有一死证清白!”扬雪嫣美丽的瞳孔夹带着决毅的神色,玉足飞快地冲往不远处的长剑,显然是想自杀死亡。

  剑臣心中冷笑不已,扬雪嫣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十足十的戏精,加上那狐狸般的骚。

  早知道就不救她。

  可惜人生那有后悔的决定,一步走错全盘皆输。

  当扬雪嫣快要触碰到锋利长剑时,四肢百骸宛若被定住般不能移动,唯有香艳可口的嘴唇能够轻启,伤心流泪道:“前辈,我现在孤身一人,活下来也只是苟且偷生,你让我自杀吧!”

  “雪嫣姑娘,此言差矣,贫道云游四海,经过此地,觉得跟你有缘分,如果不介意我打伤你的青梅足马,何不如远离尘嚣,拜我为师,修炼那至高无上的境界!”灰衣道姑转过身来,恢复得道高人的气概,瞳孔中隐若可见一抹期待的神色。

  扬雪嫣心头一喜,终于如愿以偿,却故作为难道:“但…我身子已被无耻之徒看光,道心已破,何谈修性习武。”

  剑臣面如死灰,刚刚重生诸神剑派,救下一条阴森可怕的毒蛇,心中充斥着强烈的寒意。

  人世间怎会有如此无情无义之人。

  扬雪嫣不惜道德败坏,亦要拜在灰衣道姑的门下。

  请问她的良心过意得去吗?

  或许扬雪嫣对于性命不屑一顾,唯有那无上境界的实力,才是她心中的最爱。

  为了实力,放弃所有一切尊严!

  如果剑臣不打败易天穹,估计扬雪嫣早已沦为他的胯下之辱,却能反过来将他当成青梅竹马,救命恩人落为无耻之徒。

  巨大的差别令剑臣无法接受,估计接下来会有更危险的事情发生。

  灰衣道姑思索许久,回过神来瞪了一眼剑臣,“雪嫣姑娘,你的道心唯有自己破开,只要把猪狗不如的东西杀死。”

  “重踏修道又有何难!”伴随着灰衣道姑最后的声音降落,天地间仿佛闪现萧杀之意。

  如果再落一场鹅毛大雪,相信剑臣的心绝对会冰冻,毫无感情可言!

  扬雪嫣闻完此言,皎洁的目光望了剑臣一眼,闪过犹豫不决的神色,“前辈,我从小毫无缚鸡之力,怎么狠心杀得了活人!”

  “雪嫣姑娘,你杀的并不是人,而是禽兽不如的畜生,顺便为民除害,像他这样的人继续活在世上,不知会有多女子遭了毒手!”灰衣道姑说得天衣无缝,直接给剑臣定下为民除害的罪名。

  扬雪嫣点点头,瞳孔中隐若可见楚楚可怜的神色,那是对剑臣的不屑和嘲讽。

  剑臣自知狡辩,无法改变这两人的毒辣心肠,指着扬雪嫣喝道:“贱人,我从易天穹手中救你一命,得到的全是报复,就算我今天死在这里,你注定被人糟蹋而死!”

  “因为你太骚!”剑臣缓慢吞出几个字。

  他心中的不爽未能完全发泄出来,对着灰衣道姑喝道:“出家人慈悲为怀,你不配做出家人,下场不是被糟蹋而死,因为你长得太臭,没人看得上老道姑!”

  “畜生,死到临头还嘴硬,如果不是答应雪嫣姑娘,我很定将你挫骨扬灰!”灰衣道姑神情愤怒不已,剑臣指着她的面,说出不敬的语言,简直不知死活。

  “敢骂我师父,受死吧!”扬雪嫣娇喝一声,手中剑突然升起耀眼夺目的锋芒,显然是灰衣道姑暗中灌注她身体的力量。

  “呵呵,还没进她的师门,这么快就迫不及待的叫师父,你果然是她的好徒儿!”剑臣嘲讽一声,瘦弱的身影似乎顶起一片天,面对敌人刺杀而来,丝毫没有躲避之意。

  剑臣不是不想躲,生命贵在无价,加上重生一次,自然比别人更加珍惜生命。

  但灰衣道姑释放着磅礴的威势,宛若天道崩塌,剑臣想要移动谈何容易。

  扬雪嫣的长剑,夹带着毫不犹豫之势刺进剑臣的胸膛,血液如同瀑布般坠落地面。

  那雪白锋利的剑身,布满着剑臣体内的鲜血。

  这不是致命的伤害,是被无情无义所伤。

  剑臣心中绞痛无比,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惨叫,脸部过于绷紧,冷汗不断狂飙,滴在剑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臭。

  扬雪嫣眼中带着狡猾的笑意,今天简直是她大喜的日子,碰上易天穹和剑臣。

  配合她演出堪称完美的一场戏!

  她终于可以离开诸神剑派,拜在遨游大陆的强者,虽然不知其境界和修为有多高。

  但能翱翔天空,怎么也得是武王强者级别!

  诸神剑派宗主境界是武王,已在雪月王国占据一方。

  扬雪嫣想到自己即将成为武王强者的弟子,长剑瞬间刺入半分,差之分毫就能从剑臣后背,看到那致命的剑尖,可见力度有多强大。

  灰衣道姑笑了笑,扬雪嫣还算可造之材,修真者就应该冷漠无情,为了资源杀尽一切障碍,甚至包括身边最亲近的人。

  最重要的是看上扬雪的雪魅体质

  作者剑臣子说:推荐逐浪好书(仙武帝尊),希望大家能给我收藏。